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端午风俗入川的演变

端午风俗入川的演变

2021-01-25 来源:读者报 阅读数 549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端午纪念屈原习俗的传播路线,是以汨罗、武陵为中心的湘楚大地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开。以“食粽”与“竞渡”两大类传统习俗活动为代表。

“食粽”主要是纪念屈原的民间风俗,可以追溯到东汉灵帝以前。唐朝前后开始北移,以至于进入宫廷。在宋、清两代,朝廷颁布有“端午赐粽”的惯例。北宋时期端午食粽出现了弘扬屈原爱国忠君的祈愿。在民俗文化领域,民众把端午“食粽”“竞渡”都与纪念屈原联系在一起,首先流传于湖南汨罗、武陵地区,隋代就开始遍及全国,唐朝被中原文化接纳后,宋朝以后风行华夏,尤以南方水乡最为盛行。

可以发现,以“食粽”“竞渡”为主的纪念屈原的习俗,在隋唐以后逐渐传播四方。方志记载,与楚接壤的巴蜀,端午纪念屈原的习俗意义就是由楚地传入巴,然后逆江而上的。清同治六年(1867年)刻本《巴县志》记载:“至设角黍,闹龙舟,吊屈平,楚俗也。蜀楚接壤,亦如之。”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杨得质补刻本《金堂县志》也记载:“亲友或以角黍相馈遗,近水居民则为龙舟竞渡。相传屈原以是日沉江,故为角黍、龙舟以吊之。”

因安史之乱来到成都的唐明皇李隆基,端午节当日大宴群臣,作诗《端午三殿宴群臣探得神字》:“穴枕通灵气,长丝续命人。四时花竞巧,九子粽争新。”可见官廷端午习俗与百姓一致。他没有忘记借此良机对大臣训诫一番对于前途的展望:“进对一言重,遒文六义陈。股肱良足咏,风化可还淳。”皇帝在另一首《端午》诗中表达了国泰民安的祝愿:“亿兆同归寿,群公共保昌。忠贞如不替,贻厥后昆芳。”

杜甫在《惜别行,送向卿进奉端午御衣之上都》里有“裁缝云雾成御衣,拜跪题封贺端午”句,提及了端午“赐衣”风俗,反映了唐朝宫廷对端午的重视。杜甫在成都居住期间,还曾到新津观看龙舟竞渡。清顺治二年(张献忠大顺二年)(1645年)端午节期间,大西国皇帝张献忠率领随从,来到成都锦江边,观看了一场浩大的划龙舟比赛。

成都的粽子,在宋代已蜚声巴蜀。诗人陆游在其诗文中不止一次提到了蜀地粽子。不仅有“白白粢筒美”的赞誉,在其《剑南诗稿》中也有“端午数日间,更约同解粽”之句。据清末的《成都通览·成都之小儿咒语》里有“肚皮痛,打鼓送,捡颗米,包个粽,吃了二回再痛”的记载,可见成都人很早就喜欢吃粽子。

天府文化的特质在于包容和创新,巴蜀移民把带来的客家文化、岭南文化等也融入节日活动中,使端午节在四川落地生根。《郫县旧志》中记载:“望丛祠,即二帝陵边,端午日,游人如蚁。农民竞田歌,声闻数里。”在成都部分农村,端午节还流行“送伞”。

最值得一说的,是成都端午节民俗“打李子”。

清朝成都人有到东校场举行传统“打李子”的活动,该活动起源何时无从考査,应该算是中国城市狂欢序列里甚为奇特的风俗。“光绪五年五月五日”当日,出任尊经书院山长的王闿运恰好在成都,他注意到了这一特殊的本地风俗,在《湘绮楼日记》里记录道:“端午节……成都俗以今日会儿童于东校场,撒新李子,相夺为戏……”

端午节前后正是李子上市季节,端午节当天,肩挑箩筐售卖李子的小贩,简直无法计数。“向例在城东南角城楼上举行,上下对掷如雨,聚观者近万人。”(徐心余《蜀游闻见录》,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年5月版,第77页)投掷场地逐渐不局限于城楼,东校场把激情与挑逗铺排开,男人中者多福进财,远处的女人中者多生贵子。曾有一次超过6万人参加东校场打李子活动的记载……富室家庭的妇女、小孩穿着鲜艳衣衫,站在东城墙上垫足观看。巨大的狂欢气场又带动小贩、袍哥、算命先生、掮客、下江人、土娼、卖跌打药的跑滩匠,跟着群飞的李子进入了一个旋动的天地。

成都文史学者何韫若先生的《锦城旧事竹枝词》里,几乎描述了全部民俗、地缘的文化踪迹,很有价值。竹枝词《端午》:

洗澡药卖叫声声,

端午令节重早晨。

艾束蒲剑当门挂,

小儿食粽笑颜生。

何韫若指出:“五月初五日之端午节,重在早晨,谚所谓‘早端阳,夜中秋’是也。晨起,即闻街巷挑担高呼‘买洗澡药’之声。此时各家已将陈艾、菖蒲分挂门之左右。俄顷,群儿盐蛋在手,敲空一头,以‘香香棍儿’(线香燃尽后所剩之竹签)挑而食之,又围立灶台以待煮粽之熟。每值令节,惟儿辈为一家之中最为兴奋活跃者。”(来源《锦官城笔记》 作者|蒋蓝 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读者报,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