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财经脱水研报 - 将在澳交所消失的可口可乐

脱水研报 - 将在澳交所消失的可口可乐

2020-10-30 来源:61Financial 阅读数 746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脱水研报 - 将在澳交所消失的可口可乐

2020-10-29 17:07:30 (AET) by Teris REN

本周一,可口可乐灌瓶商 Coca-Cola Amatil Limited(ASX:CCL)称已收到可口可乐欧洲公司收购公司独立股东所持有的所有已发行股份的非约束性建议。收购价定于每股12.75元。受此消息影响,Coca-Cola Amatil的股价当天高开15%。

本周,可口可乐灌瓶商 Coca-Cola Amatil Limited(ASX:CCL) 发布公告称,已收到可口可乐欧洲公司收购Coca-Cola Amatil独立股东所持有的所有已发行股份的非约束性建议。收购价定于每股12.75元,全部现金支付。这笔交易对总部位于悉尼的Coca-Cola Amatil的估值为92.3亿澳元(合66亿美元)。受此消息影响,Coca-Cola Amatil的股价当天高开15%。

目前在澳大利亚软饮料市场中有两大厂商,分别为Asahi Holdings (Australia) Pty Ltd (市场份额15.2%)与上市公司Coca-Cola Amatil Limited(市场份额40.2%)。

Coca-Cola Amatil Limited 的品牌主要包括:Coca-Cola, Fanta, Sprite, Lift, Mother, Kirks, Vitamin water, Powerade, 和Cascade等。

Asahi Holdings (Australia) Pty Ltd 的品牌主要包括:Pepsi, Schweppes, Solo, Mountain Dew, Gatorade, Phoenix Organic, Sunkist, Real Iced Tea Co 和 Cottee’s等。

【1.公司介绍】: Coca-Cola Amatil Limited(ASX:CCL)

可口可乐Amatil公司生产和分销酒精和非酒精饮料、咖啡和食品零食。该公司的产品组合包括碳酸饮料、运动和能量饮料、矿泉水、果汁、调味牛奶、咖啡、茶饮料、啤酒、苹果酒、即食水果和蔬菜以及零食。截至2018年12月,公司在印度尼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斐济、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萨摩亚运营了35个生产设施和45个仓库。

可口可乐Amatil每天为140多个品牌和88万客户提供服务。可口可乐Amatil将其业务分为三个报告部分: 非酒精饮料,酒精和咖啡饮料,食品服务部门。

可口可乐Amatil的非酒精饮料部门涉及汽水和其他非酒精饮料如矿泉水、果汁、茶饮料、调味奶的制造、销售和分销。这些产品的品牌包括健怡可乐、零度可乐、雪碧、芬达、Lift、Mount Franklin、Schweppes、L&P、Barista Bros、Pump、Minute Maid和Powerrade。

该部门在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三个地区运营;新西兰、斐济、印度尼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分别占该行业总收入的62%、24%和14%。在澳大利亚,可口可乐Amatil拥有9个生产设施,32条生产线和12个仓库。

该公司通过美国各地的几家零售店分销和销售27个非酒精饮料品牌,其中包括雪碧、芬达、Lift、Kirks、Mount Franklin、Pump、Powerade、Barista Bros和Zico椰汁。

可口可乐Amatil在印尼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业务分别拥有8个生产设施、39条生产线和2个生产设施、5条生产线。它在印尼推出了9个品牌,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推出了10个品牌。

此外,公司在印度尼西亚经营14个仓储设施,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经营8个仓储设施。公司在新西兰运营4个生产设施,11条生产线,30个品牌和3个仓储设施,在斐济运营1个生产设施,4条生产线,13个品牌和2个配送中心,在萨摩亚运营1个生产设施,29条生产线,7个品牌和1个仓库。

近四年公司业绩表现:

【2. 行业分析】

2.1 行业表现:

在过去的五年里,饮料制造业的经营者面临具有挑战性的经营环境。疲软的零售环境和消费者日益增强的健康意识导致行业收入在此期间下降。此外,主要厂商的激烈竞争和激进的定价策略进一步导致了收入的下降,高糖碳酸饮料(CSD)销量的减少也降低了规模经济带来的好处。然而,此趋势被高附加值产品,运动和能量饮料的日益流行以及制造商对低糖和无糖饮料的关注所部分抵消。总体而言,预计在截至2019- 2020年的五年内,该行业收入年率将下降3.0%,至40亿澳元。这一趋势包括了今年1.2%的预期增长。

