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江浙沪盗墓者联手盗山东王墓,特买防毒面具,挖两小时后不敢挖了

江浙沪盗墓者联手盗山东王墓,特买防毒面具,挖两小时后不敢挖了

2021-03-08 来源:梧桐树下戏凤凰 阅读数 595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江浙沪三地盗墓者联手盗山东王墓

本文作者 倪方六

在山东济宁市北郊的任城区李营街道办事处原萧王庄附近,有4个如小丘一样的大土堆,当地人称为“堌堆”。

被称为“堌堆”的古墓

这里本来有9个堌堆,1949年后被平毁了5个,能确定位置的有6个。目前有封土的4个分别定为1、2、3、4号墓。

1969年当地驻军在堌堆上挖防空洞,破坏了封土和墓室,墓砖都暴露了出来。

1970年代初山东省第一次文物普查时,考古人员对堌堆进行了勘查,确认是古墓,称为“萧王庄墓群”,并公布为山东省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81年,时济宁地区文化局文物普查队又对萧王庄墓群进行了钻探复查,在2号墓内发现了汉朝陶片,又征集到从中出土的4件汉白玉俑,由此认定萧王庄墓群为大型汉墓,推测是东汉任城国贵族墓——极可能是国王、王后墓。

1992年当地文物部门自筹经费,发掘了其中封土最大的1号墓,证实了这一推测。墓主可能是东汉光武帝刘秀之孙、死于汉和帝永元十三年(公元101年)的 刘尚——第一任任城国国王。

萧王庄墓群的地位和重要性突显,济宁市特在此设置了“汉任城王墓管理所”。

2006年,萧王庄墓群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自此,萧王庄墓群得到了重点保护。

而在此之前,萧王庄墓群先后被古今多批盗墓者光顾,至今盗墓者都还惦记着。

现代盗洞

2017年,一伙来自江浙沪三地的盗墓者,联手盗掘萧王庄4号墓。

最先提议盗墓的,是来自江苏盱眙的周新年,曾有济宁当地的朋友喊他来到济宁“玩”,所以知道了这座古墓。

2017年8月中旬,周新年打电话给上海朋友薛其贵,说济宁那边有个大的墓穴,约其一起去山东“干活”(盗墓)。

薛其贵是上海人,浙江同伙称他为“上海佬”,他成了这次盗墓的实际组织者。

没两天,薛其贵便开车到江苏盱眙,接上周新年一起去济宁看看(踩点)。察看了墓地,两人觉得这“活”可以做。随后周新年和薛其贵商量搭班,组织人手,并找人出钱(投资)。

已平毁的堌堆,上面有不再使用的部队营房

薛其贵认识不少浙江人,他找了湖州市的金国忠、王子龙,约他们一起参与挖墓。一直想发财的金国忠又找了几个老乡,周新年和薛其贵也找了几个出力干活的人。

定下来后,金国忠去当地铁匠铺,请铁匠师傅打了盗墓专用工具,有铲子有铁钎。

2017年8月下旬,金国忠、王子龙带着湖州几个老乡,北上“干活”;周新年则带着4个江苏老乡,在盱眙等他们,双方汇合后一起去济宁。

当时,他们一共开了三辆车,周新年的一伙人开一辆本田商务车,江苏牌照;湖州金国忠他们开一辆轿车,是租来的,浙江牌照;薛其贵开的是私家车,上海牌照,周新年坐在上面。

这样三辆车,谁看了都不会以为是盗墓的,只会认为是高级旅游团的,或是高级商务考察。

抵达济宁后,周新年当天便带金国忠他们几个人去看墓地。但在晚上商议出资和分成时,双方发生矛盾,没有达成协议,不欢而散——不盗了!

次日,周新年和金国忠带的人,分别回了江苏和浙江,薛其贵则去了上海。

济宁萧玉庄一号墓地宫(刘尚墓)

就在眼前的肥肉哪舍得丢掉?嘴上都说不盗了,实际上双方都没有放弃,各怀鬼胎。

周新年回到盱眙后,再与上海人薛其贵商量,决定另搭班子,继续干。

当月薛其贵便联系了“投资人”陈运昌,说有一个宝藏,陈运昌动心了。

商定,陈运昌出钱,周新年出力。

包括盗墓期间的住宿费、餐费、购买盗墓工具等费用,预计10000多元,均由陈运昌出(事发时已“投资”了5000元)。挖到的东西陈运昌独占三成,其余归所有同伙平分。

济宁萧玉庄一号墓出土玉衣片(刘尚墓)

2018年9月8日晚上,周新年与薛其贵一班人来到墓地“干活”。

周新年带人去挖墓,薛其贵则在墓地不远处望风,陈运昌没去现场,坐镇酒店,等候消息。

刚开挖不多会儿,薛其贵发现有人朝墓地来,以为要出事了。再定神一看,竟然是“同行”——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的金国忠带的浙江人一伙人。

