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忆微信公众号
下载手机亿忆app
新闻
“想念妈妈做的饭”!疫情之下,有小学生无法回国;还有学生未踏入澳洲,却已毕业!
12 天前来源: 墨尔本妈妈帮分享到

自去年因疫情,澳洲关闭边境以来,国际边境何时能重新开放的问题,就一直是人们最关注的事情之一.

因为长达一年之久的边境封锁防疫措施,澳洲很多国际学生都被迫隔离在境外,无法进入澳洲...

甚至还有不少留学生,从入学到毕业,从来没进入过澳洲!

一切都在网上完成...

而澳洲国立大学的23岁中国留学生Zhao Tianyu,就是靠“云留学”,刚刚从国立大学毕业...

据这位中国小伙儿表示,2019年他与家人来澳洲旅游的时候,决心留学澳洲。

但在他成功申请留学后,疫情就爆发了!

接着澳洲关闭对中国的边境,留学生只能居家接受网络授课。

于是,他所有的课程、作业、考试,全都要在网上进行。

如今眼看两年过去,留学生返澳计划一直被频频搁置...

所以,Zhao Tianyu还没来得及去澳洲国立大学的校园体验下学习氛围,就已经顺利毕业了!

而且还是参加了一场云毕业典礼...

有人被迫隔离在外,无法返校,但同样也有人被隔离在内,无奈的“画地为牢”....

近日有澳媒就报道称,许多国际留学生为了防止自己离开澳洲后,无法再按时返回校园,就选择了留在了校园....

有的小中国留学生,甚至已经18个月没见到父母了!

“我想念妈妈做的饭”!

为完成学业,澳洲的中国小留学生,被迫18个月未见家人!

据悉,

昆州历史最悠久的私校之一的Ipswich Grammar School多年来,凭借着自己卓越的学术成绩,

吸引了大批的国际留学生来此就读。

不少远在中国的家长,甚至也费劲力气把孩子送到该中学寄读。

也正因如此,新冠疫情对该校的留学生影响更为严重。

因为在可怕的疫情之下,小留学生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非常严峻选择:

A:购买机票回国,躲开澳洲可怕的疫情,但会无法按时返澳继续学业!

B:留在澳洲,继续学业,但会长久被隔离在异国他乡!

不论是A还是B,都是一条十分艰辛的道路。

对此,连Ipswich Grammar School的校长Richard Morrison都表示:

“我们所有寄宿生都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影响,但我们的国际寄宿生受到的影响最大”。

“他们都还是孩子,却远离父母。“

"这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

有些小留学生,为了能继续完成学业,甚至已经被迫离开了父母长达18个月之久!!

虽然,该校国际生可以通过FaceTime等APP与家人保持联系。

但小小年纪,就独自在异乡求学本,本就是一件非常艰辛的事情,更何况还遇上了糟糕的疫情?

来自中国的11年级学生留学生Sunny Ma就表示,他十分想念在云南的父母和朋友。

“我想念我妈妈做的饭,但我的父母也不容易。他们认为在澳大利亚学习能够为我的未来提供最好的机会,所以他们牺牲了很多来支持我。“

还有该校来自中国香港的Harvey Li也表示,“在寄宿时,和其他寄宿生住在同一个房间,大家可以互相聊天和玩耍。”

“但说实话,我想家了....“

好在,在了解到孩子们的情况后,该校也尽可能的给予了关怀。

比如,专门在学校配备了一名住在校内的寄宿主管和一名国际学生联络员,

帮助国际寄读生解决一切生活和学习上的困难。

据校长Morrison表示:

“在过去的18个月里,他们为男孩们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支持。“

“他们会接到父母的电话和短信,为孩子举办生日派对,带他们去玩耍,成为了这些男孩的临时父母。”