过去5年,不同产品的销量有所不同。能量饮料、运动饮料和苏打水的日益流行支撑了这一细分市场的销量增长,而健康意识的增强降低了高糖CSD的销量。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糖和人工甜味剂的负面影响,消费者也开始远离高糖的CSD。因此,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转向由小型生产商生产的天然配方汽水。这鼓励了许多独立苏打水制造商进入这个行业。

对功能性饮料日益增长的需求导致了新品牌的引进和主要品牌的大力营销,如Mother和Monster,这两款饮料现在都是由可口可乐Amatil 生产和装瓶的。虽然功能性饮料给行业带来了些许提振,但疲软的零售环境是过去五年来行业收入下滑的主要原因。过去5年,消费者的不确定性也影响了该行业,进一步加剧了艰难的交易环境。对于大多数消费者来说,软饮通常被认为是一种非必需的饮料,疲软的消费者情绪影响了销售。

可口可乐Amatil报告说,由于国外市场的增长和无糖可口可乐在国内市场的持续成功,公司的总销售额有所增加。主要参与者之间和自有品牌生产商之间的激烈竞争对该行业的表现产生了负面影响。大公司实施了激进的定价策略,加剧了竞争。在过去五年中,这一趋势导致了行业收入的大幅下降。随着超市加大了这些商品的货架空间,消费者已经慢慢转向自有品牌的替代品。因此,这一趋势对行业收入造成了下行压力。

在过去的五年里,工业利润略有所增长。过去5年,消费者对利润率更高的能量和运动饮料的需求不断增长,提高了该行业的盈利能力。此外,节约成本的举措也提高了行业运营商的利润,尤其是主要运营商的利润。许多工业公司试图通过精简操作和自动化生产流程来削减成本。这导致了这段时间的就业率下降。然而,随着一些较小的市场参与者进入该行业,企业数量有所增加。

尽管行业利润率有所提高,但过去5年,成本压力的加大限制了该行业的利润增长。因为疲软的零售环境和激烈的竞争鼓励饮料生产商加大促销投入,广告和包装成本在营收中所占的比例有所上升。激烈的竞争环境也助长了价格竞争,对利润率构成了压力。这种竞争在可口可乐、百事和自有品牌的可乐争夺市场份额时尤为明显。向更环保的包装材料的转变也增加了行业经营者的成本。

在过去的五年里,更强的健康意识鼓励消费者采用更健康的饮食,人们越来越认为摄取软饮不利于健康。工业产品,特别是CSD,通常与高含糖量有关,这促使主要厂商大量销售低糖和零糖产品。例如,自2015年以来,可口可乐公司在澳大利亚市场重新调配了22种饮料。例如,2015年4月上市的Coca-Cola Life比传统可口可乐少了30.0%的糖分。但由于销量较低,导致该产品在2017年初停产。随后,可口可乐Amatil 推出了甜菊糖可口可乐,比标准可口可乐低50.0%,让人们更加关注其低糖含量。此外,2017年6月,可口可乐Amatil 推出了新的可乐品种——无糖可乐。

对更健康的CSD的关注帮助行业参与者留住了一些注重健康的消费者。消费者生活方式的改变推动了功能性饮料销量的增长,在过去五年中,能量饮料和运动饮料成为越来越重要的收入来源。这些产品的制造商也扩大了低糖饮料的选择范围,现在所有主要的能量饮料品牌都提供至少一种无糖饮料。

自制碳酸饮料的日益流行也影响了CSDs的销售。家庭自制碳酸饮料机,例如SodaStream,让消费者可以轻松地将自来水转换成苏打水和CSD在家里。此外,家用自制碳酸饮料机对环保主义消费者很有吸引力,因为消费者担心一次性塑料瓶和汽水罐产生的废物,他们可以用可重复使用的瓶子来储存自制产品。自制碳酸饮料也吸引了注重健康的消费者,因为用户可以制作出比商店里买的碳酸饮料含糖量更少的风味碳酸饮料。

2.2 行业驱动因素:

【快餐和外卖服务的需求】

快餐服务供应商是软饮和其他饮料的主要购买者,也是制造商和消费者之间的重要纽带。快餐消费的增加,往往会增加饮料产品的需求。快餐店的需求预计将在2019/2020年下降。

【来自超市和杂货店的需求】

由于家庭通常通过这些渠道购买饮料,所以饮料行业的大部分产品都提供给了超市和食品杂货零售商。因此,这些零售商是行业经营者最重要的销售来源。来自超市和杂货店的更大需求通常会增加该行业的收入。超市和杂货店的需求预计将在2019/ 2020年增加。

