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国际东京奥运村遭疯狂吐槽:站着就顶头,肥皂也没有,像活在中世纪!

东京奥运村遭疯狂吐槽:站着就顶头,肥皂也没有,像活在中世纪!

2021-07-22 来源:澳洲微报 阅读数 1401 分享

说起东京奥运会的奥运村,“纸板床”大家已经见过了。

不过这还只是冰山一角,俄罗斯代表团这两天上上下下吐槽不断:要啥啥没有,有的东西还缩水!

首先一个问题是,东京晴海奥运村的房间和浴室空间过于狭小。

身高198cm的俄罗斯男子排球运动员Yaroslav Podlesnykh,展示了浴室里的空间。

当他进入浴室时,勉强可以直立,稍微一动就会蹭到天花板。

而身高达到212cm的队友Artem Volvich,进入浴室时甚至要弯着脖子。

对于运动员来说,2米左右的身高并不罕见。

男子网球运动员Karen Khachanov,身高198cm。

在他晒出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同样是头部快碰到浴室天花板。

俄罗斯击剑队教练Ilgar Mammadov,从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始,如今已经是连续第9次参加奥运会。

面对记者采访,他直言,从其个人角度来说,就没见过如此糟糕的奥运村服务。

“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的房间有没窗户。”

“浴室小得就像飞机上的一样大,大概就1.5平方米左右。而且这个浴室是为整个团队准备的,洗澡还要排队。你能想象身材高大的运动员怎么使用吗?这可并不正常。”

主持人Dmitry Guberniev,跟着俄罗斯代表团一起来到日本进行采访。

他来到日本的浴室内亲测,结果发现连他自己都无法好好洗澡,无法以花洒挂着的状态冲洗身子,只能选择手持花洒,或是蹲坐着洗澡。

有时洗到一半还会突然没有热水。

4~5人生活的套房里,只有一个卫生间、浴室,也没有电视机和冰箱。

据俄罗斯女子网球选手Elena Vesnina透露,浴室里连肥皂都没有。

当然,这也不是单单俄罗斯队碰到麻烦。

加拿大女子网球双打明星选手Gabriela Dabrowski发现,奥运村里空调遥控器上写的全是日文。

大热天里,为了搞清楚该如何使用空调,她不得不在社交平台上求助网友。

奥运村里的“纸板床”,同样是运动员密集吐槽的对象。

就不说“纸板床”的承重问题了,其宽度只有90cm,甚至比一般的单人床还窄小。

澳大利亚女子网球选手Ellen Perez透露,感觉自己睡着睡着,就会从床上掉下来而受伤。

而对于美国运动员吐槽“纸板床”是为防止发生关系这一说法,

Ellen Perez表示:这也太好办了,把床垫拖到地板上来就行了。

总不能连地板也能给整塌了吧!?

现代人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上网冲浪,更不用说运动员来到异国他乡,少不了会思念家人。

不过俄罗斯击剑队教练Ilgar Mammadov指出,房间里的网络状况也很糟糕:

“怎么才能连上网呢,这是个谜。”

“插座集中在一边,只能通过延长线去够,而且到处都没有简明易懂的标识。”

最后,这位经历过9届奥运会的教练总结道:

“我们对奥运村的条件倍感惊讶,一般来说这里的一切应该是为了让运动员感到舒适。”

“然而这种环境简直无法让人想象是21世纪的日本,完全就是中世纪。我作为教练是无所谓的,就是运动员太可怜了。”

面对俄罗斯队的密集吐槽,东京奥组委秘书长武藤敏郎回应称: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抱怨。我们已经做了许多充分的准备。但人多总是会有不同意见,今后也会好好进行处理。”

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表示:

“为了提供舒适的环境,我们一直在做准备。”

“我们会尽快处理电视机和冰箱的事情,先要和俄罗斯队确认情况,尽力予以处理。”

不过据东京奥组委透露,俄罗斯方面并没有提出申请配备需要收费的电视机和电冰箱。

划重点,需要收费租赁才配备,俄罗斯队可能并不知道。

类似肥皂这种洗浴用品,是不是也要付费才给的……

奥运村的条件之简陋,连日本网友都看不下去了:

“电视机就算了吧。

要是装了电视,NHK会来找你们收费的。”

“因为是在东京,房间狭小,还请见谅。

不过电视机、电冰箱什么的,赞助企业咋不借些老款商品出来用用?