再比如,

为了更好地帮助和鼓励孩子们,学校还在大门口挂了一条横幅,呼吁路过的司机”为寄宿生鸣笛“加油。

一些好心的路人,在看到横幅后,不仅会鸣笛以示鼓励,还会捐赠一些护理包。

Morrison校长说:”不少人送来了巧克力、比萨和冰淇淋等。非常感谢社区的好心人。“

另外,为了排解孩子们可能出现的焦虑情绪,

该校还在第二学期时引进了一只寄宿犬,以此来分散孩子注意力,让孩子们免于陷入压力、焦虑的境况。

其实,Ipswich Grammar School所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头一例。

此前因为疫情封锁,来自Solomon Islands的一名9年级澳洲留学生

Alicia Goh就表示称,自1月离开家乡,独自在布里斯班的

St Margaret's Anglican Girls School上寄宿学校后,

她再没有见过父母....

Alicia说:“我确实想回去,但我也在考虑安全方面,还是要谨慎。”

“如果我不能回来继续接受教育,那真是太可惜了。”

澳洲中国留学生处境困难!

无法工作、也回不了国!

虽然自澳大利亚的国际边境封锁以来,政府那边就一直有传出消息称,会尽快给广大留学生提供渠道,让那些被迫隔离在国境外的澳州留学生尽快返澳,完成学业。

但,澳洲疫情始终反反复复,使得开放边境的事情不得不一推再推...

许多被迫耽搁的一年学业的留学生,不得不把留学目标投向了其它国家。

据联邦政府的数据显示,

因为边境持续封锁,澳大利亚在过去一个财年里,流失了10万多名留学生!

而据国际教育协会的估计,每个流失的学生在学费和整体经济贡献方面就可能会造成

近60000澳元的损失!

来自巴基斯坦的26岁留学生Dilpreet Singh,就是决心不再返回澳大利亚的留学生之一。

据这位大学二年级的学生表示,“我受够了澳大利亚政府老一套的‘边境很快就会开放’的答复!

而且网课并不适合自己,所以我把目光投向加拿大等其它海外教育目的地。”

此外,因为疫情的反复,很多留在澳洲的留学生的生活,也脱离轨道。

最新数据就显示,由于澳洲上月有五个州全部处于封锁之中,7月份,澳洲的失业人数已高达176000人!

而这其中,就包括很多留学生!

据估计,澳大利亚有565,000名国际学生,在冠状病毒爆发之前,许多人就职于澳大利亚的酒店和零售行业。

但因为疫情,零售业和酒店业成了最受冲击的行业,所以,这两个行业也是失业率最高的行业。

Roy Morgan首席执行官Michele Levine就表示,多次封锁对旅游业、零售业和酒店业尤其不利。

“维州已经实施6 次封锁,昆州、南澳、珀斯、达尔文都经历了封锁,大悉尼的封锁自6月下旬开始并将持续到现在。

考虑到过去几个月澳洲各地的封锁,所以7月份失业率的增加并不令人惊讶。”

留学生纷纷失去工作,生活自然也就受到了影响。

澳洲知名律师Nick Hanna就表示,在许多学生失业之后,由于没有资格获得政府的支持,

国际学生现在是我们社会中最脆弱的群体之一!

“通常他们是第一批失业的人,但与其他人不同,他们没有资格获得经济补贴。”

据Hanna表示,他接听了数十名留学生的电话,留学生们都说自己快要露宿街头了...

“与我交谈过的大量国际学生,还差两三周就会变成无家可归了。”

教育发言人Mehreen Faruqi博士也称,

“过去一周,我收到数百名国际学生的来信。

他们很穷,正处于绝望的境地。”

澳洲21岁的女留学生Andrea Andrade,就是其中之一。

据Andrea表示,自2018年以来,她就一直在珀斯生活和学习。

原本一边上学,一边做兼职,足以满足她在澳洲的所有开销。

但因为这场疫情,她和许多其他人一样,都失去了工作...

而因为没有财务保障,Andrea也面临着被迫流落街头的可能。

Andrea说:“我不能支付房租,不能支付食物。我尝试过与房东交谈,但他们无法帮助我们。”

“我有积蓄,但用完只是时间问题。我确实有家人可以在紧急情况下或遇到危机时为我提供帮助,但他们正在经历同样的情况,他们必须首先支持他们自己。”

虽然,此前总理莫里森说,负担不起澳洲生活压力的留学生应该回家。

但回家也并不是说,大家想回就能回的!

