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维州也要彻查皇冠赌场了!小帕克被迫卖股份,谁会是接盘者?

维州也要彻查皇冠赌场了!小帕克被迫卖股份,谁会是接盘者?

2021-02-23 来源:澳财 阅读数 1727 分享

“四面楚歌”可谓是皇冠赌场现状的写照。

新南威尔士州去年一份“重磅炸弹”级的调查报告,让皇冠度假集团(皇冠 Resorts,以下简称皇冠)开始风雨飘摇。

报告详细描述了“博彩巨头”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后称:帕克)旗下的这一集团如何为犯罪团伙洗钱、与可疑人物来往密切,以及未能保护员工免受海外监禁等。

近期,西澳监管当局宣布开展针对皇冠的调查。而本周,皇冠赌场大本营所在地的维州州政府,也宣布成立皇家委员会,旨在调查皇冠的不法行为。

伴随监管而来的是皇冠高层的人事巨变。例如,帕克家族的老友和广告资深人士哈罗德·米切尔(Harold Mitchell,下图)已经宣布退出皇冠董事会。

Harold Mitchell,图/Hepburnadvocate

自2011年开始,Mitchell就出任皇冠董事,在新州报告出炉后,他也被敦促进行反思。

实际上,自调查报告发布以来,Mitchell是第四位宣布离职的董事。随后,皇冠首席执行官(CEO)肯·巴顿(Ken Barton)也因为这份报告而引咎辞职,董事长海伦·库南(Helen Coonan,下图)被临时任命为CEO。

现在的皇冠可谓是一个“烂摊子”。因此,此前披露的信息显示,Coonan在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上表示,她并不想继续担任这些职务。

不过,根据皇冠发布的半年报,Coonan的薪酬将猛增近四倍,达到每年250万澳元。

针对维州政府宣布的调查,这位新任CEO表示欢迎,因为它“给皇冠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详细阐述公司正在进行的改革,以及改革所带来的变化,继而帮助实现最高标准的治理和合规,以及符合社区期望的组织文化。”并表达了集团管理层将与皇家委员会充分合作。

按照计划,皇家委员会专员将于8月1日发布调查报告。

疫情重挫维州皇冠

在过去一年中,由于维州遭受了第二波新冠疫情的冲击,墨尔本经历了全球最长的封锁期,导致墨尔本皇冠赌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关闭。截至12月的半年内,皇冠亏损1.209亿澳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皇冠盈利2.182亿澳元。

一方面,维州政府对赌场容纳人数实施了严格的管控;另一方面,澳大利亚三个人口大州(新州、维州和昆州)因为边界限制而彼此分隔,来皇冠赌场的客户就更少了。皇冠表示,因强制关闭导致的成本大约为5810万澳元。

由于斥资22亿澳元建设的悉尼赌场因为牌照问题无法开业,墨尔本和珀斯赌场将成为皇冠收入的主要来源。

数据显示,在计入新冠疫情导致赌场关门影响的情况下,墨尔本和珀斯的赌场在2019-20年度仍然为皇冠贡献了高达23亿澳元的收入。

但随着两州调查的展开,皇冠的未来收入也面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皇冠在西澳首府珀斯的度假酒店综合体

事实上,在新州调查期间发现的许多问题与皇冠墨尔本和珀斯的赌场直接有关。例如,皇冠最终承认可能被犯罪分子用来洗钱的的一个空头账户——Southbank Investments和皇冠墨尔本赌场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皇冠早在1996年就已经开立了这个账户,从2001年开始允许“私密”国际顾客向墨尔本赌场打款。

调查显示,维州博彩监管机构虽然批准了这一安排,但实际上并未对该账户进行监督,因为该账户的详细季报仅限资产负债表。

此外,皇冠墨尔本赌场是澳门最大的博彩中介组织Sun City(因非法敛客存在争议)专有赌博室所在地,而这个赌博室就是新州调查的两大焦点之一。

首先,录像带显示赌客用大量成捆的现金换取赌博筹码。协助调查的律师称,这是赌场洗钱的明显证据。

其次,在2018年5月,皇冠在Suncity赌博室内橱柜中发现了560万澳元的现金,这一事件触发了赌场首席法务官关于“洗钱的警报”。

调查中,一些董事也表示他们直到墨尔本赌场成立几年后看到房间标牌,才知道墨尔本赌场有Suncity私人赌博室。

小帕克必须把股份降至10%以下

James Packer,图/ABC

而此次新州长达18个月的调查矛头同样对准了皇冠的老板James Packer(小帕克,上图)本人,称其对公司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

