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社会盗墓遭遇“砸杠子”,被逼挖坑“活埋”自己,这件事发生在山东

盗墓遭遇“砸杠子”,被逼挖坑“活埋”自己,这件事发生在山东

2020-11-28 来源:梧桐树下戏凤凰 阅读数 591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盗墓遭遇“砸杠子”

本文作者 倪方六

喜欢看盗墓小说的网友可能会觉得,盗墓这一行很“好玩”,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又脏又累,担惊受怕,对内要小心同伙,对外得会对文管和警察。

还有一个圈外人不知,得时时提防黑道和同行,避免“黑吃黑”。

盗墓现场

盗墓在古今都是违法行为,所以一般都在夜里进行,做贼一样,即使被人黑了,也不敢说。有人瞅准这一点,专门敲诈盗墓者,这种现象古今皆不鲜见。

现在不兴说“黑道”,都称“黑恶势力”。2017年,山东济南章丘几个盗墓者,便被这样的势力盯上了。

这股黑恶势力的组织者叫柏建峰,山东济南人,有张某、孙某等8名“兄弟”,其搞钱的方式很简单,“敲诈勒索”。

用济南俚语说叫“砸杠子”,就是港台影视剧中黑道大佬常玩的手段——“砸场子”。

警方打击黑恶势力

2017年元月初,小道消息灵通的柏建峰听说有人将在济南章丘区龙山街道办事处焦家村附近盗墓,觉得这是搞钱的好机会,便与同伙张某商议去砸杠子。张某通知孙某,叫他准备带几人出去“打架”,还安排孙某与焦某还去买了8把镐把,作为“武器”。

焦家村附近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焦家遗址”所在,焦家遗址属大汶口文化遗址,距今约5000年,分布于焦家、苏官、董家和河阳店等村庄之间。

焦家遗址考古发掘现场

2016-2017年春夏,山东大学考古与博物馆学系曾两次发掘该遗址,在合计约2170平方米发掘面积内,发现了极为丰富的大汶口文化遗存,其中古墓葬215座。

因为地下有东西,常有盗墓者在这一带活动。

事发地点焦家村

2017年1月4日晚,得知盗墓者已在田地挖墓,柏建峰于22点左右,叫上张某、孙某等,共计8人,带着镐把前去盗墓现场“执法——“捉拿盗墓贼,保护文物古迹。”

他们开着两辆小车,直接往焦家村附近的田地去。怕被人认出来,均将车号牌遮挡起来。

焦家遗址考古发掘现场

到达盗墓地点附近时,柏建峰对其他7名同伙说,“此地有盗墓人,敲诈出钱财后大家分分。”

根据柏建峰的安排,他们如警方抓盗墓者一样,8人分成两组,各持一根镐把,从两个方向围堵盗墓者,“逮住人揍就行。”

当时盗墓者齐某、牛某、王某正在田中“干活”,见有人摸过来,以为是警察来抓他们的,牛某、王某撒腿便跑了,齐某跑慢了被柏建峰一伙截在田里。

警方调查麦田里盗洞

什么也不说,柏建峰一伙人手持镐把,一通棍棒下来,打得齐某晕头转向,右耳都打聋了。第二天去医院,被诊断为“右耳外伤性鼓膜穿孔”。

柏建峰一伙要齐某老实交代盗墓行为,说出自己的同伙。齐某知道遇上黑道了,拒绝回答。

柏建峰一伙将齐某拖进车内,带到章丘相公庄街道办事处睦里村东200米处的小树林内押着。

挖坑埋人(剧照)

从齐某外衣口袋中,搜出一把汽车钥匙,根据齐某交代,柏建峰带领张某等去取车,孙某、焦某、周某等同伙则留在树林内,看着齐某,持续进行殴打、恐吓。

声称要“活埋”齐某。

柏建峰强令齐某动手挖坑,挖好后又强令齐某蹲入坑中,然后让同伙往坑里埋土,一直埋到齐某的胸部,确是活埋架势。齐某虽然盗墓挖坑不只一回,胆子也算不小,但柏建峰这么干真把他吓坏了。

坑埋(示意图)

到凌晨时,齐某停在章丘明水城区眼明泉附近的小面包车,被柏建峰找到。

柏建峰将齐某的面包车开到树林中,在齐某车内找到了齐某的黄色X兴手机。手机有密码,要齐某说出来,但齐某不肯说,柏建峰的同伙往齐某身上猛踹了一脚,齐某一下子便老实了,乖乖解开手机。

柏建伙一伙逼着齐某拨打同伙王某的电话,向王某索要财物,否则“要将盗墓的”齐某送至公安机关。

现代盗墓现场

柏建峰开口要100000元,讨价还价后,柏建峰“给个面子”,以35000元达成交易,约定第二天交款,交款地点在章丘有名的百脉泉广场。但柏建峰害怕王某一伙报警,后来没敢去约定地点取钱。

凌晨5时许,柏建峰令齐某离开,但面包车和手机扣下,要求拿钱赎车。齐某哪还敢赎车,赶紧把手机停用,不再联系。后经司法机关认定,面包车价值18773.89元,手机479.20元。

现代盗墓者指认现场

齐某回到牛某、王某一起后,说了“遭绑架”的经过,考虑再三,3天后他们选择报警。

2017年1月7日,牛某、齐某、王某三人一起到当地公安机关报案,称1月4日晚被人抢劫面包车及手机,并被勒索100000元钱财。但齐某三人自称晚上一起去外面玩耍的,而没说盗墓。

3月30日,柏建峰一伙全被警方抓获,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于同年5月6日被批捕。

最后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刑事责任。

涉黑庭审现场(图片人物与本文无涉)

柏建峰与张某被定为主犯,其他6人系从犯。柏建峰判刑1年,罚3000元;张某因为自首,判刑10个月,罚3000元。孙某被判刑9个月,罚2000元。除周某外,其他4同伙均判刑6个月,缓刑1年,各罚1000元。

有意思的是,柏建峰同伙周某的辩护人,在庭审中提出的辩护意见,称周某目的错误,但客观上制止了盗墓行为,产生了一定社会公益……请求对周某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周某确实被从轻判了,拘役4个月,缓刑10个月,罚款1000元。

而这起“砸杠子”事件的根源,也是盗墓圈的内讧。

原来,柏建曾参与一起盗墓,不顺,怀疑被牛某等人“操蛋”。当他听说牛某3月4日晚有盗墓活动后,便欲行报复,砸他的杠子。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梧桐树下戏凤凰,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