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那些爱上偏远地区的澳洲华人: 与大城市截然不同的体验与感触

那些爱上偏远地区的澳洲华人: 与大城市截然不同的体验与感触

2020-09-29 来源:ABC澳洲 阅读数 934 分享



他们是澳大利亚居住在非一线首府城市里不到8%华人中的一员。(Supplied)

过去几十年,澳大利亚出现了两次人口流动大潮,一次是向沿海搬迁的“Sea change”,另一次是向内陆搬迁的“Tree change”。然而,澳大利亚的华人却似乎没有被这两次人口迁移的浪潮所左右。

澳大利亚统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ABS)的数据显示,目前有近70%的澳大利亚人居住在八大首府城市,30%的澳大利亚人生活在乡镇及偏远地区。

可是就华人来说,这两个数字差异悬殊。

根据2016年澳大利亚人口普查结果,占全澳总人口5.6%的120万多华裔澳大利亚人中,有111万余人生活在六大首府城市(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珀斯、阿德莱德和堪培拉),占了全澳华裔总人口数的91.9%。

由此可以推算,生活在乡镇及偏远地区的华人比例非常低。

很多华人经常把澳大利亚形容为“大农村”,把人口接近500万的墨尔本形容为“墨村”。

那要是生活在没有夜生活、周末或晚间连商店门都不开的乡镇偏远地区,更是无法想象。

澳大利亚五位住在乡镇及偏远地区的华人谈他们选择生活在那里的原因及感触。(ABC)

澳大利亚五位住在乡镇及偏远地区的华人谈他们选择生活在那里的原因及感触。(ABC)

江嘉明:下雨网络会断掉

[圣诞岛] 悉尼90后华裔小伙六个月前选择定居这里的理由是......( ABC中文 )

悉尼出生长大的江嘉明(Daniel Kong)曾是一名药剂师,但是因为他特别喜欢旅游,于是改行做了“空少”。

受新冠疫情影响,他失业了。

找工作时,他不经意地发现了在圣诞岛有一份药剂师的工作。

这里要先说一下圣诞岛在哪里。

圣诞岛虽说是澳大利亚属地

,但是距离澳大利亚本土十分遥远,从地理位置上看更靠近印尼以南的海域。

对于澳大利亚人来说,岛上最有名的是一个非法移民拘留中心和岛上的红螃蟹。

今年年初,那些因新冠疫情而被澳大利亚政府从武汉撤侨的澳大利亚人就是在圣诞岛接受隔离的。

四月,江嘉明只身一人来到圣诞岛,成了一名药剂师。

江嘉明说这里非常安全,人们都夜不闭户。

可是那里的通讯基础设施还是很落后,目前手机还在使用2G。

“这里网络连接不太好,有时候,下雨网络都会断掉。”

这里的蔬菜水果都要从澳大利亚大陆空运过来,价格惊人。

我上个礼拜在超市看到一个生菜都要18块澳元,我不会做生菜包了,太贵了,可能要花100元。”

岛上的明星红螃蟹果然十分讨人喜欢。

“好漂亮,很多圣诞岛红蟹,我们开车时要小心,因为可能压着它们。”

圣诞岛人口预计今年内会达到2200多人,华人比例高达20%多,这里还是澳大利亚唯一

将农历新年列为公共假日

的地方。

“这里大部分都是马来西亚华人,从槟城移民过来的。我觉得马来西亚华人很热心,他们好像把我当成儿子一样,”江嘉明说。

甚至还有人要给他说媒。不过,江嘉明并不打算在这里定居,他希望疫情和经济情况有所好转后,再回到航空公司工作,继续他到各地旅游的梦想。

多少年来,圣诞岛一直面临留不住年轻人的问题。岛上像江嘉明这样的90后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很多[圣诞岛上的]叔叔阿姨,他们的儿子、女儿都移去澳大利亚[本土了]。”

张冲天:我就属于tree change那批人

定居维州华人淘金镇Ballarat22年之久的华人张冲天最初是因为工作而来到这里的。(ABC)

1989年,张冲天从上海来到了澳大利亚第一大城市悉尼。90年代,他又搬到了第二大城市墨尔本。22年前,由于工作关系,他又被公司派到了维州淘金古镇Ballarat。

这个小城市目前是维州第三大城市,据说也是澳大利亚规模不小的一座内陆城市,人口目前估计达到11.5万人。

150多年前,这里是淘金潮时期华人矿工聚居的地方,在当时,不到四万人的小镇上有一万多华人,占了人口四分之一。

现在这里还居住有着不少有华人血统的当地人,从外表上已经看不太出来华人的样子,但是他们会告诉你他们的哪一代有华裔血统。

目前身为Ballarat澳中文化社团主席的张冲天先生说,目前这里有一万多人有华裔背景,其中大约三千多人是新移民。

“我就属于tree change的那批人。“

他说很多搬到乡镇地区的华人,尤其是生意人看中的是当地竞争少、压力小,而且利润空间会大一些。

“为了保护当地很多小生意,市政府曾经有不成文的规定,不允许类似生意扎堆儿。当然现在这规定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相对来讲,乡镇地区经营小生意,竞争不如墨尔本和悉尼这样的大城市。”

“同时客源的稳定性也相对来讲比较好的。”

对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多年来鼓励人们到乡镇地区落户,但是由于基础设施,比如说交通、医疗、社区服务等等都跟不上,很难定居下来的问题,张冲天先生说这也要看情况。

