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社会昆明劫持案:男孩大喊关门保护其他人,警察要求自己当人质,女记者稳住嫌疑犯,目击者看他知道“他完了”

昆明劫持案:男孩大喊关门保护其他人,警察要求自己当人质,女记者稳住嫌疑犯,目击者看他知道“他完了”

2021-01-25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阅读数 783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当地政府通报,事发当天,已有7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1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记者 | 张洁琼

实习记者 | 李玥 张宇琦

编辑 | 贾冬婷

1月22日下午5点左右,昆明市云南师范大学实验中学门口,王某侠挥刀砍向多名学生,而后劫持了一名13岁男孩。警方与其对峙将近两个小时,最终,劫持者被特警击毙,男孩获救。根据昆明市五华区政府通报,截至事发当天,事件已造成7人不同程度受伤、1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2021年1月22日,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召开新闻通气会,对云南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发生劫持人质案件情况进行通报。| 图:人民视觉

校门口的哭喊

异样是从学生们的哭喊声开始的。云南师范大学实验中学门口文风书店老板文陆峰告诉本刊记者,他听到两个女孩在校门口哭喊,正是繁忙的放学时间,她们旁边有父母在,他就没当回事。下午五点一刻左右,当他再次走出书店门,来往的人群已经凝固在了学校门口的人行道上,黄色警戒线将人群与校门分隔开来。

文陆峰从围观者的议论声中得知,十几分钟前,有人在校门口提刀捅伤了几个孩子。他意识到,最初听到的那几声呼喊是学生们的哭救。比呼救声出现更早的是鲜血。“一开始大家以为是在开玩笑,直到看到血,听到有人在喊说快跑,才知道发生事情,大家才开始跑。”一位现场目击者说。

受伤的孩子被送到了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院创伤科医生熊奇说,这天下午他突然接到主任的电话,骑摩托冲回医院时,警察已经全方位驻守。熊医生形容当时的场景:“走进医院,就跟闯进特警宿舍差不多。”急诊科门口,孩子家属哭个不停,主任叹气:“有一个孩子有些危重,做手术时血压40/20,现在在ICU还没确定能不能行,其他的问题不大。”

熊奇听同事说,危在旦夕的那个孩子,是由路人开车送过来的,最先送到,遗憾的是已经伤到了胸腔大血管。“那孩子瘦瘦小小的,利索的短发,就像你记忆中坐在前排、戴个小眼镜、学习很好爱接话的某个同学。”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

发生事故的云南师范大学实验中学位于昆明市建设路,地处城市副商圈,一个街区聚集了三所顶级中学。“初中在实验中学读,就算是半只脚踏入了985。”一位毕业生说。实验中学的录取方式发生过变化,以前是考试,后来改成了先摇号,再面试,生源质量一直保持着优势,云南大学、云南师范大学、附二院的很多教职工子女都在这里就读。

今年,学校刚刚完成新校区翻新工作,崭新的红色大楼重新赋予了这所名校活力。与它齐名的云南大学附属中学也在一千米地块内,不过比起上下学要通过一条宽阔马路的云大附中,很多家长认为实验中学显得更安全一些。1月22日是云南师范大学实验中学初一、初二年级学生本学期的最后一天,明天他们将迎来寒假。

下午五点,初一的学生放学,暖洋洋的阳光还未散尽,车流穿梭、地铁施工、学生追逐嬉闹等各种声音互相交织着。他们刚走出校门,一把30厘米长的刀刺了过来。

对峙

五点半,马钺丰路过实验中学时,骚乱似乎已经结束,但现场一种奇怪的安静使得他停下了脚步。他住在这附近,初中在实验中学读书。马钺丰看到一辆救护车开走,另一辆停靠在路边,人们聚集在马路西侧,勾着眼睛看向对面。对面是实验中学正门,一堵超过十米的L型灰色大理石墙,光滑的墙体上镌着“云南师范大学实验中学”十个金色大字,刚才那个砍人者紧贴着墙面,蹲在墙角。黑色鸭舌帽遮住了他的眼镜,他的脸,他左手提一个袋子,右手握刀,面前是散落的书包和一个13岁的男孩。

