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历史李承晚一意孤行扣押战俘,毛泽东急电彭德怀:再歼灭南韩伪军万名

李承晚一意孤行扣押战俘,毛泽东急电彭德怀:再歼灭南韩伪军万名

2021-01-25 来源:历史李老师 阅读数 343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毛主席和彭德怀

1950年10月1日上午,金日成向毛泽东发出求援信,希望中国尽快出兵与朝鲜人民军一起作战。10月5日下午,毛泽东主持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是一场是否出兵朝鲜的拍板会议。会上,前一天来北京的彭德怀做了发言:

“我认为现阶段出兵是必要的打烂了,相当于解放战争晚胜利了几年。美国占领朝鲜后将跟我们隔江相望,直接威胁我国东北;美军又控制我台湾海峡,直接威胁上海以及东南、华东。这样的情况下,美国随时可以发动战争,随时可以找到借口。”

彭德怀还说:“老虎总是要吃人的,什么时候吃,决定于它的肠胃,向它让步是不行的。它既然要来侵略,我就要反侵略。不同美帝国主义争个高低,我们要建设社会主义是困难的。

彭德怀的一番慷慨陈词,让毛泽东颇为欣赏,不久他就被任命为志愿军总司令。抗美援朝战争从1950年10月19日志愿军入朝作战开始,到1953年7月27日在朝鲜板门店签订《朝鲜停战协定》结束。

这场历时两年零九个月的战争,双方一直打打停停,超过一半时间都是在停战谈判中度过的。朝鲜战争第一年,“联合国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美军先前的骄横也逐渐消失,美国政府开始谋求停战谈判。

1951年5月31日,美国国务院顾问、前驻苏大使乔治·凯南拜访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表达了美国希望与中国讨论结束朝鲜战争问题,愿意将朝鲜半岛恢复到战前的状态。这是第五次战役后期,志愿军也已感到战争难以持续下去。

面对美方释放的信息,毛泽东知道停战谈判的时机已经到来。毛泽东脑海中形成了两条策略:军事策略和政治策略。通俗来说就是,一个是继续打,一个是以打促谈判。毛泽东的两条策略非常有效,使得中朝军队在接下来两年时间里逐渐掌握了主动权。

毛主席

毛泽东提出边谈边打的策略,也是基于志愿军现状做出的考虑。第五次战役进行前,彭德怀致电毛泽东:“这次战役是极为重要的,是一场大恶战。即使付出五六万人的代价,也要消灭敌人几个师。

然而,第五次战役的代价是惨重的。志愿军战史中这样记载第五次战役: 从1951年4月22日开始至6月10日结束,共歼敌8.2万余人。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对敌军展开全线攻击,再次突破三八线,将战线稳定在三八线南北一带,迫使所谓的“联合国军”转入战略防御,彻底破灭了其占领全朝鲜的幻想。

但是,志愿军在第五次战役中伤亡达7.5万人,被俘1.7万人,尤其是第180师遭到重创,被俘近7000余人。1950年7月10日,朝鲜停战谈判首次会议在开城来凤庄举行。

志愿军代表邓华发言,同意朝鲜人民军首席代表南日将军提出的三项建议,并指出这是双方谈判的出发点。这三项建议是:一、在互相协议的基础上,双方同时下令停止一切敌对军事行动;二、确定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双方武装部队应同时撤离三八线10公里;三、应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撤退一切外国部队。

美国方面自然不轻易答应,双方谈判代表多次唇枪舌剑。7月26日,双方初步达成五项协议:一、通过会议议程;二、确定双方军事分界线,并建立非军事区;三、尽快实现停火和休战的具体安排;四、关于俘虏的安排问题;五、向参战各国政府的建议事项。

毛泽东没有想到,从1952年开始双方谈判陷入僵局,原因是原先认为最容易解决的战俘问题上。当年2月在板门店谈判时达成了一项协议:双方签订停战协定后90天内,召开相关国家政治会议解决朝鲜问题。但是,双方就交换战俘问题有争议。

彭德怀和金日成会谈

这时,金日成表示应该尽快结束谈判,为此还向毛泽东提出“不愿继续进行战争”的想法。苏联驻朝大使、军事顾问主席拉祖瓦耶夫在给斯大林的电报中表示:

