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现象级爆款音乐迭代史

现象级爆款音乐迭代史

2020-11-25 来源:高能E蓓子 阅读数 579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高能E蓓子】系今日头条签约作者,此文为高能E蓓子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转载请后台联系,但欢迎你们转发到朋友圈。

最近在抖音刷到了一首大热歌《心恋》,我的第一反应是:那不是徐小凤的经典曲目?

89年的春晚,小凤姐就在舞台上穿着大摆裙,身姿摇曳地唱《心恋》,在她感染力十足的演绎下,感觉整个舞台上都开满了少女“心花”。

但其实,这是一首诞生于六十年代的歌,被很多歌手翻唱过,上一个新版本,还是任素汐唱的。没想到2020年,这样的老歌还能再翻红。

借这些跨时代的老歌,我想给大家讲讲“现象级爆款音乐迭代史”。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里姚小蝶唱的歌,影响了这么多人

《心恋》的原唱崔萍,生于三十年代末。

15岁一次偶然的机会,崔萍在夜总会上被邀以“业余歌手”身份唱歌,一曲惊艳全场,唱完当即被老板签下,开启了唱歌生涯。

之后她在知名作曲家王福龄推荐下进了唱片公司,唱过最经典的金曲,是《南屏晚钟》《今宵多珍重》。

是的,TVB神剧《金宵大厦》里不时响起的《今宵多珍重》,原唱者就是崔萍。

但时间往前拨,少女时期的崔萍,就是因为在“丽的”电台听到国语流行歌,喜欢上了白光、张露等歌手,才想和她们一样成为歌星。

而崔萍欣赏的张露呢,被誉为“中国歌后”,一首《给我一个吻》红遍两岸三地,如今我们对她的儿子更熟悉些。

她的儿子,叫杜德伟。

再往前看,三四十年代的上海,更是“爆款金曲”频出,《夜上海》《何日君再来》《夜来香》《玫瑰玫瑰我爱你》……哪首不是“看歌名就能唱出来”系列?

原唱周璇、李香兰、姚莉等名字可能稍显陌生,但不妨碍我们知道这些歌,因为邓丽君、凤飞飞等歌后实在把这些歌唱得太红了——她们也是听着国语流行歌长大的,这些歌就是她们的流行音乐启蒙。

1994年,亚视《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播出,“丽华皇宫”歌厅里,春天四美更把《给我一个吻》《玫瑰玫瑰我爱你》等老歌唱了个遍,浓浓的怀旧复古风,和四美的命运牵系在一起,打动了无数观众的心。

可以说,很多爱看港剧的八零、九零后,就是这样追剧听歌长大的,这些歌也成为大家青春情怀的一部分。

而这种歌,最早是在二三十年代,上海商贸繁荣时,音乐人黎锦晖和美国爵士乐小号手巴克·克莱顿互相吸收对方所长创造出来的,混合了昆曲、爵士乐的“土洋”曲风,随着黎锦晖创建的“明月歌舞团”进入电影公司,捧红一众歌星。

这些朗朗上口、充满旧上海风情的“土洋风”歌,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时代曲。

从张露到杜德伟到周杰伦,

时代曲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

时代曲的影响力有多大?

年轻朋友可能不知道,最早把R&B风带到乐坛的,就是张露的儿子杜德伟。

当年的时代曲糅杂了西洋风,有些歌还直接拿英文歌翻唱,自有些R&B的腔调在里面。

从小听母亲的歌长大,父亲是菲律宾乐队领班兼鼓手,留学时期杜德伟又交了不少黑人朋友……令他的音乐触觉非常敏锐。出道后做专辑,他会把黑人灵魂音乐唱腔融在歌里,早年在香港的舞曲风,已令他在乐坛里脱颖而出。

