澳洲亿忆网社会韩红,你是不是非要把自己捐空?

韩红,你是不是非要把自己捐空?

2020-09-26 来源:最人物 阅读数 612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这些年一直在捐款,快捐空了。”在不安的岁月里,当时间来到2020年9月26日,韩红站到了49岁的门口。

这些年,她走过很多路,吃过很多苦,唱过很多歌,见过很多人,帮过很多孩子,流过很多泪,捐过很多钱。

生而为人,个体生命却从来不乏苦难。在苦难中生生不息,在苦难中慈悲济世,是韩红的命运,也是韩红的选择。抑或相反,是悲欢离合、波澜壮阔的命运,选中了那个叫韩红的孩子。

那个孩子,今天49岁了,心里还住着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尝过人间苦难,擦干眼泪后,转身给世界爱憎分明的温暖……

1999年10月3日,贵州马岭河风景区,发生一桩惨剧。

一辆缆车突然坠落,危急时刻,一对年轻的父母舍命用双手将他们两岁半的儿子托举了起来。

那个孩子叫潘子灏,是缆车事故的幸存者,也成了一个孤儿,自此他留在了这个陌生的人世间。

韩红得知此事后,深受震撼不能自已,她创作了歌曲《天亮了》。

“那是一个秋天,风儿那么缠绵让我看到他们,那双无助的眼就在那美丽风景相伴的地方我听到一声巨响震彻山谷就是那个秋天再看不到爸爸的脸他用他的双肩托起我重生的起点……”

这首歌感动了无数人,它关乎人内心最为柔软的地方。

韩红牵挂着那个失去双亲的孤儿,她仍记得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一进门,韩红轻轻喊了他的名字,原本缩在角落里的子灏立马跑过去抱住了她,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人抱在一起哭了很久。

她最终决定收养这个孩子,为其取名“韩厚厚”。

韩红与韩厚厚

那年,韩红刚刚30岁。

她说:“我就觉得我是他爸爸和妈妈。因为我从小没爸爸,5岁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母亲又不在身边,所以父母的这种爱对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

那是韩红内心最真诚的东西,没人知道她自己生命里的创伤是否愈合。

后来日子里的所有风雨,她都一个人扛了下来。

在韩红看来,有点钱、有点名气、有点号召力,就应该去做公益。

2003年,非典肆虐。

有场前往小汤山的慰问演出,现场可能有危险状况发生,多数艺人表示自己档期过满,以此拒绝。韩红想都没想,一个字,去!

韩红曾表示如果是战争年代,自己会选择到疆场英勇奋战。而如今,她想将生命交给慈善公益事业。

她说到做到。

2008年汶川地震,韩红第一时间奔赴现场。当时的民众称韩红的团队是五虎将,因为当时只有5个人,人太多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他们坐着直升机到达汶川,又坐竹筏到映秀镇参与救援。

韩红的团队五进五出汶川,在他们第五次进汶川的时候,队伍已经扩张到了二十几个人。

汶川地震后,韩红接受了三个月的心理疏导。她无法忘记走进什邡小学后,所看见的景象,一条孩子的腿搭在已经坍塌的墙上。

之后的日子里,她只要想起那段日子就难以控制情绪。

韩红倾尽所有做的一切,不过是因为在那一个个陌生人的身上,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在深渊中勇敢站起来的自己。

小时候的韩红

韩红悲惨的童年,是从6岁那年开始的。

1977年,她的父亲在慰问演出中意外去世。不久之后,其母亲远赴上海进修,年幼的韩红被寄养到邻居家。

原本该享受无忧无虑的年纪,却过早地看尽人间冷暖。

幼时的韩红与父母

3年后,韩红被再婚的母亲送上了去往北京的绿皮火车。

三天三夜的漫长路途,是她一个人坐的。路上有陌生阿姨给她东西吃,她不敢吃,只能饿着肚子挨过去,也不知道前方,有什么样的生活在等着自己。

韩红怕黑,每当火车驶入不见光的隧道,她就用蓝色窗帘布蒙住眼睛。

火车到站已是深夜,到了奶奶家后,韩红很害怕,边扫地边对奶奶说:“我会干活,我不爱吃肉。”

