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娱乐李荣浩,你可真行

李荣浩,你可真行

2020-07-15 来源:最人物 阅读数 2528 分享

有人说,听李荣浩的歌,会有一种真切的痛感,因为他的歌声里总是带着几分自嘲,几分玩笑,几分隐隐约约的倔强。

在一些难过的夜里,李荣浩的声音很温柔。

7月11日是李荣浩的生日,凌晨,他在微博说:“哥今天35了。”

隔着海峡,拉扯着网线,因为疫情而被迫与爱人两地分居的杨丞琳,在零点时刻准时为他庆生,说一声想念,思绪万千。

一年前的这一天,她也在紧张地等待这一分钟的到来,彼时她还不知道,这一天会被赋予新的意义。

没有丝毫预警,杨丞琳在微博放出了一年前被李荣浩求婚的视频:

没有华服、没有会场,只是在普通的房间里,一束花、一瓶酒、三五好友说笑着见证。

他请求与她共度一生,语气不疾不徐;她激动到浑身发抖,但是没有丝毫迟疑。

热烈相爱的两个人,也做好了看细水长流的准备。

一年过去,2020年6月4日是杨丞琳的36岁生日,前一天,李荣浩预告新歌《在一起嘛好不好》:“今晚12:00准时上线,是甜的。”

歌曲被女主人大方认领,她说:“这是认识五年半以来,第一次没有你陪伴的生日。”

五年半以前,大约是2014年的6月,那个时候,李荣浩还没有遇到杨丞琳,刚发了第一张专辑,收获金曲奖五项提名,迷迷糊糊地赶往中国台湾领奖。

会场外的记者问:“你有什么悲惨的经历吗?”

李荣浩的回答,让记者语塞:“没有,我太顺了,我这辈子就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顺。”

尴尬的采访不了了之,几年之后,若是这位记者再看新闻,或许会大骂李荣浩:

“你骗得我好辛苦!”

李荣浩说:“我这个人就是不管人家怎么说,撞了南墙死不回头,我还要一直往南,撞撞撞撞……”

从9岁第一次摸到吉他,到29岁忽然成名,他用20年的时间证明墙可推、路可行,只是这一切不止头破血流那么简单。

小时候,当他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Beyond的演出,便立下壮志:我要成为“中国第一吉他手”。

幼年李荣浩

李荣浩的吉他是自学的。“我家只有一个录音机,我就翻来覆去地听那几盘磁带,Beyond、刘德华,A面听完听B面。”

学吉他基本靠听,小男孩跟着感觉走,弹琴的时间越来越久,从每天一两个小时到八九个小时,很快就进入“走火入魔”的状态。

少年李荣浩

就这样弹了十年,当年没有教材的小男孩,成了4本吉他教科书的撰写者,稿费上万。

李荣浩的家乡是位于皖北的蚌埠,在父母一代人眼中,“音乐人”就是喝酒抽烟留着长头发不务正业,十几岁的儿子能够成为吉他老师,在他们看来已经是烧高香了。

但是想成为“中国第一吉他手”的年轻人仍然心怀“冲出蚌埠,走向世界”的梦想。最终两代人达成共识——参加高考。

备考的期间,他完成了自己第一支正式作品,名为《烦》。“因为要高考,所以每天抱着书看也练不了琴,心里特别烦。”

少年的随意涂鸦惊艳了专业杂志《吉他平方》的编辑。19岁那年,李荣浩接受了自己第一个个人专访。

彼时,他说:“我一般会在3种情况下写歌:

一是郁闷的时候;

二是生气的是时候;

三是听到一首非常打动自己的歌。”