Hanna就解释称,“大量的国际学生实际上不能回家。”

例如,22岁在澳学习经济学专业的中国学生Vikki Qin,在失去了咖啡师的工作和悉尼大学学生会的校园活动协调员工作后,就考虑过返回中国的选择。

但无奈的是,疫情期间航班非常有限,而且所有航班的票价也非常的昂贵。

这对她是不小的经济压力。

而且更令她担忧的是:

如果她返回中国,那么她急救可能无法返回澳大利亚完成学位...

“如果我必须返回中国,而旅行禁令仍在继续,也许我下学期也无法回来,那我又是在浪费时间。”

“疫”乡的中国留学生,生活、学习都格外艰难!

疫情之下,最艰难的莫过于那些身在异国他乡的留学生。

因为他们除了要克服疫情带来的干扰,还要克服生活上的种种困难!

在美留学生的中国学生李一帆就表示,相比疫情的反复,更担心种族歧视!

据李一帆面对采访时表示,他是哥伦比亚大学读硕士研究生,但由于疫情影响,他两年的研究生课程,直接导致他在国内上了一年的网课。

直到近期,他才刚到美国,

准备在疫情防护中完成最后一年的学业和生活。

不过,相比较新冠疫情,

他更担忧的是,

美国因种族歧视引发的安全问题,

李一帆说,

“不讲道理的种族主义者,

可能会将使我的留学生活有了不安定的因素”。

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王康也表示,

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据王康表示,

因为由于疫情的反复,

他自2020年2月从日本回国过春节后,

直到12月才返回日本。

这导致在日本关西学院大学留学的他,

直接错过了申请攻读硕士学校的机会。

为此他不得不在2021年重新申请研究生学校....

而除了学业延迟,

更难的是留学生的经济收入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据王康表示,

他在日本留学期间一直靠勤工俭学,

但由于疫情的蔓延,

导致他打工的餐厅和酒店歇业,

这直接影响了他的收入,以及留学期间的生活....

“这些收入大概占了我在日本生活费的40%”。

同样,在意大利的中国留学生马啸也表示,

疫情把计划都打乱了!

据马啸介绍,

他目前就读于意大利佛罗伦萨音乐学院小提琴专业硕士,

已经因为疫情有两年多没有回家了。

马啸说:

“疫情把所有之前的计划都打乱了,

但我们只能努力适应疫情的新情况,

努力调整心态去自我和解。”

他盼望着疫情结束早日回国,

然后“给家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不过他所在的佛罗伦萨是旅游热点地区,

所以,即使现在疫情还没完全控制,

当地的旅游人数已经和疫情前的旅游人数不相上下了。

马啸对此情况就表达了担忧,

“现在大家的防护意识已经没有此前强了,

主要是因为疫苗的施打,以及对疫情的防疫疲惫”。

不过好在当地华侨华人、留学生一直在互帮互助。

侨胞和中国留学生会到统一的接种点进行疫苗接种,

所以,相对来书,还是安全的。

“我周围的人基本上都接种了,

我本人已经打了第一针”。

因为反反复复的疫情,

澳洲的国际边境已经封锁了长达一年之久。

对于普通的人来说,这或许没什么,

但对于那些求学的留学生来说,

这确实非常痛苦的一年!

尤其是对于那些年纪小的留学生来说,

他们的生活和学习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真希望疫情能早点结束,

让滞留在澳的孩子,能可以尽快回到父母的怀抱....

*以上内容转载自墨尔本妈妈帮,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突发,85家澳洲幼儿园倒闭!每3个澳洲孩...刚刚!澳洲2021年度最佳寄宿学校和地区...大悉尼所有学校10/25起错峰返校!热点...澳专家呼吁:应像中国一样控制儿童游戏时间学科地位滑坡引争议 中国是否对英语Say...
亿忆评论评论0

全部评论 0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