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娱乐张艺谋拍《一秒钟》的执念:胶片的转动是最好听的音乐

张艺谋拍《一秒钟》的执念:胶片的转动是最好听的音乐

2020-11-27 来源:搜狐娱乐 阅读数 414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原标题:张艺谋拍《一秒钟》的执念:胶片的转动是最好听的音乐

好莱坞怪才导演昆汀有一次跟张艺谋聊天,说自己特别喜欢摸胶片,必须要在手里来回倒,从内心里会觉得特爽。张艺谋也是,电影放映机只要一开,哗啦啦的声音一响起来,他觉得那是最好听的音乐。

《一秒钟》海报。

11月27日,由张艺谋执导,张译、刘浩存、范伟主演的电影《一秒钟》在全国公映。电影的背景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西北某地,没赶上放映场次的张九声(张译 饰)悄悄从劳改农场溜出,就是为了看一场电影,胶片中有他已经去世的女儿的“一秒钟”影像。为了找到这寄托着情感的胶片,他偶遇了想要胶片做台灯罩的刘闺女(刘浩存 饰)以及放电影从未失误过的电影放映员范电影(范伟 饰),他们因为一场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短片《看电影》剧照。

对于胶片,张艺谋非常有情结。2007年,为纪念戛纳电影节60周年,张艺谋曾拍摄过一部3分钟短片《看电影》,讲述了几代人看露天电影的经历。《一秒钟》是萦绕在他心头多年的一个故事,大时代下的小人物,胶片传递出来的久违的情感,更像是他回归初心的一次创作。

【创作】

大时代小人物,冷幽默讲情感

2012年,中国电影院线中的数字放映机已经超过九成。2016年,上海电影技术厂关闭了国内最后一条胶片生产线,电影胶片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对于经历过胶片时代的张艺谋来说,胶片却是浓缩了几代人的回忆。

2018年1月,张艺谋分别写信给编剧邹静之和演员张译,想邀请两位主创参与接下来的新片《一秒钟》。

在他给邹静之的信中写道:“大时代下小人物的故事,政治和苦难都是既远又淡的背景,有一点《活着》的意思,也有点儿冷幽默,格局很小,没有流行的那种戏剧性,贫瘠年代看电影的兴奋和满足,通过胶片的转动,传递一份情感,让我特别迷恋。在今天票房为王的年代,多么令人心动!”

这个“看电影”的故事,他心心念念了好多年,一直想拍,终于不想再等了,胶片哗啦啦转动的声音,带出一种久违的味道和情感,让他感动。

好莱坞怪才导演昆汀有一次跟张艺谋聊天,说自己特别喜欢摸胶片,必须要在手里来回倒,从内心里会觉得特爽。张艺谋也是,电影放映机只要一开,哗啦啦的声音一响起来,他觉得那是最好听的音乐。

拍摄《一秒钟》,张艺谋基本启用了经历过胶片时代的老班底,《英雄》《归来》的摄影师赵小丁和张艺谋20年合作了12部作品,白小妍自《红高粱》担任剧照师,与张艺谋合作31年,《千里走单骑》《归来》的编剧邹静之与张艺谋合作13年。

张艺谋在《一秒钟》拍摄现场。

2018年初,《一秒钟》开始筹备,那是张艺谋最忙碌的一段时间。拿1月3日这一天的行程举例,早上7点,“平昌冬奥会北京8分钟”誓师大会;10点《影》后期录音;11点“平昌冬残奥会北京8分钟”汇报方案;13点“平昌冬奥会北京8分钟”创作会议;14点《一秒钟》美术会议;16点“2018青岛上合峰会”文艺演出会议;18点《对话·寓言2047》第二季彩排;21点大型实景演出项目会议;21点45分“平昌冬奥会北京8分钟”视频团队会议;23点“平昌冬残奥会北京8分钟”项目组临时集合;第二天凌晨1点,“平昌冬残奥会北京8分钟”会议;凌晨3点所有会议结束,连续工作20小时,同时推进9个项目,妥妥的时间管理大师。

张艺谋经常开玩笑,说我不是在拍电影,就是在去拍电影的路上。

张艺谋在《一秒钟》活动现场。

2018年7月10日,《一秒钟》在敦煌开机,《英雄》《长城》都曾在这取景。

开机后,拍摄并不顺利。由于天气炎热,汽车出现故障,水箱开锅了。工作人员中暑,汽车陷进沙子里,在沙漠里每拍摄一个镜头,会留下脚印影响取景,整个剧组都要搬一次家,换景。

第一场戏是张译在沙漠中疾走的镜头,导演一直不满意,沙尘暴突然逼近片场,经过一番思考,张艺谋随机应变,决定利用沙尘暴进行拍摄,沙尘暴那两场戏张艺谋很满意,觉得可遇不可求,风吹着沙漠那个感觉挺神的,比原先大烈日下的沙漠有意思,多了些层次,决定拿它开场。

张艺谋和张译在《一秒钟》拍摄现场。

张译记得,有一次爬一个沙漠,他爬得都快累死了,但张艺谋却如履平地,什么事没有,都不带喘的,上去就指点这片景怎样,他惊叹,一个68岁的人,每天睡的少,吃的也少,为何精力会如此旺盛。

【道具】

都是真的,不能糊弄观众

“每样道具都要经得住镜头的拍摄”,这是张艺谋对道具部门的要求。所有的道具都要拿真的,包括放映机、胶片,不能糊弄观众,因为全国人民对这部分的回忆,都是共通的。

《一秒钟》中出现的老式放映机。

道具组长杨文杰说,当时最紧迫需要的就是放映机,松花江牌5501,这种放映机是1957年哈尔滨电影机械厂生产的,上世纪80年代就淘汰了,实在是不好找,转来转去,从黑龙江传来的一个消息说,北京有这么一台。

