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社会一个人走向衰败的两点:事做太绝,话说太满

一个人走向衰败的两点:事做太绝,话说太满

2021-01-22 来源:有书共度 阅读数 735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黑为墨,白为纸,三笔两画,神韵皆出,这就是中国画的最高境界——留白。

庄子曾说:“虚室生白,吉祥止止。”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房子空了才显得敞亮,这样好事也就会不断出现。

如果房间堆满了东西,光就透不进来。

其实“虚室生白”,换种说法,就是“留白”。

“留白”是中国画的一种布局,也是一种人生智慧。

一幅画的留白,可以看出主人胸中的丘壑,也可以看出作品境界的高下。

比如我们只有观齐白石的虾,才能感受到水的清澈;


赏徐悲鸿的马,才能体味到风的速度。

无,即是有;空,即是色。

留白不空,留白不白,以无胜有,以少胜多。

这便是留白的真正意境所在。

而我们人生亦如作画一般,要想画出好看的画,也应当懂得留白。

林语堂曾说:“看到秋天的云彩,才觉得生命别太拥挤,得空点。”

如今这个时代太浮躁、太着急,懂得留白的人,才能生活得游刃有余。

说话要留白,进退得宜

《周易》有云:“物极必反,否极泰来。”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行不可至极处,至极则无路可续行;言不可称绝对,称绝对则无理可续言。

古人云:“处事须留余地,责善切戒尽言。”

与人相处,不把话说满,就是给自己留有余地。

生活中不乏这样的人,总是喜欢把话说满,感觉全世界就数他最厉害。

结果往往事与愿违,令自己难堪,甚至有的人还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比如三国时期的祢衡。

“快给我拉出去剁了!”黄祖气急败坏地怒吼着。


祢衡只能惨淡一笑:完了,今天要挂了!

年仅26岁的大才子,就这么被人杀了。

祢衡,何许人也,三国第一狂人。

少时就有过目不忘之能,且满腹经纶,被誉为神童。

成年后更是才华横溢,文采飞扬,口才也甚是了得。

就连当时很多成名已久的大儒,都被他的才气所折服。

也正因为他的才气,导致他性格高傲。

喜欢指摘时事、轻视别人,很多人都不喜欢他。

也因为他的性格、说话太狂让他年纪轻轻就丢掉了性命。

祢衡常有怀才不遇的感叹,觉得自己的才华不该埋没在这穷乡僻壤之中。

曾经有人问祢衡说:

“为什么不去投奔陈长文(陈群)、司马伯达(司马朗)?”

祢衡却回答说:

“我怎么能和杀猪卖肉的人结交呢!”

陈群曾经赞成曹操恢复肉刑,倒也勉强称得上杀猪买肉的,那么司马朗和杀猪卖肉有什么关系?

后来又有人问他:

“荀文若(荀彧)、赵稚长(赵融)怎么样?”

祢衡说:

“荀文若可以借他的脸去吊丧,赵稚长可以让他管理厨房膳食。”

就冲这两句话,谁还愿意用他。

即使后期曹操有用他之心,也因为他的狂语被曹操送给刘表。

后又送给黄祖,最后落得被杀的下场。

杯子留有空间,就不会因为再加进一些水而溢出来;

气球留有空间,便不会因再灌一些空气而爆炸。

在人际交往中,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给对方留有余地,这样一旦有事发生就可以从容转身。

茫茫人海,相遇是缘,相识是份,相知是一种缘份。

不让别人为难,不让自己为难,让别人活得轻松,让自己活得自在。

尊重别人,给别人留面子,其实也是给自己留余地。

感情要留白,给彼此独立空间

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十二夜》,陈奕迅和张柏芝主演的。

讲述一对情侣在十二天中的恋爱过程:

从一开始平白的相遇,到情投意合、你侬我侬;

再到后来男人对彼此过度亲密的厌恶,女人对男人态度反转表示不解;

再到后来女人痛苦挣扎、不断自省,男人若无其事满不在乎、觉得自己终于得到解脱。

故事很简单,却令人感到恐惧,因为每对情侣都能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对爱情有着执拗渴望的张柏芝一遍遍向男友确认“你爱不爱我”,恋爱后的生活一直围着对方转,对方没有秒回信息就焦虑不安。


为了挽留关系,她从骄傲的女神变成卑微讨好的小女生,甚至跟踪男友行踪,在他出差前准备新内裤连夜送过去。


然而,为爱情神色恍惚的她却换来一句“我并不需要你做这些”。

我爱你,所以我离不开你,无时无刻不想要你的陪伴;只要能留住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很多人都觉得判断夫妻关系好不好就看他俩是不是亲密无间。

