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国际特朗普厌烦 "俄罗斯负面情报"?曾当场发飙(图)

特朗普厌烦 "俄罗斯负面情报"?曾当场发飙(图)

2020-07-03 来源:英国苹果论坛 阅读数 846 分享

美媒持续炒作的“俄罗斯赏金事件”令特朗普政府陷入巨大尴尬,白宫近日忙于“甩锅”。

而随着此事的不断发酵,美媒近日又曝光更多“乌龙”:原来,特朗普一向不爱听俄罗斯方面的“坏消息”、加上其内核圈子对重要情报的“瞒而不报”,导致白宫情报工作的严重脱节。美媒称,特朗普身为美国总统,却对俄罗斯最新动向后知后觉、知之甚少,这一情况引发忧虑。

重大失误,国安顾问忙“甩锅”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2日报道称,“赏金事件”被媒体曝光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仅拒不承认,还表示“没有任何人向我汇报”。而多家媒体称,白宫内部有官员证实相关情报早已上报,一时间多方说法不一、令人迷惑。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1日对媒体解释称,总统未能获悉有关“俄罗斯赏金事件”的简报是由于相关情报彼时尚未被证实,为此负责向总统作简报的中央情报局(CIA)职员桑纳决定暂缓汇报。奥布莱恩认为“她决策正确,我不会批评这种做法”。他还对媒体表示,美国舆论盛传的所谓下属有意对总统“知情不报”一类说法系无稽之谈,他说:“凡涉及国家安全之事,我们会悉数向总统汇报。至于‘怕惹怒总统而不敢上报’一类说法,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英国《卫报》称,在批评人士看来,奥布莱恩这番说辞无非是在将责任甩给职位相对低微的简报员。前CIA分析师普莱斯表示:“找个读简报的背锅,这就和白宫在新冠问题上的甩锅行为如出一辙。从本质上看,这件事应是白宫全体工作人员的失职。”多名情报专家表示,总统获得的一手情报很少有完全“实锤”的消息,但重要情报不能因无法百分百确定就不告知总统。美国“政治”新闻网称,简报员虽然未就“赏金事件”向总统口头汇报,但相关内容已写在“总统每日简报”(PDB)文档中。《卫报》称,凡出现在PDB中的内容没有哪条是“可看可不看”的,“总统全都要了解”。

涉俄情报,特朗普“不爱听”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日披露,特朗普对涉俄消息的后知后觉,似乎与他的个人偏好有关。CNN首席国家安全通讯记者西乌托在即将于下月面市的新作《疯子理论:特朗普与世界为敌》(TheMadman Theory: Trump Takes on the World)中披露,早在特朗普就任之初,特朗普的简报人员就摸清一条规律:总统不喜欢听有关“俄罗斯的坏消息”,因此最好不要把俄罗斯问题当成“主题”来汇报。

CNN称,特朗普执政早期对简报人员汇报“俄罗斯干政”“俄罗斯对美恶意活动”一类话题特别反感,经常当场发飙,直接质问属下为什么“总是死盯着俄罗斯不放”,同时对该类情报的可信度提出疑问。按美国“政治”新闻网的话说,但凡涉俄议题“就没有一次顺利的”,即便在内阁会议层面,与会者也恨不得“抽个签”来决定谁去和总统提俄罗斯问题。一名前白宫国家安全事务资深员工慨叹:“特朗普在白宫制造了一种风气:凡涉及俄罗斯的负面消息,要么少说、要么绝口不提。”

报道称,既然总统“不爱听”,简报人员只好把重要情报写入书面报告呈交,但没过多久他们发现这方法也不灵——因为报告书特朗普也不爱看,时常漏掉一些重要信息。长此以往,特朗普对俄罗斯的了解与真实情况愈发脱节,政府内部深表忧虑。一名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官员认为这会形成一种“自证预言”:当“坏消息”听得越来越少,特朗普反而愈发相信俄方没做任何“坏事”。

消息闭塞,问题在“内核圈子”?

在多家美国媒体看来,关键情报止步于总统椭圆形办公室,涉及更深层次的问题。除了特朗普本人的“漫不经心”,知情人士还将矛头指向总统身边的“内核圈子”。曾为克林顿、小布什总统担任简报员的前CIA官员普里斯称,虽然PDB文档高度涉密,但能看到文档内容的至少也有6到10人。前CIA高级官员道格·伦敦表示,对于关键性情报的上报,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CIA局长哈斯佩尔和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才是白宫最有话语权的,“是他们三个未能尽职”,把如此重大的问题归咎于简报员堪称“荒谬”。

美国民主党议员斯潘伯格表示,目前有关总统到底如何收听简报的争论已没有意义。目前重点在于“总统已经知道了(赏金事件)”,对俄方的做法,他需要有个表态。《华盛顿邮报》2日批评,虽然特朗普政府长期对俄方“示弱”,已有损国家安全,但如今在出现美军死伤后依然保持“无动于衷”,简直是突破“新下限”。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英国苹果论坛,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