【健康意识】

健康意识是指消费者对健康问题和生活方式选择的态度。由于软饮料含糖量高,健康意识的增强往往会对其需求产生负面影响。预计到2019/2020年,人们的健康意识将提高,对行业需求构成威胁。

【家庭实际可支配收入】

家庭实际可支配收入的变化影响对饮料的需求。较高的可支配收入使得在饮料项目上的支出增加,对行业收入产生积极影响,并为行业扩张提供机会。预计家庭实际可支配收入将在2019/2020年下降。

2.3 行业前景:

饮料制造业预计将在未来五年适度增长。持续的市场活动和产品创新有望支持行业收入的增长。然而,由于超市继续扩大自有品牌产品,加上日益激烈的竞争限制了价格的增长,行业经营者可能会面临压力。此外,健康意识的提高预计将促使更多的消费者远离高糖碳酸饮料,转向苏打水、瓶装水和果汁饮料。

因此,大型行业参与者将会转向开发更多的健康饮料。例如,可口可乐公司已经在美国推出了用天然水果味制成的苏打水。虽然还没有在澳大利亚上市,但可口可乐Amatil可能会在澳大利亚市场跟随这一趋势。总体而言,预计在截至2024/25年的五年中,该行业收入年化增长率为1.1%,达到42亿澳元。

对功能性饮料的需求,如维他命水,怪兽和母亲,将可能有助于在未来五年的工业增长。具有活力的生活方式有望支持这一趋势,消费者希望能量饮料中含有咖啡因,并且饮用能量饮料在运动前、运动中或运动后都被宣传为有益的。然而,能量饮料领域预计将继续面临来自进口的激烈竞争。

便利店和超市可能仍将是行业销售的主要市场,更为积极的经济前景将鼓励消费者对品牌产品的忠诚度。然而,大型超市预计会为自有品牌的产品腾出更多的货架空间。因此,品牌饮料生产商可能会增加营销活动和产品创新方面的支出。

预计利润率将面临投入成本上升以及与价格和替代产品相关的激烈竞争的压力。随着自有品牌和品牌产品争夺货架空间,价格竞争可能会持续下去。但是,该行业将继续推行自动化生产流程,采用新技术,帮助运营商管理工资成本,减少对劳动力的依赖。总体而言,未来5年的盈利能力预计将略有下降。

自有品牌软饮料生产商的毛利率通常较低,但由于广告和营销费用不那么重要,它们仍能保持盈利。这些制造商也有保证货架空间和稳定的需求,主要零售商。Aldi超市的快速增长预计将支持自有品牌,因为其95.0%的产品属于这一类别。

尽管有这些优势和较低的销售费用,但预计自有品牌产品对制造商来说利润会越来越低,因为他们面临着与大型零售商重新谈判合同条款的困难。自有品牌产品也严重依赖价格作为竞争优势。因此,这些产品的价格不太可能大幅上涨。

饮料生产线预计将在未来五年内创新。出于竞争考虑,不太可能进行大规模收购。因此,规模较大的公司可能会专注于自身增长和开发新产品。预计此举将增加新产品的广告和营销支出,以获得市场份额。预计小型生产商将继续向小市场提供专业或优质产品。

由于担心人工色素、香料和防腐剂的使用,工业公司预计将向市场推出更大范围的健康饮料。主要厂商可能会更积极地提供这些产品,因为它们的经营范围使它们能够更有效地把握与健康产品有关的消费者口味和趋势的变化。

2018年6月,包括可口可乐、阿玛蒂尔和朝日啤酒在内的业界最大的饮料制造商签署了一项协议,到2025年将非酒精饮料中的糖用量减少20.0%。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工业产品都会受到此协议的影响。例如,一些高含糖量的饮料,如可口可乐,将不会因协议而被迫改变。相反,这些高糖饮料的制造商预计将增加低糖或无糖饮料的替代品。这一举措有望支持行业收入增长,帮助行业吸引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并改变消费者对饮料的不健康形象的警惕。

2019年8月,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食品监管部长级论坛呼吁对食品和饮料的强制性糖标签进行进一步调查。强制性的糖标签将规定加糖饮料,包括软饮料,标示每杯饮料中含有多少茶匙糖的图片。例如,一瓶600毫升的软饮料会在标签上标明16茶匙的糖。目前,食品和饮料中的添加糖被列为营养信息标签上的一种成分,在40种不同的名称下,这可能会使消费者感到困惑。

3. 公司分析:Coca-Cola Amatil Limited(ASX:CCL)

3.1 Coca-Cola Amatil 财务比率分析:

后面详细分析了该公司的基本面,SWOT商业模型并给出了投资建议。

公司 深度 CCL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61Financial,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