在济宁不欢而散后,金国忠和王子龙商量,也决定自己搭班子干。

金国忠找了罗某、茹某,王子龙找了张某,罗某找了陆某,陆某又找了沈某、吴某,共计8个人,每人各出资1000元,合伙盗墓,挖到东西卖了钱平分。

济宁萧玉庄一号墓出土冥器(刘尚墓)

在9月8日同一天,金国忠他们租了两部车来到济宁。

同伙吴某被抓后来说被忽悠了,他供述,拉他的陆某说,挖到东西一个人能分到十几万,多了能分到几十万,还说没有危险,就是挖一下泥巴就行了。

来时,他们还准备了双肩大包——为盛装盗出文物准备的。

金国忠当场提出“伙盗”,两边人合到一起干。陈运昌听薛其贵的报告后,同意金国忠浙江一伙人参与,具体明天见面再说。

济宁萧玉庄一号墓地宫(刘尚墓)

第二天上午10点,金国忠与王子龙在济宁市金宇汽配城附近,与薛其贵、周新年接头,觉得安全后,便去济宁京杭假日酒店房间,与“投资人”陈运昌见面,商谈一起盗墓的费用分摊、参与人员、分成等细节。

共同商定好后,决定当天下午4点开始盗墓。

或许有网友会说,“下午4点”,这不是大白天公开盗墓嘛,不怕被人看见?不怕的。

在大墓东侧有一废弃的军用防空洞,进深达10米,钻进去外面人很难发现的——就在防空洞里面挖盗洞

废弃防空洞

两边人加起来有十七、八个,不能都进去挖洞吧,金国忠方安排4人,薛其贵方安排4人,余下的人都分散在外面的马路上“站岗”。

由于还缺少盗墓装备,薛其贵还与王子龙、金国忠一起,去买了东西:一个防毒面具、两个手电筒,还有鼓风机和给鼓风机供电的蓄电池、皮管、对讲机等。这防毒面具是特地买的,以防进入墓内发生意外。

周新年是这伙人中盗墓经验最丰富的,也是同伙眼里的“高手”,掌握盗墓技术,是这次盗墓的技术指导,亲自带人盗挖。

戴防毒面具,穿老鼠衣

盗洞挖在防空洞北墙中段,大概位于封土堆的中心。先挖了一个洞,然后向侧方向打洞。

挖了2个小时后,有同伙忽然发现不对劲。咋了?原来防空内正好有个摄像头正对着他们挖掘的地方。

坐镇酒店的陈运昌听到薛其贵报告后,没有犹豫,说了一个字——“撤”!

当晚9点,两边人马先后都开车离开了济宁。

墓室内监控

现场撤退时有一个细节,当时江苏人带着盗墓工具先退,浙江人看出了苗头,把他们的铁锨、防毒面具、钎子等东西抢夺了过来——被警察抓到后,这些工具成了他们盗墓的罪证,早想到有这事,说什么也不会抢啊。

这伙盗墓者当时担心摄像头已录下他们,如果管理部门看到,马上会报警抓人的。实际上他们多虑了,这摄像头是摆设,之后还是管理人员第二天早上9点正常巡视时才发现。

济宁萧玉庄一号墓地宫(刘尚墓)

两边人马是分头走的。快要出济宁时,浙江金国忠、王子龙一伙觉得这事有点蹊跷——是不是江苏人和“上海佬”已挖出东西了,有意谎报军情,吓走他们的?

大家都知道浙江人最精明的,王子龙于是和“上海佬”薛其贵通电话,探问他们到哪了。薛其贵说他们已到苏鲁交界处,住在那里,反问他们到哪了,王子龙说“已到南京”——互相欺骗。

济宁萧玉庄二号墓出土玉人

浙江人推断“上海佬”和江苏人骗了他们,临时决定调转车头,重返济宁——继续盗墓!

周新年和薛其贵当时是绕道走的,有意避开警察可能追上、摄像头多的高速路线——也贼精呢,想不到这让浙江人误会了。

而这一误会,直接导致他们先后都被抓。

金国忠他们返回济宁,到萧王庄盗墓现场附近时,王子龙带一同伙要再去墓地看看,于是去一停车场停车。

夜间查车

刚好巡逻民警巡逻到此,觉得这伙人形迹可疑,遂上前盘问,打开车箱检查,发现了盗墓工具。

这下别想走了,被带到了当地的派出所。

已往墓地去的王子龙和同伙,见情况不对,溜了。

但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包括周新年和薛其贵在内,最终所有人都被抓获。

济宁萧王庄一号墓地宫内黄肠石上的题刻

济宁萧王庄一号墓地宫入口

*以上内容转载自梧桐树下戏凤凰,沉香艺文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Quan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