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这不是我心中的“半生缘”

这不是我心中的“半生缘”

2020-11-28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阅读数 541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文|张月寒

《半生缘》原著小说是一个很上海、很惆怅的故事。我之前读印象最深的是世钧和曼桢在上海路灯下走那一段,爱情中的瞬间。小说前段将曼桢与世钧,那个年代在上海相遇的一对青年男女的爱情,勾勒得很家常,有种冬天烘烤橘子的香气,温婉动人。

《情深缘起》一打开,我觉得确不是小说的那种调子。在这里我们不评论两个主演的身材、年龄。当年《武则天》,刘晓庆从十几岁的武才人进宫演起,看过去也并不觉得违和。改编剧的一个关键,是改编得是否合理,以及加入新时代的思考。不是说原著完全不可以改,但改编过后的人物,亦要自洽、有魅力。《情深缘起》第一集刚看六分钟,就让人暗暗地灰心起来。

曼桢那种性格,连爱都是深深沉在心中、隐忍而不明说的,怎会一开头就站在上海的大街上,发表“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工”这样慷慨激昂的演讲?男女主角相遇,又是女生东西掉在地上男生去捡这种老桥段,仿佛90年代的言情剧。其实用原著里曼桢、世钧、叔惠他们三人第一次去小馆子的那次相遇作为开场,不是很好吗?

用时代的眼光看,《半生缘》其实讲的就是一个职场恋爱的故事。用公司午休聚餐作为一段爱情的开头,也很容易引起现代人的共鸣,就像都市中任何一段普通的恋情,说不定你们也是午休时同公司的人一起吃饭,旁边的姑娘,帮你烫了餐具,是不是霎那间有了那么一丝微妙的心动。

瞎把格局放大,是这部剧另一尴尬。原著的长处是男女爱情,《情深缘起》非加入家国大戏。其实,能讲好一段平淡近自然的爱情,才是最难的。

原著小说最大的魅力,是那种苍凉的宿命意味。一对男女在上海相遇,也彼此喜欢,这本就是人世间一大难得。然而,他们却因各种阴差阳错的误会,分开了。这一分开,便是半生。而后,曼桢的遭遇、曼桢最后顺从于命运的妥协和磨折。到最后,重新相遇时,她依旧是孑然一身,而他,亦错过了这一辈子真正的爱,错过了一种或许可以得到的真的快乐。

和一个真正爱的人的相守,本就是奢求、不可得的,所以曼桢和世钧的错失后并重遇,恰恰暗合了人们心中的普遍悲哀。似乎无论那个时代还是现在,很多人都会发现,你最喜欢的那个、你最爱的那个,此刻肯定不在你身边。就算在你身边,你还是怀念曾经回忆中那个他(她)。

这么一种苍凉,在这部《情深缘起》里,究竟一点也无。很多时候,我看《情深缘起》,竟像看一部喜剧,觉得脆爽又好笑,有一种天真的啼笑皆非。

嘉玲姐还是气场太强,怎么看她都不像一个落魄舞女。而且原著曼璐是不那么聪明的,所以虽资容不俗,在她那一众舞女里却并不是混得最好。嘉玲姐终究面孔太聪明,一出场总觉能统领百乐门的样子,原著里曼璐的脆弱和心有余而不足,亦是出不来。

小说中颇有韵味的人物,剧版改得滋味全无。比如叔惠,他是一种很典型的上海精刮帅哥形象。既漂亮,又聪明,所以他不仅十分清楚自己人生中想要什么,亦能在翠芝首先沉进去的时候,理智而坚定地抽身。

后来他远去美国,依旧娶了一个又美又有钱的。他似乎在生命每一个阶段,都清楚自己最想要什么,以及能要什么。叔惠是清醒而理性的,但清醒而理性的人,并不代表不会对自己曾经的选择后悔。结尾他和翠芝重逢的那段,就很况味了,亦真实。这个人物从开头到结尾被圆得很好,完满。虽不是主要人物,却也被塑造得充满血肉。

