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苏洵的两个儿子同登进士,一生仕途崎岖的他会如何感慨?

苏洵的两个儿子同登进士,一生仕途崎岖的他会如何感慨?

2021-03-08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阅读数 460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北宋文坛领袖欧阳修曾评价苏轼:“此人可谓善读书、善用书,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这无疑是苏轼迅速名满天下的主要原因。欧阳修对苏轼的帮助不仅仅是给几句好评,而是真心想为这位后起之秀“放出一头地”。在他的引荐下,苏轼先后拜见了当朝宰相文彦博和富弼,又将他引荐给枢密使韩琦,这些人无论在政坛还是文坛皆是名动一时的大佬,如今却能与他们同席而坐,谈笑风生,这是青年苏轼之幸,亦是北宋文坛的一段佳话。唯一令苏轼感到遗憾的事,当年发起“庆历新政”的范仲淹已于几年前去世,无缘相识,为此他曾感叹:“自读石介《庆历圣德诗》,中经十五年,而不得见一面,岂非命也。”

/欧阳修像。

除了欧阳修,另一位考官梅尧臣对苏轼亦非常欣赏。梅尧臣的情况还和欧阳修不一样,他很早以前就与苏洵相识,两人是老朋友,看苏轼、苏辙就像晚辈一样。对于老苏家这两个孩子,梅尧臣也充满期待,他曾专作一首《老翁泉诗》赠予苏洵,其中有“岁月不知老,家有雏凤凰。百鸟戢羽翼,不敢呈文章”之句,以雏凤凰比喻苏轼、苏辙。

老苏的两个儿子同登进士,又得到文坛老友们盛赞与青睐,原本是值得高兴的事,不过对于求官之路崎岖坎坷的苏洵而言,心中恐也别有一番滋味。有野史记载说,苏氏兄弟同登进士后,去向苏洵道贺的人问他有何感想,老苏竟有些遗憾地说:“莫道登科易,老夫如登天。莫道登科难,小儿如拾芥。”此事虽无从考证真假,不过对于同样心怀大志却仕途崎岖的老苏来说,有此感慨亦是人之常情。

影视剧中“二苏”

得到了欧阳修的加持,苏轼的人生如同开挂,知名度大增,成为备受瞩目的新星。在寓居京城的这段日子,除了不断拜访结识各种文坛、政坛大咖,就连居家也会有奇遇。有一天,忽然有一位与苏轼年龄相仿的青年登门拜访,来者自报师门,原来是欧阳修门下弟子晁端彦,他秉承欧阳修旨意主动登门求交苏轼。看来欧阳修对苏轼的确是真爱,不仅将他引荐给诸多朝中大佬,还让年轻一辈的弟子主动与之结交。晁端彦,字美叔,是苏轼的同科进士。两位年轻人见面后相谈甚欢,从此结下深厚友谊。

三十多年后,苏轼到扬州上任时,正好遇见从扬州回朝的晁端彦,彼时欧阳修早已作古,苏、晁两人皆已年近花甲,苏轼回忆起二人初见之时,又想起欧阳修的知遇之恩,一时思绪翻涌,感慨万千,作成一首《送晁美叔发运右司年兄赴阙》相赠,记录了这段漫长而珍贵的少年情:

我年二十无朋俦,当时四海一子由。

君来扣门如有求,颀然病鹤清而修。

醉翁遣我从子游,翁如退之蹈轲丘。

尚欲放子出一头,酒醒梦断四十秋。

病鹤不病骨愈虬,惟有我颜老可羞。

醉翁宾客散九州,几人白发还相收。

我如怀祖拙自谋,正作尚书已过优。

君求会稽实良筹,往看万壑争交流。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国家人文历史,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