他说像Ballarat这样的小城市,医疗、教育设施还是很健全。而且要想去墨尔本,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王文靖:这里更适合“佛系”的我

[西澳Kununurra] 我为什么会选择定居这个人口只有5000的小镇?( ABC中文 )

来自深圳的王文靖四年前以打工度假签证来到了澳大利亚。在朋友的介绍下定居在西澳西北部金伯利(Kimberley)地区附近的一个偏远小镇Kununurra。这个小镇目前人口预估为5000多人,主要以原住民为主。

“我这里的小镇蛮小,但是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住这边还蛮贵的,吃的话,我么都自己做饭,我自己也很会糊弄自己,做点儿红烧肉什么的。去外面吃,餐厅不是特别多,选择也不是特别多。”

“交通方面,你要没有车的话,真的不是很方便。这里的干季还好,到了雨季的时候会下大暴雨。热得要命,有的时候外面有40多度。”

“我生活比较有规律,也没有说要熬夜什么的。因为这里没有什么夜生活,我觉得蛮健康的。”

“这里的人和你见面了,不认识都会和你打招呼,比城市里的人要让你感到亲切。小镇上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城市里的话,大家路过都很冷漠,这里你有问题,大家都愿意帮你。”

四、五年在澳大利亚偏远地区的生活,让王文靖更加“澳化”、“佛系”了。

“印象很深的是,像我们这边公共假日都是双倍工作。[澳洲人]他们宁愿出去玩,也不想要双倍工资。我现在要是真的有朋友约我出去玩,而且难得的机会,我也不会在乎那个钱,我会出去玩的。这就是用钱买快乐。”

“在这特别符合我的‘佛系’性格,就是我越来越学会清心寡欲了。我没有那么多欲望,比如买化妆品,也不会买贵的奢侈品。我觉得能够够用就好了。你干嘛拼命去挣钱,为了买贵东西呢?”

不过她的父母现在担心的是她的婚姻大事,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就要回中国。

“所以我现在纠结的是父母催着让回去[结婚生子],我付出了四五年的青春留在这个偏远地区,然后最后要回去了,真是有点不甘心。”

周奕:凯恩斯没有大城市华人社区的“内耗”

对于目前定居在昆州北部旅游重镇凯恩斯的周奕来说,情况也有些类似。她也是四年多前以打工度假签证来到澳大利亚。

不过,她选择定居那里却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因为在长期来澳大利亚之前,她曾经是中国旅游团的导游、领队,已经跑遍了澳大利亚各地,在相比较之下,她选择了凯恩斯。

"我和其他人可能不一样,其他人可能听别人说哪个城市好一些,就决定定居在那里,我之前做旅游的关系,我之前也不止一次来过澳洲,来过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黄金海岸这些热门的城市,最终就选择在凯恩斯。"

周奕四年前放弃中国旅游领队的工作,扎根凯恩斯,她想一辈子留在这里。?(Supplied)

“当时就觉得的这个小地方,风景不错,但是我唯一纠结的一点就是到底应该选择凯恩斯,还是黄金海岸。”

以2016年上次人口普查为基数,凯恩斯人口预计2020年6月底,会达到15.4万。这里是进入大堡礁的门户,更是一个旅游胜地。

她说在她定居这里的四年多中,当地华裔人口不断增加。她指出虽然华人和一、二线城市比人数不多,但是大家很团结,很抱团,而且相互帮助,没有大城市里华人社区的“内耗”。

但是,由于新冠疫情的冲击,当地十分依靠旅游业的经济也受到了重创,这其中就影响了当地华人从事的旅游业生意及与旅游业相关的工作。

“现在很多以前从事旅游的人不得不去送外卖为生。”

目前,周奕还在学习,并希望扎根这里。

“我个人还是蛮喜欢这里的。这些年也熟悉这里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里房价比大城市便宜很多,所以生活会比较安逸。再加上生活便利度也都还可以。我不大想搬。”

时辰:退休后想搬到更偏远的地区

时辰六年前来自山东,第一站就定居在了Ballarat,并且爱上了这个小镇。(Supplied)

六年前,时辰与西人丈夫从山东来到了澳大利亚。当时由于要帮助照顾丈夫的父母,决定定居位于墨尔本西北110多公里的维州内陆小镇Ballarat。

“这虽然不是我的决定,但是一到这里就感到特别的干净,特别安静,和我在中国生活过的地方完全不一样。”

喜欢这种田园生活的时辰女士自己在Ballarat还开办了中医诊所,并且周末更喜欢在平静中度过,种种花,养养草。

“我们本来也不喜欢夜生活,晚上都不出去。周末的时候,我们也不逛商场,都是出去郊外玩。所以说我们不感到寂寞、孤独。”

时辰女士说她平常与当地华人联系也不是很紧密,除了一些好友外,大家也很少走动来往。而且她觉得这座城市可能是因为与华人的情结很深,因此她本人也没有看到过、经历过歧视华人的情况。

她说身处Ballarat,让她远离华人之间的相互攀比、一窝蜂的行动,有种身处世外桃源的感触。(据她透露,她家有好几亩樱桃园,是真正的世外桃园)

“其实现在Ballarat对我来说都有点儿吵,我要是退休了,会搬到更偏远的地区养老。”

责任编辑:suri

*以上内容转载自ABC澳洲,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