其实,亲密无间有时候往往会有反作用。

每个人在爱情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依赖,因为这会让我们有安全感。

但如果我们把爱和幸福感全部寄托在对方身上,则很容易造成失衡。

因为别人给予的东西,对方随时可以拿走。

而那些在生活当中懂得给对方空间的夫妻,他们则生活得更加幸福。

比如,刘若英和钟小江。

刘若英和丈夫钟小江的相处方式很独特,她曾在《我敢在你怀里孤独》一书中写过二人婚后的生活状态:

两人一起出门,去不同的电影院,看不同的电影;


一起回家,一个往左,一个往右;


两人有各自的卧室、书房;


只共用厨房和餐厅。

很多人不理解,这样分居的夫妻关系,是如何维系7年之久的?

刘若英曾是这样做出回答的。

她认为,恋人间最好的状态,就是“窝在爱人怀里孤独”。

她和丈夫虽然生活是独立的,但心是亲密的,只要心是近的,爱情就能日益深厚。

罗曼·罗兰说过,所谓的幸福,是在于认识一个人的界限而爱这个界限。

其实再亲密的关系,也是需要距离的。

婚姻生活中,夫妻双方都如同彼此手中捧着的细沙。

谁若想把细沙紧紧地攥在手中,那么结果自是事与愿违,细沙从手指缝大量漏走。

所以学会给彼此多一点自由与空间,爱情才会更加长久。

生活要留白,学会断舍离

这两年,“断舍离”这个词火了。

它来源于日本,风靡全球,成为现代生活中几乎每个人都需要的理念。

它不仅仅只是整理一下房间,清理一些物品,更是一种优雅的生活方式,一种果断的生活智慧。

学会“断舍离”,给生活留白的空间。

什么是断舍离?


“断”是指断绝不需要的东西;


“舍”是指舍弃多余的废物;


“离”是指脱离对物品的执念。

每个人活到极致,一定要懂得通过整理、舍弃来调整自己的内心,要懂得让生活变得“简”。

断舍离的核心不是物品,而是人。

它的人生深层次意义,就是人要学会淡然,放弃浮躁喧嚣,回归内心的安宁与富足。

比如钱钟书先生,他姓钱,可他一生淡泊名利,活的自在。

海内外知先生名者甚多,慕其名想拜见、求教、采访的人更多。

但先生终日闭门读书写作,谢绝应酬,见过他的人可谓少之又少。

先生《围城》发表以后,在全世界引起轰动。

各界人士都想一睹其风采,均遭到他的拒绝。

有一位外国女士,读了他的作品后一直想拜见他,钱钟书再三拒绝。

但这位女士还是不放弃,最后钱钟书幽默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假使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不错,又何必要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

曾经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栏目的记者,也千方百计地想采访钱钟书。

先生毅然拒绝,最后这位记者只能遗憾地对全国观众宣告:

钱钟书先生坚决不接受采访,我们只能尊重他的意见。

可能很多人会觉得,钱钟书先生的生活似乎有点单调乏味,失去了很多的热闹和绚烂。

但对于钱老自己而言,他是开心的。

他避免了世俗里的各种诱惑,也因此,在他的内心深处多了一份清简与踏实,丰沛与自在。

我们都曾渴望命运能有些许波澜,但到最后才发现: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我们亦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

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有时候拥有的东西不是越多越好,我们要进行“删繁就简”,回归生活的本质。

懂得舍弃,为生活主动做减法,给生活留白,这是一种极高的生活智慧。

也许有时候是我们太过忙碌,忽略了嘈杂的街市其实也有清新的风景,逼仄的生活亦会有许多小确幸。

所以,偶尔停下脚步,等一等自己的灵魂,花一些时间和精力,拂去心灵的尘埃。

幸福的生活,需要留白。

需要我们停下来,闲暇时走一走陌生的街道,看一看零星的夜空,栽一株小花等它美丽绽放,或者看一本有趣的书。

做些“无用”的事,感受时光慢慢流逝。

曾经在书里看到这么一句话:

生活原本就不是乞讨,所以无论日子过得多么窘迫,都要从容的走下去,不辜负一世韶光。

留白是一种处事智慧,一种人生态度,一种生活方式。

留白处,自有生活,自有草长莺飞、光芒万丈。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有书共度,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