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中国中国律师小时费率2788元?! | 律新社观察

中国律师小时费率2788元?! | 律新社观察

2021-01-27 来源:律新社 阅读数 534 分享

朋友圈被《律师有什么成本?答案:每小时2788元!》刷屏了吗?

或许你也是转发大军中的一员,年底了想让甲方爸爸们觉得自己付的律师费绝对物超所值心满意足来年继续,又或者是想旁敲侧击让那些蹭咨询蹭合同的亲朋好友们顿感脸红从此不好意思再开口,再或者是看着自己一个月才3k的工资心里五味杂陈大呼天妒英才路在何方……

无论到底出于哪种心理,收入话题总是刺激无比。如此热点不容错过,律新社迅速组建了“听说做律师一小时挣三千块哦天哪是真的吗看看自己银行卡余额流下老泪两行扎心了老铁!”调研小队,采访了十几位律师和法总,听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

1

你相信吗

12月20日早上,律新社的邮箱里收到了《商法》杂志的一封邮件,一篇《中国律师事务所费率调查》赫然在目。

文章中写到,《商法》调研了19家律师人数由20名至4800名不等的律师事务所进行了律师费分析,其中既有知识产权精品律师事务所,也有提供全面服务的大型律师事务所,来自北京、广州、上海及一些其他城市。

调研的结果是,2017年中国律师的小时费率从初级律师到管理合伙人,大跨度的从500元到6000元不等,平均费率为2788元(约420美元)。

《商法》调研结果

圈内一些名字耳熟能详的律所,比如大成、金杜、中伦、盈科、君合、德恒、国浩……全都不在调研范围。对此,文章里也给出了解释:部分律所出于谨慎考虑,拒绝对外分享费率及发表意见。

这一点在律新社的采访中得到证实,一方面,大所内部费率不一致是普遍现象,另一方面价格问题永远是商业服务中的敏感话题,即便是管委会成员也不方便单独对外发声。律新社联系到的几家国内大所均对这个话题持谨慎态度,表示可以私下交流,但不方便以律所名义对外发表意见。

所以同样需要说明的是,在律新社的采访中,尽管我们考虑到了受访者的多样性,但也只能是十分有限地反映了一些真实情况。同时,我们也希望了解到一些其他信息,比如计时收费在不同地区的适用情况、推广可能及上涨空间等,以及不同类型的企业对计时收费的接受程度,来对计时收费作一个笼统的描述和遐想。

2

实际费率

在其他行业的人看来,几千元每小时的收费有些不可思议,但在律师行业的部分业务领域中,律新社了解到每小时2000-3000元的收费标准就是真实的收费情况。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345.png

泰和泰(上海)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王振华表示,计时收费业务大约占其总业务的30%,主要包括外资企业的服务、顾问以及专项服务等。提供常年法律顾问服务时他会优先选择短期计时收费的方式。“我们很少一次性签一年,很多时候先计时收费签三个月。等到彼此了解之后,我们才签常年法律顾问合同,这个合同是计时还是计件会根据实际情况来判断。”王振华说。

王振华表示,他个人的收费平均在每小时2500-3000元,由于法律服务往往是团队合作完成,因此在费用上也要综合考虑各不同律师的工作内容。考虑到工作量,非诉业务他更倾向于计时收费。

在他看来,计时收费在未来会更普及,但他不主张完全采用单一的收费方式,计费方式必须参考各方面的因素,比如项目本身的价值和相应的法律风险及法律责任。对于一些风险系数较高的项目,例如出具法律意见书等,计时收费不能充分体现律师的工作价值,因此王振华表示计时不会成为他主要的收费方式,该类业务占比也基本不会超过其业务总量的40%。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350.png

上海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的莫煦冰律师认为,虽然目前各律所计时收费依据不同标准及费率,但总体上都在国家指导价范围内浮动,此次公布的平均小时费率调查结果也并没有超出这个范围。

莫煦冰律师长年致力于民商事领域法律服务工作,有着多年大型企业法务工作经历,对国际化新形势下律师服务计时制的运用和发展有着自己的理解。

“国内企业国际化的道路上必须适应国际化法律服务计时收费。”她提到,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走出去,实施境外并购、境外投资等境外业务,出于企业要求控制境外律师费用成本的要求,中外律师或中外律所之间就收费方式问题也在不断的磨合和适应中,但“计时收费是一种国际化的收费方式,更能体现对律师时间价值的尊重和认同。”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354.png

