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社会实探广州浪奇出事仓库“瑞丽仓”:确实藏身自家参股公司内

实探广州浪奇出事仓库“瑞丽仓”:确实藏身自家参股公司内

2020-09-30 来源:手机和讯网 阅读数 527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9月29日晚间,广州浪奇(000523,SZ)公告延期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并称此前因贸易业务需要而存放于辉丰仓和瑞丽仓的货物主要为对氯甲苯、邻氯甲苯、三氯吡啶醇钠和三氯乙酰氯等农药、化工原料。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事项,公司已将一名涉案人员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公司还将通过诉讼等方式依法维护公司权益。

图片来源:浪奇官网

此前在9月27日收盘后,广州浪奇公告称,公司存储在瑞丽仓和辉丰仓两个仓库共价值5.72亿元的存货,被仓储方否认签署相关仓储合同,也否认保管有公司存储的货物,同时不配合公司进行货物盘点和抽样检测工作,该存货涉及风险,未来可能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瑞丽仓和辉丰仓对应的仓储合同签约方分别为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燊公司)和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丰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存储有4.53亿元存货的瑞丽仓地址与广州浪奇投资参股的江苏琦衡农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琦衡农化)的工商注册地址完全一致,都是“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

9月28日、9月29日,记者前往鸿燊公司和琦衡农化实地探访,发现琦衡农化确系位于“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且一名从琦衡农化出来的卡车司机向记者证实,琦衡农化内仓库原名“瑞丽仓”,储存的是化工产品。

鸿燊公司两年前陷入债务危机

启信宝信息显示,鸿燊公司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为1188万元,公司住所位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马塘镇,经营范围包括公路普通货物运输及货物专用运输(集装箱);公司危险品货物专用运输(集装箱)(限定危险品2类3项、危险品3类、危险品6类1项、危险品8类、危险品9类、剧毒化学品、危险废物)等。

据广州浪奇公告,其与鸿燊公司签有《物流外包仓储合同》(合同编号:HSWL20190901),合同签订时间是在2019年9月。然而,鸿燊公司早在2018年间就因为债务问题被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公司,法定代表人黄勇军更是被如东县人民法院多次限制高消费。

今年3月6日,如东县人民法院受理鸿燊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案号为(2020)苏0623破申2号。裁判文书显示,目前鸿燊公司已基本停业,仅剩零星业务。

这样一家濒临破产的公司,为何能在2019年与广州浪奇签约合作?

黄勇军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时表示,鸿燊公司确实有与广州浪奇签署仓储合同,但货品并未实际入库,而是“奇化化工交易中心”与广州浪奇之间有数据需要鸿燊公司作为第三方出面完善,以便于贸易顺利进行,该库存数据是“早就形成的”。

同时,由于鸿燊公司是运输公司,没有仓储的资质,广州浪奇就帮忙联系了瑞丽仓。黄勇军称,鸿燊公司因为债务问题,缺少业务和资金,所以看到(交易)没有货物的情况,他也不好多问。他认为,和上市公司合作能让他的公司有起死回生的希望,因此当时只想着能不能把业务做好,把公司救起来,并未考虑这样做是不是符合规定。

9月28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马塘镇的鸿燊公司进行实地探访。公司位于334省道旁,与顺丰快递、中通快运、速通物流等多家物流企业在同一物流园内办公,且物流园内没有能够存放化工品的仓储设施。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鑫磊 摄

记者随后拨打黄勇军电话。他表示:该事件正在调查中,他不方便再透露其他信息;鸿燊公司当前正常营业,未受到多大影响。

9月29日,记者致电鸿燊公司管理人江苏如一律师事务所袁九飞。她表示:鸿燊公司现已进入破产程序,律所非常重视广州浪奇和鸿燊公司之间的仓储合同签署情况,正在调查核实,暂时不能回复相关信息。

“不是一两句能概括的。”袁九飞说道。

“瑞丽仓”藏身广州浪奇参股公司内

根据黄勇军说法,从事贸易业务的“奇化化工交易中心”也是仓储合同签署方之一,而“奇化化工交易中心”全称是广东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化公司),是广州浪奇持股59%的子公司,设立于2013年,主要经营化工交易市场进行投资、化工原材料交易、电子商务等业务,运营有“奇化网”O2O电商平台。

那么,这些“丢失”的存货,是否和奇化公司有所关联?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在成立后的前三年内,奇化公司营业收入均在10亿元左右,2015年仅有8.77亿元。但自2016年开始,奇化公司的业绩开始突飞猛进,2016年~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达到40.71亿元、67.55亿元、53.49亿元、37.80亿元。在净利润方面,奇化公司2016年以前都是亏损状态,2016年~2019年则分别盈利426万元、22万元、769万元、109万元。

另一方面,记者调查了解到,仓储合同中涉及存有价值4.53亿元货物的“瑞丽仓”和广州浪奇投资参股的琦衡农化位于同一地址,均在“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资料显示,琦衡农化成立于2012年10月,主要生产和销售农化产品及农药中间体产品,控股股东是一名叫王健的自然人。

9月29日,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前往位于江苏省如东县沿海经济开发区黄海一路2号的琦衡农化进行实地探访,门口保安告诉记者,公司负责人正是王健,但当天有事不在公司,不接受拜访。不过据他透露,琦衡农化目前有100多名员工,处于正常开工状态。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鑫磊 摄

