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租金减免租客减少 墨尔本工薪房东苦苦挣扎

租金减免租客减少 墨尔本工薪房东苦苦挣扎

2020-07-14 来源:每日地产ozreal 阅读数 3903 分享

疫情期间,在租金收入和租客减少的双重压力下,墨尔本的房东正在苦苦挣扎。

那些没有养老金的自给自足的退休人士(self-funded retirees)最受影响,他们中有许多是需要倚靠投资物业租金收入来应付开支的。

语言病理学家Teena Kay说她87岁的母亲在Caulfield的一家养老中心生活,因为失去租金收入而承受着压力。她在Prahran投资物业收入需要来支付护理机构每日250澳元的费用,此外还需支付这位又聋又瞎的妇女的医药费用。

Kay女士说她母亲总共有四个办公室租客,总理Scott Morrison一公布关于新冠疫情的政策,就齐齐要求减租。“我们的中介告诉租客说或许可以100%冻结租金,但事先却既没有跟我们商量,也没有问一问我们。”她说。“我们最终同意减租50%,并允许延迟支付,而我则不得不去找妈妈的养老机构,希望达成类似的协议。”

Kay女士说这份收入对她妈妈的 “生存” 是至关重要的。“这笔钱要用来支付她的医药费,而且我们想我们最后大概会从养老院收到一张巨额账单。”她说。“要是情况再继续恶化下去,她就得来跟我一起住了。”

她说根据维州政府价值5亿澳元的新冠疫情租金减免计划,给租客减租能有25%的地税优惠,但这跟损失的收入比起来不过是九牛一毛。

Full Circle Property Advocates的负责人Rob German说在这次大流行病中, 自给自足的退休者 “没有从政府那里得到切实有效的支持” 。

他补充说商业地产业主遭到的冲击尤其大。

Collings Real Estate房地产管理部门的负责人Caleb Pikoulas说住房业主也很难把空房租出去。“由于收入和租金减少,有很多人在考虑把他们的投资转给比较便宜的房地产管理者打理。”Pikoulas先生说。“部分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得承压。”

房东Theo在和租客发生冲突后,最近将位于Altona Meadows的投资房产挂牌了。

去了几次维州民事和行政法庭后,租客被迫搬出了South街22号的房子。

“等我们物业做完清洁和翻新工作,疫情就开始了。”Theo说。“每个人都忽视了那些并不富裕的辛苦工作的普通房东,他们不得不不知疲倦地工作,努力存钱和奉献,以免老了成为财政纳税人的负担。我们需要鼓励投资者成为住房房东,为社会提供所需的住房服务。”

这次疫情中,维州有许多租客也面临着财务困难,到五月底,维州消费者事务署收到了超过11300份减租申请。

责任编辑:suri

*以上内容转载自每日地产ozreal,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 2020-07-14 12:54:54

    大財團不敢動,對寄生蟲或吸毒者愛護有加,年青時苦苦工作小有儲蓄就不過有一個投資房出租,老了身體又不好無法再工作,雖已到法定退休年齡但政府又不給退休金,理由是你有一間投資房,現在政府又在不用知會業主的情況下直接叫租戶少交租或直接不交租,幾十年辛苦工作也交稅以為做了對的事卻收到壞的結果,變成了政府眼中最不屑的人,也是最先可以犧牲的人,長此以往,這個國家將只有財閥與無產者,中產階級將消失。

    • 举报亿忆网友124.246.162020-07-14 13:51:08

      政府能收割的菜地就是可怜的准中产阶级。。。。

    • 举报亿忆网友203.219.1522020-07-14 16:22:59

      澳大利亚社会主义。

  • 举报 亿忆网友120.147.52 2020-07-15 10:10:05

    不能这样理解的,澳洲的福利制度其实是保护中产阶级(包括所有的房东), 穷人就不会造反。 否则像现在的美国那更加糟糕。 我一直都是积极交税的,就当是交保护费啦。 问题是以后交保护费的人会越来越少,那你说怎么办,你说怎么办,你说怎么办?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