鼎颂商事争议解决支持平台首席研究员胡宪告诉律新社,最早可能受到外资所的影响,现在很多律所,尤其是红圈所在一些项目上会采用计时收费的方式。但是,国内的计时收费还存在很多不规范的现象:哪些服务项目该计,团队中哪些人的工作该计,该怎么计等等,没有一个相对统一的标准。甚至由于一些律师比较知名,虽然最后报上的账单存在一些不规范,但客户也很难提出质疑,反而处于了弱势地位。

“外资所在计时收费方面会相对比较规范。比如一个翻译工作,如果交给助理完成用了八个小时,而合伙人经过考虑,认为他自己做同样的事可能只需要两个小时,最后记在账单上可能就是两个小时。”胡宪认为,律所在制作计费账单时也会考虑到自己的声誉和合作的长期性,所以会更多地衡量账单的合理性。

而且,由于无法完全核实账单上的计时服务是否准确属实,企业法务也希望账单可以更加清楚透明。“一些法总倾向于‘工作日记报告’的方式,及时核对律师是否提供了所述的法律服务及大致用时,从而可以有效控制项目进程和成本。尤其是在我所从事的诉讼融资业务中,合理控制诉讼、仲裁案件的流程和成本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胡宪说道。

胡宪认为,计时收费的价位和实际服务内容有很大关系,3000元每小时的调研结果大致符合一名执业5-7年的律师提供有一定难度、技术含量和创造性的法律服务,但如果只是重复性的工作则这个价位偏高。

如果团队采取计时收费,则在内部应该建立起一个合理的核算标准。“比如合伙人是3000元每小时,初级律师可能就是1500元每小时,助理是500元每小时。如果分等级计时比较难做到,也可以按照统一的费率,在时长方面进行相对应的换算。”胡宪说道。

一些律师在账单结算的时候也可能出于一些考虑主动给予折扣,所以实际费率换算成每小时大概只有2500元左右。胡宪认为这种习惯其实并不是很好,“与其这样,倒不如一开始大家就谈好一个统一的标准,然后律师在计时方面也更规范一点,合作时间长了建立起信任关系,更利于长期的合作。”

3

不同观点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358.png

澜亭律师事务所全球管委会主任刘逸星认为,目前中国律师在涉外业务上的收费存在严重“虚高”。

刘逸星告诉律新社,《商法》的调研结果基本反映了中国律师涉外法律服务报价为约每小时400美金左右的实际情况,这种收费标准参考了欧美律师约每小时600美金的报价,但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物价指数差异、服务价格的和人均收入的比例来看,中国律师的收费是相对高于欧美律师的。

“在以前涉外律师稀缺的时候大家都这么报,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为这种报价习惯,也一直没有人愿意去改。”刘逸星认为,从法律技术等方面综合考虑,实际上涉外非诉业务的难度相对低于传统诉讼业务,但国内平均律师费率却是后者的十倍以上,这不仅不符合实际的供需关系,也让很多企业不堪重负。

刘逸星表示,澜亭一直致力于让涉外律师费率回归到合理区间。一方面,一个英语水平在六级左右的年轻律师,经过一到两年培训,完全可以胜任大部分涉外非诉业务,而其工资成本换算下来大概为每小时50美元;另外,海外直营所例如印度,给当地律师开出1万元每月的薪资已经属于较高水平,换算下来的小时费率也在50美元左右。“我们给客户报价为每小时150至200美元,已经有非常大的利润空间。”刘逸星认为,国内法律服务“一涉外就贵”的现象应当得到改变,一个相对理性的市场价格环境才更利于法律服务行业健康长远发展。

4

接受程度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401.png

段和段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春泉认为律师按小时收费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在三四线城市,尤其当律师在处理一些民商事诉讼案件时,计时收费很少存在,这主要是由于三四线城市缺乏计时收费制度的土壤,同时大众也不信任计时收费。但是在一些发达城市,当律师在处理一些涉外商事案件时,按时收费确实是存在的,不过中国律师收费相对与外国还是较低的。