“应该建议签订停战协定,而把所有未解决的问题移交给政治会议去研究。金日成认为拖延谈判是不利的,因为美国的空军正在继续给朝鲜造成惨重的损失。他看不到继续就战俘问题进行争论有什么合理性,因为这些争论正在导致更大的损失。”

金日成还希望南日将军尽快弄清毛泽东在战俘问题上的态度,他认为志愿军不少战俘之前都是蒋介石那边起义过来的,政治上不太可靠,如果“为了他们去斗争没有特别的意义。”

时间到了1953年5月2日,朝鲜停战谈判五项议程中的四项已经达成。第四项议程是关于战俘安排问题,美国代表提出自愿遣返的原则,而中国代表则坚持应该全面遣返。就在双方就战俘遣返问题谈判时,李承晚这边捅了一个大篓子。

毛泽东和周恩来、朱德等人已经预测到这一点,周恩来说:“和谈越是接近成功,李承晚就越会大发牢骚怨言。从情报来看,南朝鲜最近各种反美集会越来越频繁,规模更是一次比一次啊。李承晚更是号召要采取单方面行动,他竟然公开宣称:无论板门店的谈判什么结果,我们的目标仍然不变,一定从南方打到鸭绿江边,战斗到直至统一朝鲜。”

5月25日,美方接受了中国提出的战俘遣返方案。李承晚事先并不知道,一气之下他直接把参与停战的代表撤出了停战谈判。李承晚不仅反对停战,还叫嚣要“全面进攻”,即便美国反对也不愿放弃。

6月8日,中美最终达成了关于战俘遣返的协议。至此,朝鲜停战谈判的各项议程全部达成,这意味着停战协定签字在即。李承晚怒了,他决定破坏中美刚刚达成的关于战俘遣返问题协议。

李承晚

6月17日深夜,南韩论山、马山、釜山、尚武台等几个战俘营,李承晚以“释放”的名义,将2.7万名朝鲜人民军俘虏(志愿军50人)强行扣押,押送到南韩军队训练中心。李承晚这次是铁了心要将战争进行到底,他不顾美国等参战国的反对。

李承晚高呼:“我们将向鸭绿江进行一次全面进攻,必要时将单独作战。”李承晚还公开拒绝停战协定提出的各项条款,他说:“按照目前双的条款,一旦停战对我们来说就是意味着死亡。所以,我们现在要去把中国军队彻底赶回中国。

李承晚这是公然破坏朝鲜停战协定的行为,这立即引起多个参战国的愤怒,各国舆论一边倒地痛斥“李承晚是出卖和平的叛徒”、“不负责任的乖戾小人”等。英国首相丘吉尔立即公开指责:“我们女王政府强烈谴责这种背叛行为。”

6月22日,丘吉尔再次谴责李承晚,他还在下院宣读了英国政府对李承晚集团的照会。照会措辞严厉:“作为一个有军队参加朝鲜战争的联合国成员,英国政府强烈谴责这种侵犯‘联合国军’司令部的权限的背叛行为,这种权限是韩国在1950年曾同意的。”

与此同时,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政府也相继给李承晚集团发出照会,抗议这种破坏停战协定的做法。一些情绪激动的参战国领导人,直接要求美国立即换掉李承晚这个傀儡。美国政府也是焦头烂额,一再坚称“释放”俘虏跟美国无关,中情局甚至制定针对李承晚的暗杀计划。

“联合国军”指挥官克拉克听到这一消息,无奈地说:“这件事我们还是别插手了,让中国人教训一下李承晚吧。”刚刚担任美国总统的艾森豪威尔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就李承晚“释放”俘虏行为进行了讲话。

艾森豪威尔

艾森豪威尔的讲话有两点关键信息:

第一、给李承晚行为定性。艾森豪威尔认为李承晚行为是糟糕的,他事先没有通知“联合国军”司令部,单方面采取行动,释放2.7万名俘虏行为完全是无视“联合国军”司令部和其本人的承诺,使得“联合国军”陷入被动。

第二、制定应对策略。艾森豪威尔决定发出电报,告知李承晚如果再一意孤行,美国将抛弃他,“无论如何,我们得草拟一份电报,坦率地告诉他,如果他不规矩,我们可能不得不撤走。如证明有必要,我们可能在我军不遭受沉重损失的情况下撤离。当然,如果美国从朝鲜撤出,必须明确宣布。”