那次专访后不久,意气风发的少年人彻底郁闷、彻底生气,也让自己后来的歌中尽是打动人心的切肤之痛。

19岁的李荣浩

2004年的一个上午,19岁的李荣浩从医院病床上睁开眼睛。

有个陌生的男人围着他打转,世界空茫茫的,他一辈子也记不起来那之前的几个小时发生过什么——他失忆了。

当年,在经历3次高考失利后,他选择自谋生路。仍然是做音乐,日常就是和朋友们到蚌埠周边的城市演出。

那一天,他的记忆,在自己从蚌埠出发前往南京演出之后,戛然而止。医生告诉他,他出了严重车祸,撞到前面的大卡车,整个人被卷进了车底,断了5、6根肋骨,有2根直接插到肺里,右腿直接顺着关节翻转了180度。

司机和交警不抱希望地上前确认人活着后,紧急送医。

来不及打麻药,他的前身被打了7个洞,插了7根管子,胸腔里的血瞬间顺着管子灌满了容器,后来他与这7根管子相处了整整7个月。

仍然是无法注射麻药的情况下,4个医生合力将他扭曲的右腿拉出、复位。

生死一线的急救之后,是好像没有尽头的手术。器械插进感染的肺部“搅合”、手术刀口从前胸延伸到后背,缝了80多针,他回忆起当时的自己就像“整个人被劈开了”。

他在医院躺了一年多,无数个深夜,疼痛让他不顾尊严地哭喊。

很多次,他悄悄对医生说:“你让我死了吧。”

“那一年我不觉得自己是个人。”

那一年,他把吉他吊在床头,全身缝缝补补,还好尚能拨动琴弦。

医院建在荒凉的高速公路旁边,不算多的病人和医护成了他的听众。

歌曲《满座》就是在那时写成的:

一生未必会满座/都曾经来过

大概就是从那以后,少年人不再以掌声来定义成功,不计成败得失,但求落幕无悔。

出院时,由于长时间不动肌肉萎缩,右腿比手腕还细。

19岁那年,李荣浩重新开始学习走路。汗水掺杂着泪水砸在地面,就算此生没有高朋满座,但用力活着已经足够灿烂。

李荣浩出车祸后二十多天,父母才得知这个噩耗。此前他一直在电话里用各种理由搪塞,直到父母声称报警,他才不得已和盘托出。

父母赶到时,他已经独自扛过了2次大型手术。

比海更深的,是父母对子女的爱护,是子女对父母的体谅。二者之间,又是何其相似。

李荣浩与母亲

与车祸仅仅相隔一年,2006年,刚刚开始北漂的李荣浩接到母亲的电话:父亲身患白血病,已经半年多。

“只有48小时。只有48小时。”

十多年后,讲起当年的场景,他仍然迅速地陷入到极度遗憾的情绪当中。

他赶到医院,父亲坐在轮椅上,头发全白。他在父亲面前站定,两个男人握了握手,相顾无言。

因为生病,父亲的整个口腔都布满了溃疡,但仍然坚持喝着热汤、大口吃饭。

“他想活着。”

他陪了父亲两天,老人家似有起色,母亲让儿子先回去休息。

只是刚离开3小时,就接到了父亲病危的消息。

他飞奔回医院,隔着病房的门窗,看到母亲坐在病床前和父亲抱在一起,那是他21年人生里第一次看到父母拥抱。

10年之后,他把这些写进歌曲《爸爸妈妈》:

很少主动拥抱/就算为了自豪

腼腆的笑/要强而又低调

父亲弥留之际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荣浩,过了今天,没有什么事能再让你害怕了。”

那天之后,人世间仍旧有诸多烦恼,只是经历过生死的人,已然无畏。

他说:“比起生死,什么都不重要。”

命悬一线是19岁,痛失父亲是21岁,而当他终于愿意说出这些故事,是在32岁。

“我不喜欢别人可怜我,我希望每一个知道‘李荣浩’这个名字的人,都是因为我的音乐。”