刘春泉还提到,在处理一些小案件时,计时收费会受到律师的青睐,但在处理一些大案件时,当事人会更倾向于按小时收费,不过这并不代表费用可以随意由律师个人决定,律协、律所都对律师的小时定价有明确规定。站在律师的角度,刘春泉则表示计时收费作为一项国际惯例,显得更为尊重律师的劳动成果,是一项值得向国外学习和借鉴的收费方式。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405.png

企安宝定位于为中小企业提供管家式的一站式法律服务,对计时收费在中小企业中的推行情况也比较了解。

企安宝CEO梁维维律师告诉律新社,目前中小型企业对于法律服务计时收费的接受程度相对很低,占比在10%~20%之间。外资企业也许还能接受这种收费方式,但民营企业几乎只认可计件收费。少数认可计时收费的企业,接受服务的费用范围在每小时500元到5000元不等,还是要根据实际情况判断。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409.png

湖北民基律师事务所主任殷书国告诉律新社,我国中部地区(以湖北为例)的中小企业几乎都不接受计时收费,甚至外企也少有认可该项收费方式的。

据殷书国分析,缺乏对计时收费的推广是其没能在法律服务界取得一席之地的主要原因之一。签订法律服务合同时,企业的关注点还是在年收成上,因此他们更能接受计件收费,不过对于大部分律师来说,他们的工作量并不大,因此计件收费也没让他们亏本。其次,客户对于计时收费也存在不少疑虑:很多时候,企业能够接受一个服务项目计件收费时的整体价格,但会担心计时收费的总价超出自己的预期。

殷书国还提到,他曾试图向企业推广计时收费制,但推广效果并不佳。“我们和企业先签一年三万的全年合同,同时也按照实际工作小时计算价格。一年结束后,如果计时收费得出的费用大于三万,那就按三万计算;如果按小时计算只用了两万,那剩下一万可以放在下一年继续使用。”殷书国说道,“但这个尝试的执行并不好,主要原因不在律师,而在企业,因为他们往往不习惯这种收费方式,也觉得很麻烦。”

尽管初次探索并不那么成功,但殷书国对计时收费的未来仍旧充满信心。他表示,随着市场竞争越发激烈,企业会越来越注重降低成本,同时大数据的进入会为计时收费提供极大的便利,客户的思想也会因此转变,到那时新制度的引进就不会显得那么艰难了。这种习惯与企业其他理念一样,也有从国外到沿海,从沿海到内地逐步习惯的一个较长过程。

5

法总观点

>

国企

某国有企业法务部部长告诉律新社,企业现在更愿意用计时加封顶的方式付费,不满封顶价的按实际服务小时数支付,超过的按封顶价支付。

这种付费方式能够让企业在选择法律服务之初就对成本有一个预期和控制,也要求律所在参与投标报价时充分了解更多项目信息,充分利用开标前的澄清流程使服务内容的范围更准确。另外,封顶模式下,也需要律师在中标的项目中提升服务水准,合理配置团队,以此获得客户长期的信任。

而在选择外部律师时,价格方面需要看具体项目。“普通项目以控制成本为主,特殊项目更看中服务方案的设计和团队的项目经验,更特殊的项目有完成后的奖励。”这位部长说道。在选择外资所还是内资所方面,他表示目前内资所的涉外法律服务水平已具有相当的实力,而且在费率方面和外资所基本相当,所以选择时主要视项目在境内外而定。

>

日企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412.png

TOTO 东陶(中国)有限公司法务总监陆宇平告诉律新社,日企选用外部律师的计费方式通常是打包价。

“这与日本的民族文化和工作习惯紧密相关,当然也是部分出于成本方面的考虑。”陆宇平介绍道,日企向来比较低调、严谨,法务部门特别注重风险防范和矛盾问题的妥善处理,“我们和总部之间有汇报制度,出现问题总部会全程跟进,所以我们处理起来也很小心,通常会准备几套方案,与总部保持信息沟通,争取低调、妥善、完美地化解纠纷。”

因此,日企在经营中涉及到聘用外部律师的情境并不是很多,通常就会采用打包价的方式计费。但陆宇平同时也表示,影响服务关系中价格标准和计费方式的因素很多,日企并不拒绝计时收费,如果律师明确提出按小时收费,企业则会对服务成本作一个预估再协商合同价格。“即便是常年法律顾问,实际上也可能按照服务时间计算费用,否则怎么衡量律师的工作数量,怎么考核业绩?”陆宇平说道。