而《情深缘起》中的叔惠,简直是油滑。开篇就在工厂内玩职场政治,介绍自己的朋友来,预备挤走平日里在办公室最不与人来往的曼桢。而且他对领导那种点头哈腰的样子,不仅俗气且没有必要。原著中的叔惠虽然聪明,也很会一些场面上的东西,但这种拍马屁的奴相,是叔惠那种从小聪明漂亮的人做不到的,也不屑于去做。电视剧用一种俗化的眼光塑造出一个俗化的角色,不知到底是要表达什么。

撇开原著,这部剧的戏剧冲突也稍有些莫名其妙。第二集,曼璐母亲怂恿曼璐嫁给豫瑾,曼桢道:“妈,你别说了,姐姐现在嫁人也不能随便嫁。”然后曼璐就开始生气了,炸了,说曼桢现在也嫌她丢脸。

我就问号了:怎么突然就吵起来了?说不能随便嫁怎么就生气了?意思不是嫁人应该慎重选择吗?还没从莫名其妙中缓过来,下一秒,发现曼璐居然掌掴曼桢了。怎么会又变成一场宫斗戏?这一段越看,越像正宫娘娘掌掴偏妃。哪像两个从小在弄堂里一起长大,感情虽不是十足十的亲近、但依旧不错的两姐妹。更惊险的是,曼璐掌掴完曼桢,居然开始掌掴自己。看完这一整段的操作我在想主创是想构建什么人物形象?一个情绪不稳定的女性吗?

《情深缘起》有时对并不合适的道具、配乐,有一种苦苦执念。一碗薄荷糕,两集倒出现两次了,我不知道薄荷糕在情节发展或人物构建中到底有什么惊人作用,主创如此不舍。

原著中一样比较难忘的吃食是生煎包。既有上海特色,又很符合曼璐的职业身份。——舞女在下班后是很喜欢吃一些生煎包、馄饨这种温暖、碳水类夜宵小吃的,就像是对自己漫长一夜的补偿。梅艳芳当时演吃生煎包,以为肉是生的,有血,仔细一看是自己的口红,演得就很传神。这一段从原著搬来,是一个太好的细节。生煎包上坠着一抹红,有一丝凄艳意味,又带着欢场女子的妩媚和诱惑。以为是血,后来发现是胭脂。仔细一想,胭脂不也就像是舞女苍凉的血吗?

曼璐所处的那个环境,容貌的逝去是对一个美女最大的锥心。而这锥心,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的。所以最后曼璐毁掉曼桢,毁掉一个和她相似的、正在上升的美好,这种心理让人物自洽合理。原著作者花了这么多心思构建,改编时这一点反而不用,倒也让人觉得叹息。

对配乐的执念表现在,“长亭外古道边”的《送别歌》没看完3集,已经出现好几遍了。《送别歌》是电影《城南旧事》的主题曲,表达了一种对北京城南童年的深深怀念,它是家喻户晓的很“北京”的。一部base上海的剧,为什么要反复用一首北京感配乐?

我发现很多改编作品都有着这样一个特点:在台词中加入百度百科中搜到的该作家的金句。但所谓金句,都是散布在作者各部作品中的,硬塞在一部作品,不仅不合适,还暴露了背后创作人阅读量的贫乏以及根本不懂那个作者。

时代的列车轰轰前往,我们却总能看到一些不甚聪明的东西。或许一部剧的立项、推出,总有我们不知的更复杂的层面和因素,但同期国剧,也有很多优秀和值得一看的作品。评论也许严厉,但也是希望更好作品的出现,当然这部剧也有其他一些优点。爱之深责之切,愿我们的改编类影视作品能越来越好。

作者档案

张月寒

已出版散文集《一个人的喧嚣》,长篇小说《花若瞳》。作品关注女性自我成长、情感困惑、都市心灵。

三联生活周刊

个人公号:月寒轻话题(ID:zhangyuehan1214)

个人微博:@作家张月寒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封面图,一键下单

「综艺时代的演员们」

进入周刊书店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三联生活周刊,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