会议结束后,美国政府立即给李承晚发去一份照会。照会颇有警告意味:如果你继续坚持目前的方针,那么我们就无法保证“联合国军”司令部跟你保持一致行动,除非你立即停止行动,接受司令部的指挥。

照会结尾处,艾森豪威尔还加了一句话,“作为你个人的朋友,我希望你会找到一个立即纠正这一局面的方案。”艾森豪威尔之所以这样做,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在竞选总统时对美国民众的承诺,“若当选总统,将亲自前往朝鲜,结束这场战争。”

艾森豪威尔还说:“只要还有一个美国士兵在朝鲜面对敌人的炮火,那么,光荣地结束朝鲜战争,寻求体面的世界和平,就必须是新政府第一位的、紧迫的和毫不动摇的目标。”

事实上,艾森豪威尔在即将出任美国总统前夕,就给李承晚写了一封亲笔信。信中,艾森豪威尔直截了当向李承晚做出说明:一、“击退中国武装进攻的目标已经完成”;二、目前的重点工作是双方进行谈判;三、美国政府没有义务帮助他实现统一朝鲜半岛。

李承晚

信结尾处,艾森豪威尔还威胁李承晚:“现阶段我们将为你们面临的各种问题谋求一种解决办法,但是,如果你们的行动得不到司令部和联合国的支持,那将是一文不值。”

李承晚把艾森豪威尔的警告当成了耳边风,执意要把2.7万名俘虏扣押。这么多国家都向南韩发出照会,李承晚应该有所忌惮了吧。不好意思,人家根本就不在乎。李承晚集团的外务部长直接叫嚣“单独干下去!

李承晚破坏谈判协定、扣押战俘的行径也传到了中国,美国等参战国都在关注毛泽东的应对。毛泽东得知李承晚的行径后非常生气,立即召开中央会议布置应对策略。

毛泽东决定两手准备:第一、给谈判代表团致电,“美军总部明知故犯地纵容李承晚破坏战俘协议,引起全世界严重注意和纷纷责难。帝国主义阵营内部的争吵和分歧正在扩大。鉴于这种形势,我们必须在行动上有重大表示方能配合形势,给敌方以充分的压力,使类似事件不敢再度发生,并便于我方掌握主动”;第二、准备给李承晚一个教训,迫使他回到谈判桌上来。

6月19日,谈判代表团接到毛泽东的电报。6月20日,代表团以彭德怀和金日成的名义致电“联合国军”司令员克拉克,要求其立即给李承晚施加压力。电报严正指出:李承晚这一行径的性质是“极端严重的”,这是“美方有意纵容李承晚集团实现其久已蓄意地破坏战俘协议、阻挠停战实现的预谋”,美方必须为此事负责到底,需要尽快追回战俘。

朝鲜停战谈判

电报中还指出,“鉴于这次事件所产生的异常严重的后果,我们不能不质问你方:究竟联合国军司令部能否控制南朝鲜的政府和军队?如果不能,那么,朝鲜停战究竟包括不包括李承晚集团在内?如果不包括在内,则停战协定在南朝鲜方面的实施有什么保障?如果包括在内,那么,你方就必须负责立即将此次所有‘在逃’的、亦即被‘释放’和胁迫扣留并准备编入南朝鲜军队中去的二万五千九百五十二名战俘,全部追回,并保证以后绝对不再发生同类事件。”

明眼人一看便知,志愿军方面已经向李承晚下了最后的通牒。彭德怀同时向毛泽东发出电报,提议以军事行动的方式给予李承晚集团打击。毛泽东以4A急电的方式告知彭德怀:“从目前情况来看,停战签字必须推迟,至于推迟至何时为宜,要看情况发展方能作决定。再歼灭伪军万余人,极为必要。”在这种情况下,志愿军发起了金城战役,目的尽快实现朝鲜和平局面。

6月22日,志愿军司令部召开作战会议,确定金城战役的具体部署,决定狠狠打击李承晚集团。志愿军第20兵团决定,以第67、第68、第60、第54军共4个军及志愿军司令部加强的第21军、第9兵团第24军共24万人,组成中、东、西3个突击集团,组织实施金城战役,给南韩军首都师和第6、第8、第3师主力以毁灭性打击,力争拉直金城以南战线。

