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国际美国左派危险了

美国左派危险了

2020-06-29 来源:北美报告 阅读数 894 分享

前两天,有媒体发文章说,耶鲁危险了。看到题目,我心头一震。这辈子,虽然说与耶鲁无缘,甚至都没去参观过,但是内心里,始终把它当作一尊神。不为别的,就冲它的校训,它的成就。

耶鲁校徽上写着,“Lux et veritas(真理和光明)”。我始终觉得,这个校训比“忠诚团结”“勤奋严谨”“求实创新”之类的口号更让人心灵纯净,可激发人的求知欲。

耶鲁说到了,也做到了。

截至2018年,耶鲁培养出了60多个诺贝尔奖获得者,5个菲尔兹奖获得者,3个图灵奖获得者,5位美国总统。

所以,有人说耶鲁危险了,我心头能不一震嘛。有些大学没了,世上不过少了一个职业培训中心;如果耶鲁完蛋了,人间就会失去一丝光明。

打开新闻仔细一看,原来不是耶鲁要完蛋,而是一帮美国人要求耶鲁必须改名。一位名叫Jesse Kelly的人,在推特上发起倡议,要求耶鲁改名,理由是耶鲁这个名字来自Elihu Yale,而Elihu Yale不仅是一个奴隶主,还是一个奴隶贸易贩子。

他要求耶鲁大学在所有建筑物、文件及相关商品中,都把“Yale”字样消除掉,否则就是歧视实黑人。

这个倡议一出,立刻成为热搜。不仅美国人关注,连我们中国人都看不下去了。多数人把这个事当作一出闹剧,看热闹。作为旁观者,看热闹不是错。

但是,看热闹也要看个明白,不能稀里糊涂地傻乐呵。要求耶鲁改名这个事,猛一看,似乎是反种族歧视运动的延伸,是美国左派的走火入魔之作,事实却恰恰恰相反。

如果有心,查查挑头要求耶鲁改名的几个人,如Jesse Kelly、Ann Coulter、Pete Hegseth等,就会知道他们根本不是什么左派,而是坚定的保守派,特朗普的“死忠粉”

按照中国的说法,左派应该和右派对应,左派是主张社会主义的,右派是倾向自由主义的。这是现在的含义,以前我们还用“右派”,指称犯过政治错误的人。

欧美也有左右之分,但是右派不叫右派,一般叫保守派。左派倒是经常和自由派混用。美国左派或自由派多指民主党人,强调保护少数族裔、少数人权力、弱势群体、提高公共福利保守派多指共和党人,主张维护传统社会和家庭价值观,小政府大社会,坚持自由市场,反对福利制度。

从这个谱系可以看出,这次反对种族歧视运动,符合左派或民主党纲领。因此,民主党的大佬,基本都对此表示支持,甚至参与下跪纪念。

以特朗普为首的共和党人,不能说对这场运动完全反感,但是大体上是不太支持的。他们注重传统、看重秩序嘛!

可是,问题来了。一帮保守派的人、特朗普的粉丝,为何要求耶鲁改名,为反种族歧视运动摇旗呐喊?他们是被弗洛伊德之死感化,要“弃暗投明”吗?用脚想一想,都不会是这样。

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为已经偏离正轨的抗议运动“火上加油”,令其进一步偏离正轨。连耶鲁这样的校名都不能容忍,反种族歧视运动还能算“反歧视”?更像是清算。

清算了校名,就得清算校产;清算了校产……想一想都毛骨悚然。

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要拿耶鲁大学开刀?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熟悉美国政治的人都知道,美国左派或民主党人,大都受过高等教育,甚至毕业于常春藤名校。其中,耶鲁大学是左派的集中地,也是左派的一面旗帜。克林顿希拉里夫妇都毕业于那里,布什父子也是。布什父子虽然是共和党,但是有些价值观念是偏左的。

这样一来,Jesse Kelly、Ann Coulter、Pete Hegseth等人的用意,应该就很清楚了。他们名义上是冲着耶鲁大学发威,实际上是隔山打牛,试图将左派逼到死角。

如果左派不同意耶鲁改名,就是“助纣为孽”,歧视黑人,就是两面三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再说的狠一点,就是虚伪、伪善的,没有资格代表美国少数族裔。如果左派同意,那么耶鲁不但要改名,还得将学校收到的捐赠分给黑人,把校园建筑改为低收入群体住宅;不但耶鲁必须如此,其他美国高校也得这样做。

这样改下去,美国高校肯定要散架子了。如果美国高校散架子了,左派也就是成为无源之水,风吹云散了。

所以,这场运动的结果,不是耶鲁危险,而是美国左派危险了。美国左派和民主党人应该停下来,好好想想自己的进退了。

理想是灯塔,现实是血肉,两者少了哪一样,人类都过不下去。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北美报告,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