记者看到,公司内外停有数十辆汽车,厂区内建有一幢3层楼房,为公司办公楼,办公楼旁有数座大型仓库。一辆卡车正开出琦衡农化厂区,卡车司机告诉记者,厂区内仓库原名“瑞丽仓”,储存的是化工产品。记者进一步询问是何种化工产品,但他并未透露。

开出琦衡农化厂区的卡车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鑫磊 摄

记者又拨打琦衡农化的工商登记电话,接听者为琦衡农化一前员工。他向记者确认,琦衡农化确实有一个叫“瑞丽仓”的仓库。

29日晚间,记者还致电仓储合同中涉及1.19亿元货物的“辉丰仓”管理人辉丰公司。其负责人表示,辉丰公司主要业务为存储以油品为主的化学原料,包括汽油、柴油、润滑油、甲苯、丙酮等,并不涉及生产,仓储能力约有20多万立方米。

对于广州浪奇与辉丰公司签了仓储合同的说法,该负责人说:“这个东西他们是瞎说的,我们已经向广州警方报案了。因为这个很好验证,我们主要进货渠道是轮船,一般通过轮船、码头管道运输货物进库区,如果通过轮船进来,那么轮船型号、船号、货物卖家等信息都可以在大丰港码头查知。”

该负责人还从业内人士的角度解释,像广州浪奇这样的企业,不可能把货物通过沿海码头运输到几千里以外的仓库。一般来说,沿江码头要比沿海码头要多得多。另外他还表示,即使辉丰和浪奇有生意往来,在运输成本限制下,肯定(规模)也不会很大。

广州浪奇与王健的业务网络

广州浪奇为何跟远在几千公里外的江苏省境内公司有这么多交集?记者梳理发现,其中的纽带或许就是琦衡农化公司以及背后的实控人王健。

2013年8月,广州浪奇以1.98亿元现金从江苏中冶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冶化工)手中购得琦衡农化25%股权。彼时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末,琦衡化工的资产总额仅2914万元。但到2013年4月末,琦衡农化资产总额就飙涨至4.69亿元。

直到2014年12月,广州浪奇与王健、琦衡农化才签署相关投资补偿协议。从那时起,由于琦衡农化2014年至2018年每年业绩不达预测数,王健已经累计向广州浪奇支付投资补偿款约1.14亿元。

对于为什么不是转让方中冶化工承担业绩承诺义务,2016年王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曾解释:“桑志国、沈建军(中冶化工当时的两名股东股东)是我们公司的人,实际上,我控制着江苏中冶(即中冶化工)。这么一说,你该明白了吧?”

予以佐证的是“远东控股集团”微信公众号发布于2019年4月的一篇题为《远东控股集团与中冶化工举行绿叶农化股权转让暨交接仪式》的报道。报道内容显示,王健为中冶化工董事长。

到了2019年,广州浪奇又将琦衡农化作价2.03亿元,卖回给中冶化工。公告显示,2019年3月,广州浪奇就挂牌转让琦衡农化25%股权。2019年10月,江苏绿叶农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叶农化)成为琦衡农化最终的受让方,而绿叶农化正是中冶化工的控股子公司。不过,截至目前,由于绿叶农化一直未能按约定时间足额缴纳转让款,转让琦衡农化股权一事尚未完成,琦衡农化仍是广州浪奇参股子公司。

从明面上看,王健与广州浪奇这笔买卖是“赔本生意”,但记者注意到,从2013年至今,广州浪奇与琦衡农化每年均有大额的关联交易发生,广州浪奇一直以来都是琦衡农化的大客户。

2013年、2014年,广州浪奇向琦衡农化当时的全资子公司江苏健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分别采购了2615.38万元、2484.61万元的三氯乙酰氯;2015年,广州浪奇方面采购的产品变成乙酰氯、三氯吡啶醇钠和毒死蜱,当年采购额是9789.76万元;2016年~2019年,广州浪奇分别向琦衡农化采购三氯乙酰氯等化工原料9135.79万元、4558.97万元、4600万元和4633.97万元。

今年上半年,广州浪奇主要向琦衡农化采购乙二醇、对氯苯甲醛等原料3366.37万元。截至今年6月底,广州浪奇应付琦衡农化3789万元。

除了琦衡农化,广州浪奇与中冶化工、江苏保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华国际)也有交集。根据记者此前调查,中冶化工与保华国际长年通讯地址及联系电话一致,疑似背后是有同一控制人。

广州浪奇9月22日公告显示,在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崇川支行(以下简称张家港农商行)与中冶化工、琦衡农化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中,2019年3月和4月,保华国际与中冶化工与张家港农商行签订多份借款合同,分别向张家港农商行借款7150万元、6080万元。保华国际、中冶化工分别将广州浪奇出具的7640.04万元、8940.47万元电子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张家港农商行作为担保。

同时,琦衡农化、吴明俊等作为保华国际的保证人,琦衡农化、王健、吴明俊等同时也是中冶化工的保证人,为该笔金融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琦衡农化、王健同时担当中冶化工、保华国际的债务连带责任保证人,这也可以看出,中冶化工与保华国际关系匪浅。

后来,中冶化工、保华国际到期后未能按时偿还借款,同时广州浪奇出具的商业汇票到期时(2020年3月)也未能按时予以兑付,导致广州浪奇旗下10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一方面,这意味着广州浪奇已经陷入资金链紧张的困境。另一方面,中冶化工、保华国际与广州浪奇均有商务合作。在广州浪奇2015年年报中,上市公司也透露,当年广州浪奇以应收保华国际的货款发票作质押,向银行借款。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手机和讯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