此外,日企选用外部律师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初期建立合作关系的时候会比较挑剔谨慎,但是一旦企业在服务中认可了外部律师的能力水平,建立起了信任关系,就会“一股脑”地把很多其他方面的法律事务也交给这家律所。所以,尽管可能常年法律顾问这部分的费用不高,但其他业务也会成为收入来源,并且服务关系会随时间越来越稳定。陆宇平还介绍道,日企在选择外部律师方面,互相之间有着借鉴参考的习惯,通常更倾向于选择已经和多家日企建立合作关系的律所。

对律所而言,“打进”日企圈很难,需要适应日企的经营方式和付费习惯,计时收费更多时候是作为工作量的考核标准和补充性的收费方式。

>

民企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416.png

苏宁云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地区管理中心法务部长钱忠伟表示,据他了解,目前计时收费可能仍然不是最常用的计费方式,按标的额计费的情形更为普遍。

就费率而言,从每小时几百元到数千元的收费标准都是真实存在的。在一些超大标的额案件中,即便是按3000元每小时的5倍计费,最终费用仍然可能低于按标的额计费,所以计时收费本身并不能简单和“贵”划等号,而是作为一种重要形式,提升计费方式的选择空间和灵活度。企业在选择法律服务的时候,可以根据项目实际情况衡量成本,选择单一或混合的计费方式。律所在报价竞标的时候也可以提供多种方案以供选择。

“从企业的角度来说,即使采用了其他计费方式,年终可能也会去统计一下实际的工作时间,作为工作量和每小时成本的参考。”钱忠伟认为,计时收费未来很可能成为一种趋势。“目前一些律所已经推出了固定收费标准的计时服务,以电话咨询为主要方式,这在法律电商领域已经十分常见。”钱忠伟说道,“大的企业可能习惯了按标的额计费,但现在新创企业非常多,计时收费的方式可能会在这个领域形成颠覆。”

6

未来发展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419.png

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主任、高级合伙人周波律师告诉律新社,近几年国内小时费率除一些顶级涉外商事律师之外,大部分基本处于跟往年持平的状态,特别是传统涉外业务领域。

他介绍道,在一些新的业务领域,如果律师提出采用计时收费,客户很大程度上会接受。但小时费率的高低,归根到底是取决于律所的行业地位和律师的资历,“实行小时收费的前提是要有对服务水准和时间统计的配套评价标准。”

周波表示,计时收费在国外普遍适用,有完整稳定的评价体系,但国内目前仍是以计件收费或按标的额收费为主。有的案件标的额大但程序并不繁琐,相反有的案件标的额小但耗时费力,传统收费方式可能会造成付出与收入不匹配的局面,存在投机的现象。

因此,前一种类型案件的客户开始倾向于计时收费。“即使采取小时收费,我们还是会做汇总调整后再将明细报给客户。”周波表示,时间统计是需要实际工作付出为依据的,否则无法得到客户的认可。

对于计时收费在国内的发展前景,周波认为随着律师事务所规范化的发展,内部运转机制越来越完善,应该会越来越多采取小时收费,这种计费制度也更能体现律师工作的付出和价值。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423.png

上海原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孙伟表示,计时收费在原本所非常普遍。当下,不仅外资企业认可计时收费,民营企业、国有企业也陆续开始接受这种收费方式,但一般他们会对传统计时收费方式作出一些改变,例如打包费率和封顶价格等。

孙伟表示,计时收费起初是律所为了保护自己、方便管理而实行的收费方式。《商法》调查中提到的“初级律师每小时500-2200元,高级律师2000-6000元”的收费价格还是比较符合行情的,但这个数据一般是指报价,实际收费会下降一些。

孙伟认为,随着法律技术的进步和客户法务部门的日渐壮大,整体上而言律所在法律服务中的主导地位逐渐下降,加之客户对法律服务结果的越发重视,计时收费这种站在律所主导角度制定的规则也会随着这些变化而作出相应的调整。

例如,在实行计时收费时,客户可能会要求打包费率、固定费率或提出一个封顶价格,这类客户成本预算的要求是不可避免,并且已经实际发生了的。此外,将法律服务项目的收费和服务结果挂钩的收费方式会增加,也将不仅仅限于诉讼案件,这是客户主导权增加后对传统计时收费形式作出的改变。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426.png