2021年1月22日17时许,一名男子在昆明市五华区云南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门口持刀劫持1名人质。 | 图:人民视觉

一条现场视频显示,劫持者劫持男孩、退居墙角的最初几分钟,门前有家长左右张望,一个蓝衣服外卖员则站在十米的地方等着送餐。最近的文林派出所距学校直线距离300余米,最先到达的二十多名民警迅速封锁了街道,将人员清理出空地。

学校对面的双向车道,一道白色护栏将车道分为两半,警察限制了东侧靠近学校的一面,另一侧供路人穿越。可穿越的那一侧人行道很快聚集起了两三排围观者。大约5点40,几辆特警车驶来,武警、突击队、防暴队、狙击手也先后到达。便衣和制服混在一起,慢慢地,警察的人数从二十个增加到了近百个。

校门右侧的台阶下,警察挨着警察,形成压制之势。“但他们还是和劫持者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马钺丰说。被劫持的男孩保持了一种超乎常人的镇静,他箕坐在地上,劫持者叫他脱掉了身上的黑蓝色西装式校服外套。现场的安保人员正在商议着是否将校门先行关闭,以防其他学生出来。大家悬而不决时,男孩大喊道:“把门关起来!关起来!”那是他少有的高声呼喊。“他喊叫了几声,‘关起来,关起来’。”在人群里的围观的冯志昕说:“他像是有一种英雄气概,想要保护学校里的人。”

接着,那道黑色大门从里缓缓合上,劫持者和男孩待着的地方彻底成为了一个封闭的角落。

谈判和营救是同步进行的。正面,警察跟劫持者讲话,一个穿黑色羽绒服和牛仔裤的民警一度跪在台阶下请求交换人质。张祺记得,这位警察还脱掉了衣服,为了告诉劫持者,自己身上没有任何武器。

张祺,这个20岁的大学生站在人群中,捕捉到了劫持者的各种动作。“刚开始他们一直试图接近劫匪,但是他情绪很激动,那个刀一直在挥舞着,所以警察就放弃了,开始慢慢地跟他沟通。”他回忆,那之后,劫持者就跟警察谈判,他要在现场寻找一个能跟他沟通的人。马钺丰听到,劫持者只同意女性靠近他。

过了一会儿,一个蓝衣服的女孩一步步走上台阶,靠近他,递给他一个白色喇叭。经核实,女孩是云南广播电视台都市频道的一位女记者,接近劫持者时手里还拿着一台相机。

马钺丰后来才知道女孩的身份,他回想现场,似乎是清一色的男警察,男官员,只有那一个女生,到了那一刻,她不得不担起与劫持者沟通的任务。她在台阶上走了几个来回,是全场跟劫持着讲话最多的人。这之后,她还递了罐可乐给男孩。远远望去,马钺丰隐约感觉劫持者的情绪变得和缓了,他手中30厘米长的刀也沉了下来。

劫持者要求与女性沟通,一名蓝衣女记者拿着刚领的记者证勇敢上前。| 图:视觉中国

有警察预备爬上大理石墙门,从后面突破。马钺丰抬眼一看,已经有人站在了墙顶,四处翻找绳子,纠结了半天,找不到拴绳子的地方,“墙体太光滑了,几分钟后,他们就放弃了这个方案。”整个过程,劫持者对他头顶之上的十米所发生的事情毫无感知。他的注意力被前方跟他交谈的谈判人员吸引着,上墙民警尽量保持着不发出一点声响,安静地上来,安静地下去。

劫持者接过女记者递给他的扩音喇叭,开始控诉和发泄,警方不停地劝解。马钺丰听到了一些字眼,但听不出来他的诉求到底是什么。“起初我以为他要钱,后来发现也不是。”冯志昕说。

很长时间过去,双方还是僵持不下。天色渐暗,即近落日。有十几分钟的时间,现场一片肃静,警察已经布局完备,有狙击手站在校门同一侧的梧桐树下候着。看上去,劫持者的体力消耗了很多,他放松了提着刀的胳膊,只用另一只手卡着男孩。马钺丰以为,这场对峙很快会结束,会以劫持者放弃抵抗而结束。