结果被制作人小虫发现他“洋气”的一面,把他挖到滚石,特别为他制作了带有R&B曲风的歌,一首深情温柔的《无心伤害》成为他的R&B代表作。

但最高亮的是,同一张专辑里,另外三首作品《发现爱》《秘密》《I Said I Said Alex To》的作曲人,就是David Tao,陶喆。

《发现爱》还是杜德伟专辑同名主打

后来我们都知道了,1997年出道后,陶喆成为“R&B教父”。

《飞机场的10:30》,陶喆一段酷炫转音,到现在仍是很多人挑战不来的高难度神作。大家才发现,原来R&B和中文词结合,也可以变得那么自然和谐;

最hit的当属《爱,很简单》,简简单单的告白曲,在陶喆手里节奏完全变得不一样,是听着听着就会被带入意境的类型。

更别说之后更流畅的《找自己》《小镇姑娘》《普通朋友》了,第二张专辑《I'm OK》几乎每首都是经典,让乐迷们全方位领略了R&B音乐的魅力。

也像杜德伟在专辑里都会加入一两首时代曲一样,《I'm OK》里陶喆也翻唱了《夜来香》,向他们父母辈喜欢的时代曲致敬。

陶喆之后,再把R&B风潮发扬光大的,自是我们的奶茶小公举周杰伦了。

和杜德伟、陶喆相比,小公举胜在脑洞大,曲子花样多,把R&B调调融得更接地气,也更受年轻人欢迎。

但你要说小公举主攻R&B,那还真是没有的事,毕竟我们话都说不清楚·JAY从来不拐弯儿唱歌

也因为音乐领域重叠,彼时很多媒体写周杰伦和陶喆是“王不见王”,但在2002年,陶喆和周杰伦已同台过。

就在去年,陶喆还捧场周杰伦的演唱会,周杰伦开心地说:“在我刚出道的时候,其实受你的影响很深,因为我觉得R&B唱得最好的就是陶喆。”

而陶喆也曾在被问到“R&B第一人时”,谦虚地说,杜德伟才是把R&B带到华语圈的第一人。

那杜德伟怎么说呢?

他觉得,那些唱时代曲的前辈们,才是R&B的鼻祖。

当年的前辈们糅杂中西特色,创作出属于自己时代的“爆款”,黑白的影像画面里,从此有了缤纷色彩。

他们可能没想到,当年埋下的种子,会在几十年后在一批年轻人身上开花。年轻人们巧用不同的音乐元素,让流行歌变得更耐听,更多元,推动时代潮流前进。

如果说狭义的时代曲指的是旧上海那些“土洋风”老歌,那新的时代曲,就是能代表不同时代音乐审美的“现象级爆款”。

陶喆、周杰伦最出圈的作品,或都可以成为“时代曲”的一部分。

新时代的代沟:年轻人看到“时代曲”可能会第一反应是陈奕迅的歌

乐坛黄金期,“时代曲”的破壁

小天王能打,“天后宫”也不逊色。

早年有罗大佑、李宗盛作品捧红的张艾嘉、林忆莲、莫文蔚等,后来有张惠妹领衔,带动孙燕姿、萧亚轩、梁静茹、蔡依林四小天后刷爆唱片销量榜,多位天后和周杰伦正面battle,千禧年后的乐坛尤为精彩。

前不久我们才写了小天王天后争奖的故事:这个奖原来见证了周杰伦这么多名场面

同期走红的还有偶像剧歌手组合们

而在那一曲奠定天后地位的乐坛黄金期里,还有不少普通人,凭一首歌红遍全网,他们被统称为“网络歌手”。

来,回溯一下。当年时代曲能广泛传播,全因歌舞厅红火,电影工业兴起;后来传到港台地区,家家户户有电视之后,连续剧和节目也带火了不少歌。

比如少女时期的邓丽君就曾演唱过台视晶晶连续剧主题曲,许冠杰的第一首广东歌《铁塔凌云》便是在节目上首唱的

而从杜德伟到周杰伦,大家最火的时候,也是唱片公司龙头鼎立的时期。大佬们不遗余力捧星,港台过江龙相互交流,才有了九十年代的“天王盛世”和千禧年后的小天王天后大乱斗。