新州调查专员帕特里夏·贝尔金(Patricia Bergin)认为,持有皇冠超过10%股份的股东都必须满足持牌人所需的高标准品格,而小帕克却并不符合标准。

目前,小帕克的私人投资公司Consolidated Press Holdings(CPH)持有皇冠约37%的股份。私募巨头Blackstone和Perpetual则各自持有不到10%的股份。

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东南亚总监凯利·阿马托(Kelly Amato)表示,股份出售应该不成问题。

“我们预计,鉴于皇冠在澳大利亚国内博彩业享有强大的市场地位,全球范围内很多其他赌场和博彩运营商会考虑收购皇冠的资产。”

“因为澳大利亚政府表示不想再颁发任何赌场牌照,因此有限的牌照数量会吸引想要进入澳大利亚博彩市场的海外运营商。”

任何抛售都有助于减少小帕克持股比例太大所造成的冲突。

现年53岁的小帕克不仅在董事会中拥有多个代表席位,而且还收到了有关公司财务的秘密简报。

作为皇冠长期的财务官和前首席执行官,肯·巴顿(Ken Barton)在今年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向股东道歉,因为他在2019年股东会议上向股东们隐瞒了上述秘密。

屡次出售失败

墨尔本皇冠著名的雅拉河畔喷火表演

2019年,美国赌场巨头永利(Wynn Resorts)以消息过早暴露为由终止了对皇冠的收购谈判。

当时,永利在一份声明中说:“在过早披露初步讨论内容之后,永利终止了与皇冠有关任何交易的所有讨论。”

方面曾证实,永利拟以100亿澳元收购该公司,较当前市值高出约30亿澳元。

几个月后,小帕克以17.6亿澳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皇冠近半数股权出售给了位于香港何猷龙旗下的新濠国际娱乐有限公司(皇冠因工作人员在中国被抓而被迫出售在中国内地投资之前,两人曾在澳门合作开设了一家赌场)。

何猷龙(Lawrence Ho),图/Richter Frank-Jurgen

出售20%的皇冠股份给何猷龙意味着小帕克的CPH将剩下约26%的股份。

当时,小帕克说:“在过去20年以及现在,皇冠一直是我一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将继续持有皇冠股份,作为我最大的一笔投资。”

然而,事情进展并不顺利。此次交易立即触发了新濠国际员工的廉洁审查,以确定他们是否“合适”参与墨尔本皇冠赌场和悉尼海港综合项目(当时仍在建设中,见下图)。

长期以来,何猷龙的父亲澳门赌王何鸿燊一直面临着与有组织犯罪相关的严重指控。尽管他从未被定罪,但博彩监管机构对其持有赌场牌照的资格提出了质疑。

皇冠与新州政府于2014年就赌场牌照达成的协议中有一项严格的前提条件,阻碍了何鸿燊及其任何员工“获得皇冠在Barangaroo赌场项目中任何直接、间接或实益权益”。

2019年8月,根据1992年《赌场管控法》(新州)第143条针对皇冠的调查正式启动。六个月内,何猷龙放弃了购买派克股份的计划。

最终,新州本次的调查显示,皇冠目前不符合在新州经营赌场的标准。

已落成的悉尼Barangaroo皇冠酒店综合体

一些行业分析师认为,虽然与澳门、拉斯维加斯甚至新加坡相比,澳大利亚博彩市场的规模不大,但是收入稳定且弹性大。

理想情况下,小帕克也许可以将自己的皇冠股份卖个不错的价格;但是,如果监管机构要求严格,那他可能不得不面临抛售股份的风险。

责任编辑:suri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财,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疯狂的野马 2021-02-23 22:08:52

    政府没钱了,开始查一些大头榨点钱了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