从敌我双方炮兵武器装备对比来看,第20兵团和第24军建制内各种型号火炮400门左右,而南韩守军火炮则是660多门,我军处于劣势。这时邓华代理志愿军司令兼政委,他在回忆录中描述了金城战役的火力安排。

喀秋莎火箭炮

20兵团司令员杨勇接到火炮数量报告后,认为:如此一场大规模的战役,400门火炮明显不够。至少还需要配发400门,多用一些炮兵,算是为板门店谈判送上一份厚礼!杨勇很快向志愿军司令部写报告,要多配给一些炮兵,上级同意了。

很快,志愿军司令部给第20兵团配属了榴弹炮兵5个团又7个营、火箭炮兵2个团又1个营、高射炮兵3个团、反坦克炮兵3个连、工兵4个营,最终火炮数量达到了1100多门。另外,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还调集10个汽车团,共2000辆汽车昼夜抢运物资,前后共前运物资1.5万吨,包括各种炮弹70余万发,炸药124吨。

这是一场富裕战,其火炮数量、炮火密度自志愿军入朝作战以来,首次超过敌军。7月13日晚9点,1100多门火炮突然发射,炮弹如雨点般落在东起北汉江、西至牙沈里,约22公里的敌军阵地上。

在不到半个小时时间里,志愿军共将1900多吨炮弹倾泻在敌人阵地上。在如此强大的炮火面前,敌人前沿各种工事70%以上被摧毁,到志愿军发起冲锋时,敌人的整个防御体系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短短一个小时后,志愿军突击部队趁着炮火掩护发起攻击,突破了敌前沿阵地。美国战地记者报道了这样一幕:“蜿蜒的战线上炮声不绝,响了整整一个晚上,韩国军队坚守住了一部分战场,而在其他地方,韩国军队或屈降,或受围困,总之不忍直视。”

炮兵阵地

这是志愿军入朝作战中规模最大的一次炮击,美军也为之震撼。在美军战史中对志愿军炮击有这样的描述:“实在是难以置信,志愿军大量的炮火在头顶上呼啸。在呼啸中,他们前赴后继攻击这个地区的大韩民国防线。在共军的猛攻下,前哨阵地一个接一个被打垮了。

次日,志愿军攻势不减,李承晚构筑两年之久的防线被迫收缩,志愿军战前拉直金城以南战线的目标顺利实现。金城战役历时15天,志愿军把阵地向南扩展了160多平方公里,我部共歼敌52880人,其中俘敌2836人。

金城战役狠狠教训了李承晚,让他终于清醒过来。据时任彭德怀军事秘书杨凤安回忆:“通过这一下子,李承晚也老实了,他也再不叫嚣他要单独干了。我们提出分界线在哪儿,提出什么来他都同意。

毛泽东则给金城战役很高的评价,“我们的战士是越战越强,已经能够在一小时内打破敌人二十一公里的阵地,能够集中发射几十万发炮弹,能够打进去十八公里。如果照这样打下去,再打它两次、三次、四次,敌人的整个战线就会被打破。”

金城战役也让美国政府看清了现实,迫使美方不得不制止李承晚集团的疯狂行为。1953年7月27日,历时两年多的朝鲜停战谈判终于有了结果。这天上午10点整,朝鲜停战协定签字仪式在板门店举行。

签字仪式上,朝中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将军和“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代表哈里逊中将分别签字,之后分别送给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美国陆军上将克拉克正式签字,李承晚则拒绝签字。

彭德怀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停战协定签订后,各方都长舒一口气。“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则颇为沮丧,他在回忆录中写道:

“这协定暂时停止了那个不幸半岛上的战争。对我来说,这也是我四十年来戎马生涯的结束。它是我军事经历最高的一个职位,但是它没有光荣。我获得了一次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的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麦克阿瑟与李奇微两位将军一定具有同感。”

抗美援助战争历时两年零九个月,志愿军在付出197653名烈士的代价下,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当年9月12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会议,听取了彭德怀总结报告—《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工作的报告》。

彭德怀在汇报时,说出了那句广为流传的名言,“(抗美援朝)雄辩地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

毛主席

谨以此文纪念中国志愿军出国作战。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岁月静好,有的只是他人替你负重前行。如今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更应铭记历史,不忘先烈,这是对英雄最好的尊敬!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历史李老师,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