父亲走后那几年,为了还清之前的债务,李荣浩卖了很多歌。

他和杨丞琳相识是在2014年,但二人的第一次交集则是在2007年。

那一年,在杨丞琳的新专辑中,有一首《幸福果子》,作曲栏打着“李荣浩”的名字,冥冥之中预示着两个人的后来。

但是,那时的杨丞琳对于李荣浩来说,不过是数位有过合作的巨星之一。

正式出道之前,李荣浩一共在幕后写了200多首歌。

21岁那年,他带着一把吉他、一把贝斯、一个行李箱坐着从蚌埠北上的火车,只身来到北京。

“交了房租,身上还剩2000多。”

出租屋里,摆上床和工作台,就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

他抱着吉他窝在床沿,给唐禹哲写了《回马枪》、给李宇春写了《一开始就知道》、给薛之谦写了《丑八怪》、给赵薇写了《大导演》、给陈坤写了《行走的力量》……

他给自己留了一首《模特》,又有了《李白》、《老伴》……差不多做成一张专辑的时候,他拿给唱片公司。

被拒绝的方式各种各样,李荣浩也并不生气:“我只是拿给你听听,没有其他意思,当然我也谢谢你的意见。”

不争不辩,不急不躁,似乎是他对周遭事的一贯态度。似乎一辈子呆在录音棚,为他人做嫁衣也无妨。

2013年,他在北京的录音棚已经小有名气。一个相熟朋友来录歌,随口问了他一句要不要发专辑。

28岁的李荣浩说:“发呗。”

拍专辑封面照的时候,青色的胡茬还挂在下巴上,身上那件旧衬衣是七年前买的。

专辑《模特》封面

那年9月,做了一场发布会,和几个朋友在台上弹了弹吉他、拍了几支MV、去几个电台聊了会儿天,他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就如此轻描淡写地推出了。

“没有什么歌迷,第一次发歌,大家不知道我是干嘛的。”

第二年,金曲奖评选,身边的朋友提议他报名,他就不加分辨地一股脑报了7项,而后仍是按部就班地工作。

5月的一天,他正在录音棚帮歌手李泉录歌,打开手机,看到网上写自己入围了“金曲奖最佳新人奖”,心里没有太大波澜。

后来,他又收到同事消息,不仅仅是“新人奖”,他一共入围了五项。

他愣在原地,晃过神来,给棚里录歌的李泉按了暂停:“泉哥,你出来一下。”

李泉买了一大瓶清酒,陪着他喝了一夜,他得出一个结论:“原来这个事儿,挺大的。”

2014年,第25届金曲奖颁奖典礼,李荣浩收获五项大奖

那一年的金曲奖,李荣浩五项入围全部斩获,分别是最佳国语专辑、最佳男歌手奖、最佳新人奖、最佳专辑制作人、最佳作词,成为杀出重围的一匹黑马。

这样的殊荣,在内地男歌手范围内,史无前例。

从那以后,李荣浩便一发不可收拾。2017年,他成为首位在香港红磡和台湾小巨蛋,开演唱会的内地男歌手。

那一年,他在演唱会上“突然袭击”,把杨丞琳的脸亲变了形,“谢谢我的女朋友杨丞琳”。

2017年的演唱会上,李荣浩忽然亲吻杨丞琳

那一年,他终于敞开心扉说起自己的故事,“今天我可以说出来了,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音乐人”。

那一年,他发行了一张新专辑,名叫《嗯》。

“嗯”,是他的口头禅。

“它可以没有意思,也可以代表一切意思。”

不解释,亦不掩饰。世间风浪不断,他一直轻盈而有力量地活着。

几天前,他发布了新歌《要我怎么办》,歌词反反复复不过9个字,评价褒贬不一。

他认为,“呵呵、哈哈”这四个字更能够描述人生。

这四个字看起来,好像说了什么,但又好像没说什么,可以包含很多情绪。

评论区里,有人说他意味深长、有人说他江郎才尽、有人说他敷衍了事。

胜固欣然,败亦可喜。

他曾说:“如果觉得歌不好听,您就再多听两遍。”

少年时自由,中年后自在。

?或许,人间悲喜,在他心上,都不过“呵呵”而过。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最人物,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