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地产大城房租“跌跌不休” 其他城市逆势上涨

大城房租“跌跌不休” 其他城市逆势上涨

2020-10-20 来源:澳洲网 阅读数 1154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图/Domain网截图

【澳洲网元纯灵10月19日综合编译消息】今年初开始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澳洲的租房市场带来了不小冲击,特别是大城市墨尔本和悉尼的房租经历了大幅下降,相比而言,诸如布里斯班和珀斯等较小规模的首府城市房租却大幅上涨。有专家认为,大城市房租下降很大原因是由海外留学生和移民的减少造成的。实际上,人们选择前往较小城市租房除了疫情期间病例更少、更安全的客观环境外,有的人还在这里找到了工作,改变了生活方式。

疫情悉尼和墨尔本房租下降 小城创新高

Domain网报道,对租客戈罗诺(Nicolas Gorrono)来说,墨尔本市中心不断下跌的租金让他松了一口气,这不仅有助于他保存银行存款,还有助于保持精神健康。最近,当戈罗诺和女友搬进Brunswick West的一处联排别墅时,他通过谈判将租金降低了50元。“我以前住在一居室的公寓里,这对我的精神健康不好。最近我找到了一个更大的地方。”

墨尔本和悉尼租客也许会从低租金中获得好处,但对整个萎靡的租房市场来说却未必是好事,因为房东出租的困难增加了,Jellis Craig Brunswick的业务发展经理赫斯普洛(Elliott Heslop)表示,房东们一直在降低租金,为了吸引租户,有的地方甚至每周降低100元。

Savings网报道,Domain 最新季度(7月、8月、9月)的租金报告显示,自3月以来,全澳公寓租金要价下降了4.2%。对此,Domain高级研究分析师鲍威尔(Nicola Powell)表示,“这是继2004年开始发布租金报告以来,连续两个季度的最大跌幅,也是年度跌幅最大的一次。”

悉尼和墨尔本的公寓租金受到了最严重的打击。“自3月以来,悉尼市内和东部地区的房屋租金和单元租金降幅最大,分别为每周租金下降125元和80元。随之而来的是悉尼下北岸的单元房租每周减少70元。”鲍威尔表示。

墨尔本的租户和悉尼的租户处境相似,也看到了房租减少的现象。“在几个月内墨尔本已经成为一个租户的市场,”鲍威尔称。在所有州府城市中,墨尔本租金的下降幅度最大,而更严格的第四阶段封锁则加速了这一趋势。在最新季度里,墨尔本单元房租每周下降了15元。租户们会发现,墨尔本现在的房租每周比3月疫情前的峰值低了30元。现在墨尔本租金中值为每周400元,达到近3年来最低水平。

与疫情严重的大城市相比,相对安全的较小城市租金反而逆势上涨。根据Domain的数据,布里斯班的房租创历史新高。现在每周房租是415元。同时,珀斯的房租也大幅上涨,涨幅居所有首府城市之首。“房租上涨了25元,达到每周395元,这是自2016年初以来的最高租金。租金激增对那些在租金多年下跌后一直处于主导地位的租户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变和不熟悉的领域,”鲍威尔表示。

大城市留学生锐减致租金暴跌 盼中国留学生回归

悉尼的房屋和公寓的租金在短短一年内暴跌了8.6%,这座海港城市不再是澳洲房租最贵的城市,这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留学生的流失有很大的关系。

《每日邮报》报道,3月关闭澳洲边境导致了国际留学生数量急剧下降,8月只有50名国际留学生抵达澳洲,这影响了房屋租赁市场。澳洲统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本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与2019年8月的4910名国际留学生抵澳数据相比,这一数字下降了99.9%。

另据《澳洲金融评论》报道,据墨尔本议会发布的一份最新数据显示,留学生的外流导致墨尔本内城区住宅空置率翻了3倍。

《澳洲金融评论》富豪榜上榜者古纳(Tim Gurner)近日称州与联邦政府对海外留学生的待遇是他职业生涯中“见过最疯狂的”,同时他警告这将对租赁市场以及房价造成影响。

“目前我并没有感到很乐观,经济冲击在即,这不会绕过我们。”古纳在一场物业网络研讨会上称。

古纳指出,如果像墨尔本这样的城市想吸引人们回归,需要中国留学生的回归,“他们每年贡献了400亿元,我们不能看着他们流失”。

“我们没有支持他们,还叫他们回家。这无疑是我职业生涯中见到最疯狂的事情。”古纳称,“我们对待(推动住宅市场的)移民就好像对待第二个表弟,他们在过去的5至10年,甚至是20年里建立了我们的经济,也建立了我们的城市。”

“租赁市场遭受了沉重打击。这是我最大的担心。”古纳称。

同时他还指出租金已下滑了10%至30%,如果持续下去会影响住宅价值。

“我们刚刚完成的140间房屋的公寓还有100个待出租。”古纳称,“通常在一次看房中所有的公寓2个小时内就能全部出租。现在我们在6个星期内只出租一半。”

(图/澳广网截图)

好就业、改变生活方式 租客青睐其他城市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原来生活在澳洲大城市的部分澳人为了躲避疫情影响,选择前往小城市、边远地区定居。除了疫情期间感染病例少相对安全之外,小城市还有许多吸引人之处。有的澳人在小城市租房是因为在那里找到了工作,有的人则是为了改变生活方式。

澳广网报道,悉尼出生长大的华人江嘉明是一名药剂师。近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他失业了。再次找工作时,江嘉明不经意地发现了在圣诞岛有一份药剂师的工作,并申请成功,来到圣诞岛租房。圣诞岛属于边远地区,通讯基础设施还是很落后,手机还在使用2G,“这里网络连接不太好,有时候,下雨网络都会断掉。”但江嘉明说圣诞岛非常安全,人们都夜不闭户。“这里大部分都是马来西亚华人,我觉得马来西亚华人很热心,他们好像把我当成儿子一样,”江嘉明说。

许多年来,圣诞岛一直面临留不住年轻租户的问题,岛上像江嘉明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但近日的疫情使得大城市的年轻人选择前来租房就业。

疫情给予了在小城市租房的澳人转变生活方式的机会。《卫报》报道,巴特尔(Caroline Bartle)此前在悉尼的一家软件公司工作,近日她来到小城市租房,打算在悉尼和Goulburn之间的一个边远地区购买一个农场。“就个人而言,我刚满40岁,接下来的40年我还会做什么呢?我想到了新的挑战,比如种植粮食,饲养家畜。我也希望能和社区有更多的联系。”

对于35岁的媒体专业人士斯蒂芬(Steph)来说,改变生活方式也是一个重要的推动因素。她和丈夫在新州Chippendale 合租了一套面积不大的公寓,“我们的公寓有足够的空间,现在我们有两个家庭办公室。所以这是我们人生中第一次有机会住在澳洲我们想住的地方。为什么不冒险一试呢?这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改变。”

疫情期间来到除了悉尼、墨尔本等大城市以外的地区租房,可以给澳人带来不一样的新生活。尽管如此,大城市的租房市场也因疫情的出现在嗷嗷待哺。一个健康的租房市场应该同时保护租户和房东的利益,仅仅让租客受益,房东受损,这个市场无法长久发展下去。这就需要联邦政府考虑在合适的情况下向海外开放边境,欢迎更多留学生和移民入境,促进租房市场的健康繁荣发展。

编辑:谭嫣麾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