所以你看,新媒介的崛起,必定会带动一波“现象级”爆款。

“网络歌手”就是乘着网络发达的东风崛起的,前几位率先出击的如雪村、香香、庞龙、刀郎等都火了。我们写过他们的故事:网络神曲小时代

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那时人们嘴里总会哼上两句“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但也因为网络歌曲鱼龙混杂,很长一段时间,网络歌手给人的印象都不太好。以至于很多人忽略了,同期不少优秀的独立音乐人作品,也是靠网络传播走红的。

2003年,陈绮贞离开滚石,很快成立了个人音乐品牌,2005年发行的《华丽的冒险》,助她一举拿下17届金曲奖最佳专辑、最佳女演唱人等五大奖,从此也成为文青最爱的“文艺女王”。

这张《华丽的冒险》里,有姐姐们一旅行就会唱起的“同一首歌”《旅行的意义》,是八零九零后小姐姐的集体回忆无误了。

还有在《乐夏》喜相逢的旺福和吴青峰,也是在那2004年,歌曲在网络上口碑相传,掀起一波“小清新潮”。

谁能想到,后来苏打绿经过爆红、休团,吴青峰独自出战《歌手》,会特意把其中一首演唱名额,留给网络歌曲《起风了》呢?

在那独立音乐风潮中,还曾出现过一位亮眼的女歌手王若琳,有一副好歌喉,却偏爱唱相对冷门的爵士,演绎起《玫瑰玫瑰我爱你》这样的时代曲更是引发争议——喜欢的人就爱她那复古韵味,不喜欢的觉得她矫揉造作。

而她的爸爸,正是陶喆的音乐师父,王冶平——说到底,大家都是一个圈。

时代曲和流行歌,网络歌曲、独立音乐和所谓主流乐坛的壁,早就在新媒介的崛起、音乐的融合和交流中被打破了。

到如今,智能手机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大家的听音乐方式也有了变化,2G早变4G5G,“网络”更细分到“平台”。

像抖音,2017才起步,短短三年时间已经制造了很多爆款金曲。

最开始是各种影视剧BGM翻红。像岑宁儿,本是小众音乐人,一首《追光者》成为《夏至未至》插曲后,也没火。

结果被很多网友用来当抖音小视频的配乐之后,这首很励志的歌火了……

还有周笔畅的《最美的期待》也是《茧镇奇缘》插曲,剧没火歌也没红,但在抖音上被网友拿来做各种婚礼视频的BGM后,意外登顶封神。

而杨千嬅的《处处吻》,则是因为抖音上的很多港风美女或cp的群像剪辑,又重新翻红了一把。

老歌焕发新的生命力,新的音乐人和原创歌曲也在平台上得到传播。

隔壁老樊就是在抖音翻唱《姑娘》走红的,去年还被请到了《歌手》舞台,类似的还有摩登兄弟,都是从平台闯进主流乐坛。

也有歌手选择走进抖音,像焦迈奇《我的名字》就是在抖音上首发,可可爱爱的弟弟一下爆火。

连外国女歌手Sasha Sloan的《Dancing With Your Ghost》,也是发行半年不温不火,被索尼音乐发在抖音上才红的,现在随便刷刷小视频都能听到这歌。

总的来说,旋律抓耳,歌词走心,被网友拿来当BGM用得多了,一首歌很可能会从平台传播到全网,成为现象级爆款。

像最近,抖音还出现了一波不一样的热门歌。

比如最近走红的《我很好》,原唱刘大壮只是抱着吉他,一脸落寞地唱“我很好就算再冷我也只相信外套,答应你的我能把自己照顾好……”