奶奶一把将孙女揽到怀里,无依无靠的韩红终于有了一个家。

她自小喜欢唱歌,从 15岁开始就参加各种歌唱比赛,却一直不温不火,坐在台下的评委总是皱着眉头说:“这个女孩唱得不错,可是外形有点胖。”

总是受挫的韩红偏偏不信命,直到1995年,她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

青年时期的韩红

奶奶为了帮助孙女实现音乐理想,将自己多年来靠冰棍存的三万块钱全部拿了出来。

韩红终于有机会,拍了人生第一支MV《喜马拉雅》。

“孙女儿,奶奶不懂什么MV,但知道你爱唱歌。这些钱你拿去,奶奶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这年,韩红以一首独创曲目《喜马拉雅》,获得中央电视台音乐电视大赛铜奖第一名,自此在乐坛声名鹊起。

她用实力打了那些认为形象不佳,就不能唱歌的人的脸。

韩红对音乐的专注与痴迷,有一种近乎宗教般的虔诚。她可以做到几天不说话,安静地与音乐待在一起。

为了打磨一首歌的细节,她会不计成本,一次又一次推翻重来。

音乐让饱受悲惨童年伤害的韩红,渐渐变得平和、宁静,那些旋律是她与生命内在和解的方式。

韩红看起来大大咧咧、性格粗犷,可内心极度细腻。她喜欢一个人与音乐相处的时光,在它面前不用伪装,不用造作。

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音乐变得廉价而又唾手可得,音乐人也渐渐失去了创新的动力,艺人被卷入资本市场。

韩红对此很排斥,她想让音符在自己的体内留存的时间久一点,“金银财宝都不如我的多瑞咪。”

“好人好曲好韩红”是韩红的师傅谭盾对弟子的评价,也是更多被韩红尽心帮助过的人对她的一致肯定。

近些年,她的名字和慈善与公益,连接得愈发紧密,歌手的身份在她的身上越来越模糊。

音乐是韩红与自己交流的方式,而爱是她与世界交流的方式。

2015年3月8日,奶奶去世了,韩红陷入到深深的悲痛之中。她得了抑郁症,再次感受到了无际的黑暗。

后来,她选择了自救,不断地看书,在别人的世界里进行自愈。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走了,那段难熬的日子里,韩红开始真正思考接下来的路,应该怎么走下去。

她想起奶奶常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大红,什么时候奶奶不在了,你不能忘记要做好人,行善事。”

韩红终于找到了人生的出口:“已经没有人爱我了,那我就去爱别人好了,那我就去爱那些跟我一样需要爱,却没有爱的孩子们吧。”

一直以来,她看到老年人都会倍感亲切。“我对老人和小孩,可以无底线地好。”

如果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你得到了别人的善意对待和帮助,心中会产生一种自然的情感,这种情感就叫感恩。

每当在路上看见形影单只的老人,她都会走上前去问:“老人家,您需要帮助吗?”

做慈善的这些年,韩红的心逐渐安定下来了。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她也以爱的方式完整了自我。

2016年韩红慈善基金会透明指数达到满分,在全国五千多家慈善基金会中位列第一。

因为自己没有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韩红想要尽力帮助每个有困难的孩子。十年来,她收养的孤儿超过两百个,由她倡导的慈善百人行至今已走到了第七个年头。

“我不管,谁来管?”

