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美食从柳永浪迹民间看北宋的夜生活:赢得芳心在青楼

从柳永浪迹民间看北宋的夜生活:赢得芳心在青楼

2020-10-18 来源:写乎 阅读数 711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作者:陈二虎

一、乐游原上祭柳七

乐游原上妓如云,尽上风流柳七坟。

可笑纷纷缙绅辈,怜才不及众红裙。

这是后人题柳永墓的一首诗,看来柳永生也风流死也风流,据说北宋诗人柳永去世后,他生前的几个相好的(妓院行首)赵香香、徐冬冬、陈师师、谢玉英等人,联系众妓家出钱出力,在乐游原上买了一块空地埋葬了风流才子刘永,出殡之日,所有的妓女“一片缟素”,“哀声震天”。从此以后,“每年清明左右,春风骀荡,诸名姬不约而同,各备祭礼,往柳七官人坟上。挂纸钱拜扫,唤做‘吊柳七’,又唤做‘上风流坟,。”

那么,柳永有何来头?使得妓女们对他心慕爱驰?

柳永,字耆卿,原来叫三变,因叔伯兄弟中排行第七,人称柳七。是建州崇安(今福建崇安)人,出生于一个官宦世家,其祖父柳崇,以儒学知名,曾以母老而不肯为官,其父柳宜,曾任南唐的监察御史,北宋灭南唐,任沂州费县令,后官至工部侍郞,其叔父柳宣、柳寘、柳宏也都为官。

柳永亲兄弟三人,他最小,大哥三复,二哥三接,时称“柳氏三绝”。

柳永自幼读书,年少也希望参加科举考试金榜题名,走上仕途。由于他“喜作小词,薄于操行”,“好为淫冶讴歌之曲,传播四方”,其中有“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宋仁宗便把柳永的进士除名,说了句“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断了他的仕途。

柳永不由满腹牢骚,更是放浪形骸,以“奉圣旨填词柳三变”留恋于烟花巷陌,整日偎红依翠来寻得精神的解脱与心灵的慰藉,被当时“正经”士大夫与文人卑鄙,认为他是无行文人。

二、北宋繁华的夜生活

北宋经济发达,宽松下的私生活,酒店林立,秦楼楚馆,,士大夫与文人们趋之若鹜,一个风采各异的女子“靓妆迎门,争妍卖笑,朝歌暮弦,摇荡心目”,这种“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凋弦于茶坊酒肆”的声色氛围,带有情趣又具文化意味,给刚刚兴起的“诗余”、素有“夜文化”之称的曲子创造了土壤,具备了娱乐功能,“绮筳公子,绣幌佳人,递叶叶之花笺,文抽丽锦;举纤纤之玉指,拍按香檀,不无清绝之辞,用助妖娆之态”,文人之“曲子”经歌妓演唱,让绮筳、词客、声妓,三者完美地组合。

宋代,歌妓不是以卖“肉”为主,她们都比一般的家庭女性更有文化水平与艺术素养,不仅风情千般,能歌善舞,还知音晓律,能赋诗填词。

柳永是真性情,不像那些君子们,表面上循规蹈矩,道貌岸然,背地里极度龌龊,讲究“花赏半开,酒饮微醺”,隐蔽地发泄情欲,还时不时在公众场合大谈“存天理,灭人欲”。

柳永是北宋繁华时代,都市文化熏染出来的下层文人,参透了名利,“似此光阴催逼,念浮生、不满百。虽照人轩冕,润屋珠金,于身何益。一种劳心力,图利禄,殆非长策。除恁是、点检笙歌,访寻绮罗消得”,仕途堵阻,确让他嬴得妓女的芳心,整日“莫道千金酬一笑”,“檀郞幸有,凌云词赋,掷果风标”。

不要以为柳永在秦楼楚馆与妓女们缠绵缱绻,满足生理上的本能,他更是从这些落入风尘中的女人中,获得更高文化层次上的享受,这些女子有风情,“能染翰,千里寄、小诗长简”,“文谈闲雅,歌喉丽,举措好精神”,虽然柳永不被“君子”们所容,却在青楼找到了知音。客居汴京时,“暇日遍游妓馆。所至,妓者爱其有词名,能移宫换羽,一经品题,声价十倍。妓者多以金物资给之”。

三、赢得芳心在青楼

某日,柳永来到位于皇城东华门外的樊楼(这里“乃京师酒肆之甲,饮徒常至千余人”,非同一般的繁华呀。据说宋仁宗曾私服出宫,径往御街并各处巷陌看看,“将及半晌,见座酒楼,好不高峻!乃是有名的樊楼。

有《鹧鸪天》词为证:城中酒楼高入天。烹龙煮凤味肥鲜。公孙下马闻香醉,一饮不惜费万钱。招贵客,引高贤,楼上笙歌列管弦。百般美物珍馐味,四面栏杆彩画檐,“高档“会馆”呀。),刚上楼梯,即遭到樊楼名妓张师师的娇怨:“数时何往?略不过奴行。君之费用,吾家恣君所需,妾之房卧,因君罄牟!岂意今日得见君面……且为填一词去。”

柳永刚刚展花笺,握玉笔准备填词,忽闻有人上楼的声音,连忙把纸藏于怀中。袅袅婷婷上来的是另一位名妓刘香香,她一见柳永,也是一番似怒还怨:“柳官人,也有相见,为丈夫岂得如此负心!当时费用,今忍复言……若为词,妾之贱名,幸收置其中。”

看来这柳永欠了不少风流债呀。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纵观柳永的一生,被认为离经叛道,为主流社会所不容,但“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被下层老百姓所接纳。

才华横溢,却屡遭白眼;放浪不羁,却活出真我。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推荐:

《红楼梦》里王夫人即使做了皇帝的丈母娘,生活还是过得一地鸡毛

青楼文化是中国历史文化中绚烂而神秘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写乎,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