由于疫情,运动员们过着如同监禁一般的生活。

日本申奥时说要好好提供招待,结果就整了个纸板床,难怪别人会抱怨吧。”

“就是酒店里也有电视机、电冰箱,也有人想在房间里看比赛直播吧。

奥运村房间里居然没有电视机和电冰箱,惊呆了。”

“既然想让运动员窝在奥运村里,电视机和电冰箱是必需品吧。

‘在房间里没啥事可干’‘冰箱都没有,那就去便利店吧’,这不是给了运动员理由外出嘛。”

“因为工作关系,我去参观过奥运村,是真的没有电视机、电冰箱、微波炉。那个纸板床,要是身高2米的运动员睡上去,脚都会露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代表团多支有望获得奖牌的队伍,比如乒乓球、柔道、摔跤等参赛队伍,将不会入驻奥运村。

这些队伍将以东京都北区的味之素国家训练中心和奥运村外的住宿设施为据点。

目的是减轻运动员的交通负担,可以使用习惯的训练设备,最大限度利用地利优势。

当然了,奥运村里是啥条件,恐怕日本代表团也是心知肚明吧。

奥运村相关的事儿,先放到一边,再来看看跟东京奥运有关的一波疫情信息。

智利奥委会7月20日宣布,该国跆拳道项目的21岁女选手Fernanda Aguirre,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而弃权。

据悉,Aguirre无症状,健康状况良好。

她原本计划参加本月25日举行的女子跆拳道57公斤级比赛,但因为进入10天的隔离期而无奈弃权。

这是东京奥运会首次出现选手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无法参加比赛。

Aguirre曾在2019年的泛美运动会上拿过铜牌,这次无缘参加东京奥运,让她倍感遗憾伤心。

此外,东京奥组委昨天发布消息称,有1名住在日本国内的志愿者的新冠检测结果为阳性。

这是1日以来首次有志愿者测出阳性。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将于7月23日晚举行,也就剩下一两天时间了。

今天东京都通报新增1832例确诊病例,创下自今年1月16日以来近半年的新高。

其中,有681人感染的是感染力强的德尔塔变异毒株,创下了历史新高。

而从日本全国来看,新增4841例确诊病例,也是自5月27日以来再次超过4000人大关。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无奈地表示:

“暑假开始了,22日开始还有4连休,感染可能进一步扩大。

现在是危机时刻,或许大家已经听腻了危机这个词,但现在真的是极为关键的状况。”

不过日本首相菅义伟,看起来还挺看得开的。

昨天接受美国媒体《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菅义伟表示:

“如果将日本的新冠感染者人数与西方国家进行比较,我们要低一个量级。

我们正在推进疫苗接种工作,采取强硬措施来预防新冠感染,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放弃(举办奥运)是最简单,最轻松的选择,应对挑战才是政府的职责。”

不过作为东京奥运的赞助商,就做不到那么乐观了。

由于日本国内反对举办奥运的意见依旧强烈,赞助商丰田汽车、NTT和NEC等纷纷示意不会出席23日的开幕式。

赞助商企业担心出席开幕式可能会引起消费者的不满:“根据新冠疫情等进行了综合判断,也考虑到舆论,抛头露面没有任何好处。”

就连将在开幕式上作为名誉总裁的日本天皇诵读的开幕宣言,

日本政府和奥组委考虑到新冠疫情,正在协调避免写入表达祝贺之意的措辞。

还有,担任英国奥委会总裁的皇室成员安妮公主,19日透露不出席东京奥运会。

安妮公主从1988年起担任国际奥委会(IOC)委员,包括上届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在内,她曾多次出席奥运会现场。

至于这次不出席的理由,可能是包括入境日本的奥运相关人员接连感染新冠病毒,日本国内担忧和反对情绪高涨等。

只能说,这届奥运会真是太多槽点了。

接下来,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微报,风平浪静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yxy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