结果有网友灵光闪现,用《我很好》的和弦,融入了很多经典的粤语歌,竟然毫无违和感。

还有男生美妆博主来了一个美妆版“我很好”,diss了一波“男生不能化妆”的刻板印象,很有创意。

还有前面提到的《心恋》,也是经由阎其儿甜美搞怪翻唱后走红,从此00后也有了适配的《心恋》版本。

连赵露思也爱上这歌,玩了个魔性版《心恋》,这摇头晃脑的我能看一百遍。

这些,都来自抖音的“造音行动”。

那是抖音音乐的首个短视频歌曲宣推计划,提前选定潜力作品,平台给予宣推支持,用户可以把宣推的作品当作“画布”,在音乐里发挥脑洞创作,形成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实现“全民赋能”。

目前推出六期,除了代表民谣的《我很好》和老歌新唱的《心恋》,还有嘻哈、流行、古风等,任由网友“玩坏”。

比如《谈恋爱》就是一首甜甜的流行曲,听了不仅让人想谈恋爱,还想跳舞,抖音上的用户们就因此而延伸出了“好想恋爱舞”的翻跳热潮。

第二期的《他只是经过》则是一首节奏感重的嘻哈,节奏带劲很快登榜第一,就连抖音达人吴泽林的翻唱版都有265.3w的点赞。

第三期《星空剪影》也是流行情歌,配上偶像剧的画面,更像是偶像剧的配乐。

第四期《虞兮叹》则是古风歌曲,长枪策马折天下,此番就别去为难,古风歌词配上戏腔,更有几分穷途末路孤身奋战的凛冽与悲凉。

据说,为让大家听到“新声代”的作品,“造音行动”运营团队每周都要举行听歌脑爆会,挖掘站内有潜力的音乐人歌曲或投稿作品,再进行“高定式宣推”。

比如《他只是经过》那种节奏强劲的歌,运营就会考虑用卡点剪映影集的形式进行第一阶段推广,之后根据各大高校开学季顺势策划#神仙寝室挑战#等,最终引发全民参与,歌曲喜提热搜榜TOP1。

类似的还有《心恋》,结合主唱阎其儿可可爱爱的形象,运营帮她输送站内“凭可爱出道”的萌宠萌娃类投稿,最终孵化多篇点赞百万爆款内容。

——但是,平台本身就能依赖网友的创作“生产”爆款,为什么还要费力去做这事呢?

现实是,很多音乐人渴望有“被看到”的机会,很多听众也想听到这个时代的音乐。但以往宣推模式的单一,令双方少了很多互动机会。

而抖音平台本身有大量的资源和流量,何不利用这个机会来反哺创作者,实现听众、抖音用户和音乐人的双赢互动呢?

所以“造音计划”诞生了,这个年轻热血的团队,试图以兼容、开放的审美价值取向,挖掘更多的“好声音”、“好作品”,让优质的作品被听见。

回望过去,最早期是夜总会,后来是电影电视和CD,之后是网络,每个时代不同平台下都能产生“现象级爆款”,但这种机会,通常可遇不可求。

但如今,只要作品有潜力,运营团队就会为作品定制宣推策划,短期来说,可以从收入、流量、宣发等层面为音乐人的成长提供帮助;

长远来看,可以推动整个音乐行业的发展。

所以,这是音乐人最好的时代。他们有更多的渠道可以展示自己,而不只是演出、上综艺、参加选秀……他们的作品,会留在用户“记录美好生活”的短视频中,和网友、抖音一起成长。

至于下一波属于00后的“时代曲”,会是什么样子?也需要由用户和音乐人一起探索。

平台愿意以开放、包容的态度和大家一起探索,这份有心,已经弥足珍贵。

做有深度的心灵SPA和有格调的故事!

喜欢请分享哦!么么哒!

E姐换新Logo咯!各位闺蜜认准正版↓↓↓

都市男女的心灵SPA

以学术的严谨看贵圈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高能E蓓子,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