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左手唐诗,右手宋词:大唐帝国回光返照之时,他成了最后一位诗人

左手唐诗,右手宋词:大唐帝国回光返照之时,他成了最后一位诗人

2020-09-29 来源:写乎 阅读数 535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作者:张东晓

大唐帝国是诗歌的国度,这三百年也是我国历史上诗歌最为鼎盛和繁荣的时代,涌现了诸如李白杜甫王维孟浩然白居易元稹韩愈柳宗元刘禹锡等等大诗人,群星荟萃,交相辉映,留下了“抽刀断水水更流”“不尽长江滚滚来”“西出阳关无故人”“春眠不觉晓”“野火烧不尽”“曾经沧海难为水”……等无数美妙且令人神往的句子,供后世仰望。现在唐诗已经融入了我们的生活,融入了我们的血液了,成为我们民族DNA的一部分,并将永世流传。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庞大的唐帝国经过安史之乱的折腾,开始日渐式微,最终于公元907年成为历史的一页。失去了唐帝国这颗参天大树的庇护,唐诗也没有了生存的空间。事实上,从安史之乱开始,唐诗就跟随着唐帝国开始走下坡路了,李益的“一夜征人尽望乡”不过是王昌龄“秦时明月汉时关”的回光返照而已。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换了人间。

(李商隐)

(一)大唐帝国最后一位诗人韩偓:李商隐的外甥

那么谁才是唐帝国最后一位诗人呢?这人叫韩偓。

他尽管堪称晚唐时期的一代文宗,但名气却小很多,至少没有他舅舅名气大。他舅舅是谁?大诗人李商隐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首《锦瑟》不知道赚去了多少人的叹息?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首《夜雨寄北》又不知道赚去了多少人的羡慕?

韩偓是李商隐姐姐的孩子(注:也有说李商隐是韩的姨夫,具体已不可考),自幼聪慧。在他十岁生日的宴席上,李商隐见到了他,顿时就非常惊讶,因为韩的聪明与早熟把李商隐惊呆了。

李商隐遂写诗赞叹道“十岁裁诗走马成,冷灰残烛动离情。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什么意思呢?就是说韩偓十岁即可走马成诗,并且诗意高超。于是李商隐感叹眼前这个孩子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李商隐当时已经名动天下,经他这么一说,韩偓顿时为世人所重,这对韩偓打开唐代诗坛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都知道,写文或写诗都是混圈子的,若没有领路人,就凭自己瞎转,可能费劲一生,也不得入门。李白、李贺这些大诗人哪一个没有干过拜帖的事儿?门难进啊。从唐到现在,一千多年过去了,文坛门难进的情况依然没有改变,甚至愈演愈烈。

(二)韩偓的诗:已凉天气未寒时

韩偓的诗风深受李商隐的影响,尤其是抒发个人小情绪或者与爱情有关的作品,表意传情很是惬意,字里行间都能看到李商隐的影子。他有一首题为《曲江夜思》的诗,云:

鼓声将绝月斜痕,园外闲坊半掩门。池里红莲凝白露,苑中青草伴黄昏。林塘阒寂偏宜夜,烟火稀疏便似村。大抵世间幽独景,最关诗思与离魂。

诗中写景淡雅,月色朦胧,夜色亦朦胧。小院柴扉虚掩,院内莲花娇艳,可谓夜色撩人。诗人在干什么呢?思念意中人啊!难能可贵的是诗人将这种思念推及开来,说人世间这样的优雅环境,不仅是自己,换任何人都会惹得相思的。这颇有种“多情自古伤离别”之感。诗中的意境与“多情最是中庭月”和“为伊风露立中宵”有相似之处,其中含蓄的风味,正与李商隐素来令人费解的“无题”诗切合。

韩偓有个外号“冬郎”,也称“韩冬郎”,大抵是他人帅,诗也写得好,更善于爱情诗,为天下女子所钟爱。他也生性风流,有杜牧之风。他曾写有题为《宫词》的诗,云“燕子不来花著雨,春风应自怨黄昏”,端是婉约缠绵,风情万种。杜牧与李商隐并称“小李杜”,是晚唐诗坛的两座高峰,韩偓深得二人真传,且成绩斐然,从传承上来说,可谓唐诗香火的继承人。

韩偓最为世人所知的一首诗题为《已凉》,云“碧阑干外绣帘垂,猩色屏风画折枝。八尺龙须方锦褥,已凉天气未寒时”。诗的末句“已凉天气未寒时”,准确的捕捉到了初秋或中秋之际的真实感受,且精准的传递出了心中隐含的无聊情绪,最为人称道。

(三)为什么是韩偓?

唐末之际,虽然国力式微,但诗坛依然名家辈出,如罗隐、郑谷等人,诗坛依旧热闹。罗隐与郑谷皆于公元910年去世,此时唐帝国已经灭亡三年之久,而韩偓尚处于创作的旺盛期。韩偓去世时为公元923年,此时已经是五代十国,唐帝国的余晖都已经散尽,甚至已经可以嗅到大宋的脚步声(赵光胤于公元960年建立宋王朝)。

将韩偓称为唐朝的最后一位诗人,还有一个因素,他本人的成就,无论是从政还是写诗都非常大。韩偓出生于公元844年,于公元889年进士及第。

公元900年,他辅助宰相崔胤平定神策军叛乱,迎立唐昭宗复位,为稳定唐室江山居功甚伟。黄巢起义时,他随唐昭君进入凤翔。虽然最终大唐覆灭,他也未能力挽狂澜,但韩偓气节不亏,臣节不亏,其与权臣朱全忠(后梁的开国皇帝)的抗争更为后人所重,也符合儒家的道德要求。

韩偓的诗还有一部分是反应当时社会变革的。他将唐末与五代十国初那段动荡的历史,纳入诗中,有杜甫的遗风。我们在评论文学时,素来对现实主义作品高看一眼,韩偓也被后人视为唐代末期的一代诗宗。他有一首题为《梦曲江兄弟》的诗,云:

长夏居闲门不开,绕门青草绝尘埃。空庭日午独眠觉,旅梦天涯相见回。鬓向此时应有雪,心从别处即成灰。如何水陆三千里,几月书邮始一来。

这首诗写于唐末战乱之际。

作者的意志是消沉的,所谓心如死灰。但为什么呢?因为他见不到亲人!不仅如此,连书信都甚少。诗中的末句犹如杜甫在安史之乱中的名句“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韩偓虽然没有杜甫的胸襟和气魄,但还是让后世读者能在他的诗中品味到他的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

(四)唐诗与宋词的交接

在群星荟萃的唐代诗坛,韩偓可能并不显山露水,但绝对是不容忽视的一位。他宛如一位史学家,用春秋笔法,将唐代末年那战乱不堪的岁月写进诗中,同时也给后世留下了乱世中许多美好的景色和情感。

他犹如唐诗和宋词之间的桥梁,左手唐诗,右手宋词。

公元923年,随着韩偓的离世,唐诗最终谢幕,而李璟李煜等人已经开始逐步登上历史舞台,词的春天来了。

【作者简介】张东晓,亦名张冬晓,生于1983年,河南平舆县人,现定居于北京;作品见于《散文百家》,《散文选刊》等杂志和网络平台。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推荐:

木华黎率领不到10万的杂牌军,为何能灭掉有近百万兵马的金朝?

作为皇帝,他是个笑话,作为诗人,他是个神话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写乎,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