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时尚黄兵:因为长时间工作,没法管理身材,同志们一个个都逼近了我们的“胖五”

黄兵:因为长时间工作,没法管理身材,同志们一个个都逼近了我们的“胖五”

2021-01-26 来源:澎湃-湃客 阅读数 773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这是大家眼中的长征五号。左边和右边两幅图片,大家能不能分辨出区别?右边是今年5月5日发射的长五B遥一(CZ-5B),右边是长五的基本形(CZ-5),从外形上确实看不出太大区别。

其实,长征五号火箭开始研制时,家族里有六个兄弟姐妹。一直到初样阶段,我们还是按照六个构型在研制。但后来我们发现,如果同时研究六个火箭构型,工作压力太大,所以就挑了其中能力最大的两款火箭。

长征五号整体高度有50多米,直径有12米,加注以后的总重量超过800吨,所以大家把它叫做“胖五”。我们非常高兴,因为显得这个火箭非常可爱。

今天是2020年8月22日,一个月前,7月23日,我正在海南文昌发射场里,专心为“天问一号”发射做准备。这张照片里,仰头的是我,我旁边那位同志正在倒计时,喊10、9、8、7、6、5、4、3、2、1。

这张图确实看上去不那么规整,但借助它,我们找到并解决了问题。

长征五号火箭首飞发射瞬间 | 新华网

我们有一个微信群。发射失利后,同志们都相互鼓气,说共渡难关。

“天问一号”发射现场 | 航空物语@微博

传统火箭最大规模是直径3.35米,其实就是受限于铁路运输的尺寸。而长五火箭担负的运载能力需要翻倍,就必须要解除对火箭直径的约束。我们最终选择的长五火箭芯级直径达到了5米,肯定无法通过铁路运输,所以我们选择了海上运输。

相应地,整个发射方式都会跟着发生一些变化。

每次火箭进场,都有一个非常隆重的欢迎仪式。锣鼓喧天,两边都是我们的同事。为什么?因为这意味着我们这发任务的正式开启,同时也饱含着大伙对于圆满成功的希望。

我们长五的同志,都很有激情,投入非常大,愿意为火箭做奉献。

每次发射结束,我们会回到一个很大的食堂,围在大屏幕前。很多岗位的同志(包括我),发射时看不到现场,只能感受到火箭起飞后脚下轰隆隆的震动。回来后就聚在一起,在大屏幕上重温视频,感受发射的震撼,庆祝成功。

每次离开文昌发射场之前,我们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也是我们的传统:在海边销毁文件。因为执行任务都会涉及很多保密资料,按照保密规定,这些材料不能随身携带,而且内容较多,万一遗失了也会造成很大隐患。所以我们会在海边找一处偏僻地方,一把火把它们烧掉,然后大伙儿就围着火载歌载舞——既是临走前对这一发任务成功的庆祝,也是对下一发任务的良好祝愿。

这是我工作的地方。长五运载火箭主要由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承制。作为总体设计部的一员,我从2006年到今天,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非常荣幸地见证了长五火箭的发展和创新。

液氧的颜色是非常淡的蓝色,而液氢没有颜色。

长五火箭还有一些比较显著的特点。比如,它有一个很显著的标志,是大大的红色的“5”,看上去非常协调。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设计了它,感觉它就像我们的孩子,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觉得它漂亮。

每次发射完毕,我们都会返回发射台,检查整个发射台的工作状况。其实每次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失落——因为火箭飞走了,我们的孩子出远门了,不再回来了。想到这里,大家心里都会有股惆怅。

这帮人也非常可爱。大家看这几位同志,都是我的亲密战友。他们分别是动力指挥、控制指挥还有结构指挥。因为长时间工作,他们根本没办法去管理自己的身材,一个个都逼近了我们的“胖五”。

这是我们总体设计部的团队合影。

演讲嘉宾黄兵:《经历过不OK,我们会努力让长征五号更OK,运载更多航天梦想去深空》 | 拍摄:Vphoto

欢迎个人转发到朋友圈

阅读原文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澎湃-湃客,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