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历史愚者还是英雄?武田胜赖与武田家的灭亡之路

愚者还是英雄?武田胜赖与武田家的灭亡之路

2020-08-05 来源:指尖看日本 阅读数 623 分享

前情提要:

代代英杰:室町与战国时代早期的甲斐武田家

流浪的战国大名:甲斐武田家真正的奠基之人武田信虎

甲斐之虎:武田信玄统治下武田家的鼎盛时期

在武田信玄死后,继承武田家家业的是武田信玄的四子武田胜赖。武田胜赖的母亲是诹方大祝家的诹访赖重之女,由于他是庶出,所以早年间对武田胜赖的记载并不多。

成年之后的武田胜赖继承了高远诹方家,为了区分嫡庶关系,武田胜赖并没有拜领武田家的通字“信”字,而是取名为诹方胜赖。永禄八年(1565年),武田家的继承人武田义信因为谋反被武田信玄废掉了继承人之位,不久后郁郁而终。武田家的长子被废、次子是盲人、三子早夭,按照长幼顺序,本是四子的武田胜赖便成为了武田家的继承人。

武田胜赖

在《甲阳军鉴》中,武田信玄临死前并未传位给武田胜赖,而是传给了武田胜赖之子武田信胜,武田胜赖只能以家督“阵代”的身份暂时管理武田家。这其实是不对的,《甲阳军鉴》是江户时代创作的史料,许多内容与一次史料中有许多矛盾,并且这本书的作者不知道为何仿佛与武田信虎、武田胜赖爷孙有着刻骨仇恨,在书里这对爷孙一个是变态杀人狂,一个是自恋自大狂。

武田信玄在西进以前就曾为武田胜赖向幕府将军足利义昭请求赐字与官途,为其继承人身份铺路,胜赖继承家督以后,北条家、本愿寺等武田家盟友也给武田胜赖去信,祝贺他继承家督。后来穴山信君在祭奠去世母亲的法会上,也在法语里提到武田胜赖是“本州太守”,“太守”指的就是甲斐国守护,这就说明武田胜赖并不是什么“阵代”,而是名副其实的家督。当然,有人要是觉得北条氏政、本愿寺显如、穴山信君就是个打仗的,懂个P的武田家,那就当我上面的话没说过。

武田胜赖继承家督时,日本的局势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织田信长在这一年相继流放了幕府将军足利义昭,灭亡了浅井家、朝仓家,将年号从“元龟”改为了“天正”,摆脱了“元龟争乱”的困境。其次,武田信玄去世的谣言满天飞,连爷爷武田信虎都在听了这个谣言后跑回了信浓国,武田家的敌人德川家康自然也不放过这个机会发起反攻,甚至将武田信玄生前最后的着阵地长筱城都夺下了。

武田胜赖也不甘示弱,他的的确确是一员猛将,在他的报复性进攻下,德川家康在远江国的据点高天神城迅速落入了武田家的手中。除此以外,冈崎城内的“安祥众”等对织田家不感冒的家臣们也有内通武田家的嫌疑,德川家康面临的危险远比武田信玄时代来的要大。

武田胜赖的侵攻

天正三年(1575年),冈崎城的德川家臣大冈弥四郎等与武田家内通,约定在武田军攻打冈崎城时,他们会开城投降,因此武田胜赖决定再次侵略德川家。此时山县昌景正奉命前往纪伊国高野山奉纳武田信玄的牌位,他甚至没有来得及返回武田领,就与武田军的别动队会合一同攻打三河国。而武田胜赖自己则率领本阵大军,佯装这次出兵是为了攻打远江国,分散德川家的注意力。可惜的是,大冈弥四郎等人很快就被德川家康逮捕处死,武田家夺取冈崎城的计划失败。随后,武田胜赖便决定转变方向,战略目标也由之前的夺取冈崎城,变为了夺取奥三河地区。

奥三河就是三河国、远江国、信浓国的交界处,也就是俗称的“境目”地区,武田家与德川家围绕这块地域多次展开交战。武田胜赖在接连攻陷德川家的城池以后,率领军队包围了奥三河的长筱城,武田军人数约有一万五千人,而长筱城的守军只有五百人,似乎夺取长筱城,也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不过,武田胜赖却没有全力夺取长筱城,他包围长筱城以后,不断地派兵骚扰德川家在东三河的据点吉田城,想要引诱吉田城的德川军出城野战。好在吉田城守将酒井忠次不是个泛泛之辈,他看出了武田胜赖的诱敌之计,坚守不出,导致武田胜赖的计划失败。

可是,即便武田胜赖无法诱骗吉田城守军出战,但是德川家要是对麾下城池见死不救的话,那也将对德川家康的威信造成巨大的打击。日本战国时代期间,战国大名与国众之间的主从关系其实就是一种契约关系,国众向战国大名奉公,派兵打仗,缴纳税赋,相对的战国大名需要保障国众的领地、财产以及生命安全。双方一旦有人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的话,那就表示着战国大名和国众之间的主从关系开始瓦解。

德川家康

在这样的情况下,德川家康向织田信长派出了使者,请求信长支援自己,织田信长也是够意思,他先派佐久间信盛等人率军进入三河国,自己则召集了三万大军,不久之后也进入了三河国。

织田军和德川军的总人数大约能够达到四万,武田军只有一万五千,从人数上来看,联军的人数占据了一定的优势。但是,武田胜赖包围长筱城的目的正是围点打援,织田信长并不想和骁勇善战的武田军硬碰硬,这时候的织田家虽然日益强大,但是信长的敌人还有很多,如果和武田胜赖硬碰硬打一场野战的话,即便能够取胜,也会损失一定数量的兵力。因此,如何将兵力损失降到最小,这才是织田信长首要考虑的问题。反观武田胜赖,由于时代的局限,他并不知道织田信长带来了很多援军,反而认为联军的进军是自乱阵脚,武田家已经胜券在握了。得知联军来到设乐原以后,武田胜赖竟然只在长筱城留下一部分守军,自己率领着主力军队朝着联军进军。

