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乔家大院》:愚者筑墙,智者搭桥

《乔家大院》:愚者筑墙,智者搭桥

2021-01-21 来源:洞见 阅读数 690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智者和愚者,从来只在一念之间。

作者:洞见·梦舒

人到中年,渐渐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身边总有一类人,似乎运筹帷幄,无论遇到何种困境,总能拨开乌云见明月。

而另一类人,却似乎行走在荆天棘地之中,处处不顺,时时碰壁。

年少时总以为,这两类人之间,差的也许是智商、能力、经验、智慧……

看过《乔家大院》才发现,其实两者最根本的分别,只在一念之间。

  • 愚者怨命,智者改命。

《乔家大院》里,有两个命运相互纠缠的女人。

她们同样美丽能干,同样深爱主人公乔致庸,人生的走向却完全不同。

江雪瑛是乔致庸的初恋,两人青梅竹马,早早便约定了终身。

然而乔家遭遇危局,为了挽救家族,乔家大太太曹氏做主,让乔致庸迎娶了山西首富的女儿陆玉菡。

江雪瑛痛不欲生,绝望之下,居然想用自己的一生悲剧,换得乔致庸终身的悔恨。

她嫁给濒死的大烟鬼何继嗣,又在丈夫死后,放弃改嫁。

她假装怀上遗腹子,名正言顺地掌管何家的家业。代价是永远失去做妻子、做母亲的机会。

在孤寂的生活中,雪瑛的恨意一日日滋生,性格越来越乖戾,行为也越来越疯狂。

她想方设法在暗地里挤压乔家的生意,又抓住机会,将乔致庸送进大牢。

乔致庸受尽折磨,九死一生。乔家为了营救致庸,不得不转让所有生意。

江雪瑛如愿以偿让乔致庸倾家荡产。可这个结果,又如何补偿她被毁掉的一生。

与半生致力于报复的江雪瑛不同,乔致庸的妻子陆玉菡虽开局不顺,却从来没有放弃过。

玉菡对乔致庸一见钟情,可心有所属的乔致庸最初对她十分抗拒。

难堪和委屈之后,陆玉菡开始竭尽全力争取丈夫的心。

她明知道父亲极抠门,却对父亲又是撒娇又是使诈,借来巨款帮助乔家度过破产危机。

她不是不介意丈夫的旧情,却为了能让乔致庸释怀,宁可忍辱负重。

她不愿让丈夫出生入死,却懂得丈夫志存高远,心怀天下,一次次忍下心中的不舍,放他远走四方,还想方设法帮助乔家生意度过重重难关。

当她实在没有能力解救家族危机时,陆玉菡毅然自休,让出乔二太太的位置。

为的是让江雪瑛能够嫁入乔家,既圆了两人的旧情,又能用江家的财力拯救乔家。

虽然最终致庸没有娶雪瑛,但玉菡以这一举动,真正赢得了致庸的心,也折服了江雪瑛。

两个因爱敌对的女子一笑泯恩仇,在晚年相互作伴,十分亲密。

可她们一生的苦甘,早在多年前已经分了高下。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总有打击从天而降,总有迷局将人困顿其中。

