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历史辛德勇读《史记》丨《太史公书》算是谁写的书?

辛德勇读《史记》丨《太史公书》算是谁写的书?

2021-03-02 来源:澎湃-思想 阅读数 652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吉林大学出版社影印明万历新安程氏刊《汉魏丛书》本徐干《中论》其他具体的事例,不妨来看《汉书·司马相如传》如下记载:

《四部丛刊初编》影印明通津草堂刻本《论衡》那么,后来又何以出现变易,改而题写撰人了呢?这是一个看似简单实际上却相当复杂的问题,不同性质的著述往往会有不同的情况,目前我还没见到什么人能够把它叙说得清清楚楚。值得注意的是,余嘉锡先生敏锐地捕捉到东汉人王充如下一段议论,至少为我们认识这一问题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视角,即当时人一般认为:

日本朋友书店影印宋庆元本《汉书》尽管如此,司马迁毕竟还是遵循当时的通例,没有在书上直接署名,所以班固在《汉书·艺文志》里著录此书的时候,仅根据司马迁原定的书名,将其记作“《太史公》百三十篇”,根本没有著录这部书的作者。在传世古籍目录中,唐代初年纂修的《隋书·经籍志》,是继《汉书·艺文志》之后的第二部系统的朝廷藏书总目。在这部目录里面,我们看到《史记》一书的著录形式是这样的:“《史记》一百三十卷,目录一卷,汉中书令司马迁撰。”作者,只有司马迁一人,没有看到他的老爹。附带说一下,除了其中的“目录一卷”、也就是今日所见《史记》卷首的“目录”是后人添加的以外,这“史记”二字本来只是“前代纪载之通称”而已(清钱大昕《潜研堂文集》卷一二《答问》九),至于它被用作司马迁这部纪传体史书的书名,“《史记》之名,疑出魏晋以后”(钱大昕《廿二史考异》卷五)。《史记·太史公自序》所称“史记放绝”,“紬史记石室金匮之书”,讲的就都是这个泛指的通称(钱大昕《廿二史考异》卷五举述有更多这方面的例证)。

百衲本《二十四史》影印南宋建安黄善夫书坊刻三家注本《史记》刚才我说《太史公》是司马迁自定的书名,这首先见于《史记·太史公自序》,不过《太史公自序》的原文是:

明末汲古阁刻单行本《史记索隐》到了现在,我们才有可能直接面对本文开头提出的问题——即《汉书·艺文志》里著录的《太史公》这个书名,其“太史公”三字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表示司马谈和司马迁父子的人名?

清嘉庆原刻本钱大昕《潜研堂文集》清人钱大昕就是这样一位具有通透眼光和广博学识的优秀学者。在一封写给友人的信函中,针对颜师古的看法,钱氏明确指出,所谓“太史公”者,乃“汉时之官名,司马谈父子为之。故《史记·自序》云‘谈为太史公’,又云‘卒三岁而迁为太史公’;《报任安书》亦自称‘太史公’。‘公’非尊其父之称”。钱大昕并在这通信的后面针对所谓“太史公”为尊称之说随手写下这样一段附言: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澎湃-思想,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