对于一些细节,张艺谋也十分严谨。发行的拷贝盒上都是用的红标漆,不能用透明胶布,因为透明胶布80年代才有。并且不同厂子的拷贝盒放在一起,每个拷贝出厂时间长短不一样,有的在外面风雨无阻已经放了三年了,有的放了半年,要做出这种差别来,让观众知道,这个电影跑了多少地方。

片中出现的“电影放映员,001”复古大搪瓷缸。

范伟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戴的那块钢链手表,国产的,有点小优越感。他饰演的范电影,当了一辈子放映员,从来不出事故。他自己弄了一个大搪瓷缸子,上面写着“电影放映员,001”这个缸子在片中经常出现,他每次端着从礼堂出来,感觉特别好。还有,他有一件马甲,平时不穿,只有放电影这一天穿,很有仪式感。用导演的话讲,他是这一天的皇帝。剧组还找了一个老放映员,教范伟怎么拿胶卷,卷胶片怎么卷,反复练,不然不像那么回事。

【缘分】

张译10岁那年曾站在幕布后看《红高粱》

张译10岁那年,站在银幕后面看电影,出于孩子的好奇,老是想去触摸幕布,他觉得太神奇了,一块白布,可以隔开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他进不去,他一直想走进那个光影的世界当中。那部电影是1988年上映的《红高粱》。

张译在幕后看电影的往事在《一秒钟》中得到呈现。

或许是冥冥中产生一种缘分,2018年1月,张艺谋给张译写信,邀请他出演《一秒钟》的“张九声”一角,是关于“看电影”的故事,张译满口答应。30年前,张译站在幕布后面看电影的经历,被导演拍到了电影中,那场戏,张译特别激动。

其实,演这部戏,张译压力特别大,因为跟角色差距很大,他担心,张艺谋在监视器前会摇头叹息,觉得选错人了。张译找了些有类似阅历的朋友,讲了些他们印象中的那个年代,后来又找了些资料,对他进入角色启发挺大的。

从筹备到开机,张译减重20斤。他觉得,减肥不仅仅是从形象上能够帮助他接近角色,还会让他变得有些压抑,因为导演希望这个角色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刚进组的那段时间,正是张译最抑郁的时候,因为刚刚减下体重,一天吃一顿饭,头晕眼花的。

几个月来,张译没有吃过面食。有一场吃面的戏,对他身体挑战很大,开机之前他就担心,身体条件会影响拍摄质量,吃完第一碗,张译就有点顶了,连着吃了十几碗面后,导致胃部不适,出现了胃痉挛。

张译的“精准”哭戏。

学表演开始,张译最害怕的就是哭戏,他这个人很难出眼泪。片中有一场张九声看到女儿之后,要把头从放映小窗口缩回来的戏,再转身的过程中眼泪要掉下来。剧本提示是“泪流满面”,这四个字从他拿到剧本之后就特别紧张。他努力让自己激动,提前一天晚上就开始酝酿准备,焦虑得一夜没睡,拍摄当天导演给他营造了一个非常好的氛围,所以投入得很好。

【谋女郎】

两场“哭戏”锻炼出刘浩存

早在2016年,电影《一秒钟》就在全国各大艺校寻找女主角,那时还在读高中的刘浩存被导演发现,作为《一秒钟》女主角候选人之一,准备开始培训,但后来改剧本,角色年龄调大了几岁,就算了。张艺谋对刘浩存说,你等着,什么也别乱演,保持一张白纸,我迟早会再找你。就这么一说,张艺谋开始忙其他的了,两年过去了,等他再转回来拍《一秒钟》的时候,忽然想到了刘浩存,就让副导演找一下,那个小女孩还在吗?是不是已经被别的公司签了,是不是成网红了?找完之后,发现她还在念书呢,还等着呢,什么也没做。张艺谋说,那太好了,开始培训吧。

为了这部戏,三年里,每个周末寒暑假,刘浩存都坚持参加培训,放弃了其他机会。2018年5月17日,张艺谋最终确定刘浩存为《一秒钟》女主角。在张艺谋看来,刘浩存身上有一股劲,眼睛大、会说话,就像两个灯一样,还有她没有接过任何戏、任何广告,就像一张白纸,是他心中女主角的最佳人选。

刘浩存为了拍摄《一秒钟》剪去长发。

2018年7月,刘浩存赶赴敦煌进组,进组第一天剪去长发。剪头发的时候,刘浩存哭了,之前一直学跳舞,跳了10年,10年没有剪过那么短,有点舍不得。

沙漠里看胶片一场“哭”戏令刘浩存印象深刻。

电影中刘浩存印象最深的也是两场哭戏。有一场在沙漠里,对着太阳看胶片的戏,那是她第一次当着全剧组的面演哭戏,因为经验不足,拍了很多条。有一个工作人员悄悄跟导演说,“导演,还有15分钟天光就没了。”导演批评了那个工作人员,今天拍不了还有明天,明天之后还有后天,总有一天会拍好,刘浩存听到后,很感动,接下来的哭戏就拍得特别好。

还有一场刘浩存的杀青镜头,张九声被保卫科带走,刘浩存比较不舍,有点难过,情绪比较饱满。张艺谋为了让演员有情绪,前面什么人也不能站,沙漠是空的,插一个小红旗,跟刘浩存说,那个小红旗就是张译,你现在想的是张译慢慢被带远了,空空荡荡的沙漠只剩一个小红旗很快就调动了她的情绪,一次就成功了。

新京报记者 滕朝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王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搜狐娱乐,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