韩红也从不避讳这些年接商演,是为了能多赚点钱,支撑自己的慈善梦想。

她是韩红,从来不会退缩。

“这些年一直在捐款,快捐空了。”

从2008年汶川地震开始,青海玉树地震、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云南盈江地震……不论是何种自然灾害,不管前方到底有多危险,都会看到韩红的身影。

第一时间带着救援物资,赶赴现场,对她来说已成为习惯。

十几年做慈善的经验告诉她,只有自己身在一线,将救助款和救援物资亲自送到灾民的手里,才算放心。

在媒体的各种访谈中,韩红也不喜表达自己做过的善举,在她的表达体系中,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她只想默默做事,不做任何解释。

2020年冬日新冠疫情爆发,韩红几乎一刻都没有停止忙碌。

为了救援物资和款项能够准确到达人民手中,韩红的基金会选择与湖北当地的各大医院直接对接,第一时间将物资送到一线的医务人员手中。

她的募捐,真真切切地落实到了每个细节上,大家称韩红是一支强心剂般的存在。毕竟在她眼中:“连一包方便面,都是可以公示的。”

韩红奋战多天之后,终于病倒了。她却说自己就算病倒了,也必须像个军人一样坚强着,不忘叮嘱所有捐款要到位。

那是发自内心的善良,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十年如一日的公益慈善事业,让她找到了在外在世界中的生命价值。

韩红的善行,却屡次被误解以及扭曲化。

有一次,她在某次公益会场感谢捐款的朋友,情绪激动当场落泪下跪,感慨自己“何德何能”才能募集到善款。

媒体报道之后,许多人批评她借机炒作,甚至有人骂她不要脸,对于所有的质疑,韩红回应:“我做了那么多年公益,为了慈悲从来就不要脸!”

这不是作秀,而是真心所致。

还有很多人将韩红的照片恶搞成表情包,那些被断章取义的图片,充斥着无尽的戏谑。

有人嘲笑她的真心,有人嘲笑她的身材,有人嘲笑她的个性,韩红的身上从来不缺非议。可真心实意做公益的人,不该被这么对待。

在世俗眼里,敢于说真话是原罪,有自己的个性也是原罪。

韩红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却也不曾想过放弃:

“我知道会有人骂我,但我老韩不怕。我要的就是对公益的关注度,这样才能带动更多的社会资源投入到慈善里面来。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我脸皮厚着呢,随便骂,敞开骂。但是我要做的事情做到了,这就算成功了。”

韩红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敢做敢言,从来不怕得罪人。

她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让每一次捐款都透明化。

对于有人质疑自己作秀,韩红表示欢迎全国人民跟她一样都来作秀。

“我能坚持十年二十年,我看谁敢跟我赌,我敢跟他赌。如果我不能来现场了,就是我生命完结了。”

韩红不是个喜欢倾诉悲伤的人,她觉得不停地去重复自己童年的不幸经历,与他人分享痛苦毫无意义。

“我现在什么都有了,我还矫情什么呢?”

在她看来,自己已经拥有了话语权,便没资格抱怨生活,比自己苦的人太多了,那些人又该去向谁诉说。

2020年9月26日,韩红49岁了。

她没有自己的孩子,却收养了280个孤儿。

韩红不觉得孤单。

韩红与韩厚厚

韩红认为自己的内心世界,一直住着一个小朋友。

她是个有锋芒的人,也是个有争议的人,只是作为叛逆者,韩红从来不缺勇气。

在她看来,得到别人的喜欢抑或是谩骂,都是给予自己生命中不同的组成部分。这些年,韩红所得到的东西远比那些委屈与误解,来得珍贵。

她在歌里唱到:

“我不屑那些强大的头衔、累赘的赞美我终于找到一种方式,让自己不那么累长出一口气,我要做自己面对攻击,笑对诋毁……”

唱着“不要离开,不要伤害”的韩红,经历过最为沉重的离开和伤害。

6岁那年漆黑的隧道渐行远去,她的内心不再战战兢兢。

她将所有的疼痛转化为爱与善意,赠予这个世界,赠予那一个个原本与自己毫不相干的陌生生命。

这是韩红的选择。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最人物,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