愚者只会悲叹命运,归罪他人,在无休止的怨气中蒙蔽了双眼,困住了脚步,一步步堕入绝境。

智者却只会竭力破局改命,过程也许辛苦,进展也许缓慢,但总能一点点接近想要的目标。

  • 愚者困己,智者利人。

乡试那年,乔致庸结识了他前半生的贵人——落魄书生孙茂才。

一个是敢闯敢干的商家少主,一个是足智多谋的落魄书生。

两人虽是萍水相逢,却惺惺相惜,互相信重,成为完美的事业搭档。

几年时间,乔致庸和孙茂才南走武夷山,北到恰克图,冒险开拓出一条又一条商道,扭转了乔家破产的命运。

可惜随着乔家商业帝国的壮大,两人的分歧逐渐凸显。

乔致庸虽出身商门,却心胸阔大。对他而言,做生意不只是为赚钱,更是为了惠及更多的人。

他首创给伙计分身股的模式,极大地鼓舞员工的积极性,吸引了很多优秀人才前来投奔。

他以商战赢得竞争对手达盛昌,却没有赶尽杀绝,而是倡议建立公平公正的商业秩序,让全城商家共赢。

他的善心赢得了属下的忠诚,对手的尊敬。

几十年来,乔致庸虽然屡次遇险,却总有忠心的掌柜和家人四处奔走,有看重他的高官百般庇佑,还有化敌为友的达盛昌等相与热心相助。

孙茂才却完全不同。他虽从小习学孔孟之道,骨子里却更是个不择手段的奸商。

他不赞成乔致庸“汇通天下”的梦想,希望致庸明哲保身,专心赚钱。

劝说失败后,孙茂才干脆不做幕僚,改做茶山大掌柜,放纵自己的贪婪本性。

他私下克扣工人的工钱,明目张胆地违反乔家禁令去眠花宿柳。

更抓住时机蛊惑乔家大太太曹氏,试图谋夺乔家的生意。

被致庸识破真相后,孙茂才索性投奔贪官,在清末污浊的官场中混得如鱼得水,步步高升。

后来更趁机迫害乔致庸,逼着曹氏带着乔家财产改嫁给自己。

为了救致庸,曹氏违心地答应下来。

却先用一纸自休书保住乔家财产,又在洞房自杀,保住自己的清白。

此事传出后,引起轩然大波。

慈禧太后为平民愤,将孙茂才罢官流放,可谓恶有恶报,害人终成害己。

其实,人在世间,谁都不能活成一座孤岛,每个人都要与他人建立联结。

愚者总是把自己和别人对立,只想损人利己。

却不知道损人即是伤己,树敌渐多,只会让自己无路可走。

智者却愿意善待别人,成全别人。

也因此赢得他人的真心尊敬和友善帮助,最终成就了自己。

  • 愚者筑墙,智者搭桥。

虽然几代经商,但致庸接手时的祁县乔家,在晋商中规模只是一般。

不但比不了岳父山西首富陆大可,也比不上同在祁县的水家和元家。

更因为在包头的商战损失惨重,几乎要破家还债。

可最终,却是乔家的大德兴一枝独秀,实现“汇通天下”的梦想。

追本溯源,在于那些晋商的格局,都远逊于乔致庸。

因为太平天国起兵,南北方茶路断绝,水家已经连年亏损。

东家水长清却宁可闲在家中票戏,每日里计算与对手谁赔得更多,也不敢疏通茶路。

广晋源虽是票号业的翘楚,也只能覆盖到几个大城市。

大掌柜成青崖却拒绝和乔家联手拓展业务,只想千方百计将乔家赶出票号行业,却差点一败涂地。

格局决定了见识。这些人只看见眼前的利益,只计较彼此间的争斗。

他们筑起高墙来保住现有的一切,却也挡住了未来的无限可能。

而乔致庸不同。

他一开始就心怀天下,想做“天下的生意”。

在包头,他对伙计的训话掷地有声:

“什么是天下?天下就是天下苍生,具体来说就是你们遇见的每一个蒙古牧民。

你们要时刻想着他们一年四季需要什么,而不是什么货品最赚钱。”

他是如此说,更是如此做。

南北茶路不通,无数茶农、茶商损失惨重。

乔致庸冒险南下武夷山,一口气收了大量存茶,解了茶农的燃眉之急,还让沿途车夫收益颇多。

山西大旱,灾民遍地,官府无力施救。

乔致庸倾尽所有熬粥放赈,以一家之力,救济了十万灾民,还带动了其他商家行善。

左宗棠要西征收复新疆,却苦于没有军饷。

乔致庸慨然借出二百五十万两白银,保障大军顺利出行。

慈禧曾对他百般迫害,他不计前嫌,在其逃难时捐资相助。

终于换来可以涉足官银的旨意,从此在各地设立票号,真正实现“汇通天下”。

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乔致庸仍在心系国事,担心清政府的巨额对外赔款伤害国内经济。

他散尽家财,让家中的白银再回到流通领域,试图繁荣商业。

听见大家正集资赎买外国人强占的矿山,乔致庸毅然捐出最后的数百万银票。

而这钱,原本是用来偿还给陆玉菡和江雪瑛。

以至于最终,他只能用磕头表达对两位心爱女人的歉疚。

他用空前阔大的格局,造福他人,造福社会。

也因此成就了空前的商业帝国,实现了 “汇通天下”的传奇。

若苦难如深渊,乔致庸便是用去一生筑桥。

大桥四通八达,方能通往想要的远方。

大桥厚墩宽阔,才能承载起广阔的未来。

人这一生,有多大格局,才会有多大的成就。

有位哲人说,除了天降大灾和突行大运,人生90%的道路,其实都是被自己决定的。

有人总是一帆风顺,那不是运气好,而他有智慧和能力将崎径走成坦途。

有人总是步步荆棘,也未必是天生厄运。更可能是自困愁城,自绝前路。

智者和愚者,从来只在一念之间。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洞见,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