枪响

僵持了一段时间,现场突然叫声叠起。先是人群中传来的惊讶声,接着一个尖利的女声高呼了一句:“别动孩子。”她的声音很快被旁边“先别说话”的劝告声掩盖。嘀咕声、骂声、议论声也跟着在人群中涌动。

劫持者开始指着台阶下的人群愤怒喊叫,他的情绪再次被激化。

“砰”的一声枪响,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枪响的一瞬间,劫持者头上的黑帽子“啪”地摔落。离校门最近的两排警察率先冲了上去,将劫持者团团包围。同一时间,男孩起身站起,沿着墙冲下台阶,随即淹没在冲上去的人群里。再次出现时,他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男人穿破人群,将他抱上了救护车。

也是在枪响的那一瞬间,马路对面的围观群众里爆发出了一阵掌声和欢呼声。马钺丰站在原地,不自觉地跟着拍起了手,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劫持者倒下去的一瞬间,有些离警戒线近的人还打算冲上去打他,但被拦住了。”此时大约是下午6点40分。

枪响了,人群悬着的心放下了,但悲伤与焦灼的情绪并未消散。“从我到现场,我感觉他(劫持者)的动作其实还是比较缓和的,没有对孩子过于怎样,只是把他包在身前。但在开枪之前几分钟的时候,他突然收紧了刀,紧紧抵在孩子的脖子上。”马钺丰向本刊记者回忆:“那一刻,我就知道他完了。”

劫持者收紧刀的那一刻,冯志昕低下了头,不敢抬眼。她是实验中学的毕业生,已经读大学,这天她预备回学校看老师,走到门口时,她收到了老师的信息:“快离开!”这之间,她由于害怕危险,离开了一段时间,但又折返回来。

整个过程中,张祺在街口听到一位身着制服的人拿着对讲机问上级,直接击杀还是谈判?一句话问了许多遍,上级回复他,以人质安危为先。

最后,枪还是响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九条第六项规定:嫌疑人在实施暴力犯罪行为的紧急情况下,人民警察来不及警告或者警告后可能导致更为严重危害后果的,可以直接使用武器;其中实施凶杀、劫持人质等暴力行为,危及公民生命安全的属于条例规定的紧急情形之一。

伤痕

在警察的要求下,人群开始散去。根据官方发布的信息,劫持者名叫王某侠,昆明人,造成7名学生受伤,1名学生医治无效死亡。

被劫持的男孩被送到了医院,在一段流传出来的音频中,男孩惊魂未定,回答了官员和老师的问题,他的声音像从漏气的碳酸饮料瓶里泻出的气体。

“多大的刀?”一个厚重的声音问他。

“那么长。

”“这个耳朵呢?刀把在这儿要不要紧?”

“不要紧。”

“当时那个刀一直抵着他的颈部。”旁边的女声突然插入。

“他跟你说了些什么?孩子。”男人继续问。

“告诉我,他姓什么,他几岁。”男孩像是初学念字一样的语调回答。

“他几岁?”

“57岁。”

在实验中学心理咨询中心的一位老师看来,被劫持的男孩情绪还算稳定。他担心,其他目睹现场的学生会产生心理创伤。“每个孩子情况不一样,但或多或少会对他们有影响。我们已经公布了一个热线,希望受到情绪困扰的孩子联系我们。”他对记者说。

劫持案像坠入湖中的巨石,迅速涤荡开来。实验中学高中部的一名学生在“知乎”上写道:“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全班都难过了很久。寂静,准确来说,第一反应是恐惧。晚自习放学体验了幼儿园的感觉,排队,出校门。”

事发后的1月23日凌晨,有市民自发前往实验中学,在通往校门的台阶上,留下了几捧鲜花,在距离门口五十多米的梧桐树下,用白色蜡烛摆出了一块三米长的方阵。

2021年1月23日,昆明五华区云南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附近,有市民自发前来,在人行道边上点蜡烛献花,向遇难者致哀。| 图:人民视觉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陆峰、熊奇为化名)??????????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三联生活周刊,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