上海市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冯加庆告诉律新社,根据统计的样本数量来看,文章里的数据可能不一定完全真实,就他的个人感受而言,实际的费用范围会比这个样本更极端,“低的会更低,高的会更高”。

冯加庆表示,目前计时收费在国内并不是一个完全通行的做法。法律服务包括多种类型,例如涉外和国有、诉讼和非诉等,按小时收费在非诉和涉外情况中较为适用,但在国有企业以及诉讼案件这类看重结果的服务中并不妥当,看重程序或看重结果对收费方式的影响非常大。

再者,很多情况下一个案件是一个律师团队负责,并不是一个律师单兵操作,有些律师也不仅仅只提供法律服务,还可能提供综合性增值服务,简单地看创收指标也不能客观推导出小时收费标准是否合理公平。

谈及计时收费的未来,冯加庆认为,伴随着人工智能越发成熟,普通业务的收费会趋低,具有有特定性的业务价格则会升高,甚至可能会出现律师收入不是极高就是极低的沙漏型情况。

冯加庆表示,目前看来,在中国律师界小时收费制可能还是能用则用,也可能只是“看看而已”。如果纯粹按小时制计算工作,很难给不同劳动形式或不同等级律师界定最合理的收费标准,因此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小时收费与计件收费“混合制”且以计件收费为主的收费方式还将长期存在。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430.png

作为一名专注于刑事案件的律师,上海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洪流律师告诉律新社,计件收费和计时收费都是律师受理刑事案件的普遍收费方式。在国内,刑事律师收费和非诉律师比相对偏低,但计时收费在实际案件的处理中并不少见。

由于刑事案件历时长、事务多的特征,计时收费往往更受刑事律师的偏爱,但为了避免给当事人造成过大的经济负担,律师也会根据指导价和实际工作小时数量,给出一个折衷的价格。

洪流认为,未来可能会出现律师收入“两极分化”的现象:提出计时收费的初级律师可能不会被案件当事人接受,但对于那一些有经验的律师,实际收费可能会提高。

微信图片_20210127144433.png

上海劲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永峰律师以民商事案件为主要业务,他认为数据与其所了解的实际情况不太匹配,问题可能出在调查样本的选取上。

“如果做到细分,比如区分诉讼与非诉业务,或者按照集团或个人的客户群体分类调查,并能有效平衡地域性差异的基础上,调查结果可能会更准确。”高永峰说道。

但他对计时收费制的发展持乐观态度,因为法律服务市场在不断增长。但关于计时制与传统收费方式之间的比例关系,他则提出不能忽略客户需求这个角度:律师行业长期形成的收费机制会对客户产生影响,但客户的接受程度和需求也在时刻反作用于行业惯例的形成。“将来采用何种方式收费,可能会在法律服务与客户需求的相互影响中逐渐进入一个合理的比例变动区间。”高永峰说道。

此外,还有律师向律新社表示,其认为尽管企业具备较强的付费能力,但付费意愿却在降低,越来越多的客户采用招标入库的方式选择律所。而且从消费习惯上看,内资客户在其认为服务内容差异不大的情况下,仍然更愿意选择价格较低的团队,低价竞争的持续普遍存在影响了报价的上升空间。

同时,律师行业内部的人才竞争日益加剧,人力成本不断攀升,也导致了利润空间的不断被压缩。他认为,面对这种趋势,保持一定的利润率已经愈发不容易,未来报价上涨的空间可能很小。

尽管如此,中国法律服务市场仍然呈现愈发繁荣的景象,客户需求量旺盛,市场总量持续扩大,不少律所的年律师费都保持了30%以上的高速增长。由此,他认为中国律师业还是正处在一个好时代。

经过此番观察,虽然无法完整全面地描绘出计时收费在中国法律服务市场中的适用情况,但大致轮廓应该已经比较清晰:

一、能一定程度上有效衡量工作量,计时收费在一线市场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但全面推广短期内仍不现实;二、计时加封顶是企业和律师都比较普遍认可的计时收费方式;三、固定费率、风险代理、计时收费等方式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的混合式收费是未来趋势;四、费率的上升空间可能比较有限,但服务需求旺盛,市场总量仍在快速增长,更加合理的收费方式也利于律师行业的长远发展。


责任编辑:yxy

*以上内容转载自律新社,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