不得不说,武田胜赖的大意轻敌正中织田信长下怀,联军阵地和武田军阵地之间隔着一条连吾川,信长在连吾川对岸修筑了许多马防栅,这使得联军表面上看起来像在野外布阵,实际上却是一场守城战——马防栅就是城墙,连吾川就是护城河。当然,单纯防卫也是不行的,织田信长得想办法让武田胜赖主动攻击联军的阵地,因此,信长派遣酒井忠次率领一支偏师,绕道前往武田军阵地的背后,与正面战场一同夹击武田军。不出意外的,武田胜赖的背后遇袭以后,他只能强行对联军阵地发起攻击,最终导致惨败,这一万五千多名士兵,最终战死万余人,武田家战死的大小家臣人数竟然达到了两百多名。

长筱合战

长筱合战对武田家来说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打击,在这一战中武田家损失了许多士兵不说,城代级别的家老几乎死伤殆尽。为此,武田胜赖不得不在战后命令武藤喜兵卫回归真田家,出任城代,穴山信君则代替战死的山县昌景出任江尻城城代。幸运的是,武田家依旧有与敌军一战的本钱,例如武田家最善战的“川中岛众”(第四次川中岛合战的主力)在长筱合战时没有参战,而是留在了信浓国防止上杉军南下,好歹给武田家保留了一定的兵力。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提到,武田胜赖虽然是一个猛将,但是他并不具备武田信玄所拥有的判断力。长筱合战以后,武田胜赖意识到织田信长才是武田家最大的敌人,因而他试图将上杉家、武田家、北条家团结起来,组成“后三国同盟”一同对付织田家。可是,上杉谦信死后,谦信的养子上杉景胜(谦信外甥)与上杉景虎(北条氏政弟弟)开始争夺家督之位,此时织田家的猛将柴田胜家正在侵攻上杉家在北陆的领地,上杉家根本无力抵御织田军,日益衰弱。相比之下与织田家不接壤的北条家实力则非常强劲,如果武田胜赖支援上杉景虎夺取上杉家家督之位的话,那么“后三国同盟”很有可能成为挡在织田家东进路上的一块巨石。

可是,当时武田胜赖以北条家盟友的身份出兵支援上杉景虎,但是却因为上杉景胜割地赔款的一点蝇头小利而背盟,导致武田家、北条家交恶。北条家在这之后与织田家、德川家结盟,对付武田家,反观武田家这边,上杉家自己都自顾不暇,武田胜赖只能以一己之力对付织田家、德川家与北条家三家的包围网。

天正九年(1581年),武田家的高天神城被德川军攻陷。高天神城自被武田家夺取之后,就一直是武田家在远江国的前线据点,武田家也在这里部署了许多精锐家臣。可是,当德川家康包围高天神城时,武田胜赖却没有对高天神城派出援军,坐视高天神城弹尽粮绝,最后陷落。不仅如此,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许多高天神城的守军从德川军的包围中逃出生天,返回领地后对家人们叙述高天神城陷落前的惨状,导致武田胜赖见死不救这个消息传遍了武田家的领地,国众们纷纷对武田胜赖产生了不信任感,认为武田家已经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了。武田家与国众之间的主从关系,在织田军侵攻甲州以前就已经瓦解了。

天正十年(1582年),武田家的一门众木曾义昌举起反旗,武田胜赖随后发兵信浓国,木曾义昌则向织田家求援。借着这个机会,织田信长调集大军,邀请德川家、北条家一同出兵,全面讨伐武田家。武田胜赖的军队在出阵信浓国的路上不断地出现逃亡的情况,最后只能带着零散的家臣返回甲斐国,明眼人都能看出,武田家已经不行了。

织田军侵入信浓国以后,武田家的许多上级家臣因为世代受到武田信玄、武田胜赖的恩惠,所以决定笼城抵抗,但是中下级的国众却已经对武田家失去信心,拒绝抵抗织田军。例如武田家的重臣下条信氏就因为想要抵抗织田军,结果被家臣和一门众给流放了。

甲州征伐

在织田军侵入甲斐国前夕,武田家召开了最后一次军议。真田昌幸提议让武田胜赖前往上野国的岩柜城暂避,表示织田军的目标只是甲信,暂时不会染指上野国,即便到时候织田军真的侵入上野,武田胜赖也仍然拥有逃亡越后国投靠上杉景胜这一条路可走。可惜的是,武田胜赖最后选择前往家臣小山田信茂的居城岩殿城,这实在不是一个好主意,岩殿城的背后就是北条家,一旦被包围以后,只有死路一条。小山田信茂自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把武田胜赖卖了。

三月十一日,武田胜赖在泷川一益的追击下,在天目山自尽而死,享年三十七岁。曾经的东国巨人甲斐武田家,就这样在一个多月间被织田信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灭亡了。据说,当武田胜赖的首级摆在织田信长面前时,信长指着胜赖的首级破口大骂到:“听说你们父子很想上洛,这次我就带你们上洛,将你的首级摆在路边示众。”

有人将武田家的灭亡归咎于是家臣团的不团结,或者是武田胜赖的威望不足以服众,这也是不对的,因为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上述的观点。除此以外,很多人误以为武田胜赖上位后重用信浓国出身的家臣,导致甲斐出身的家臣不满,这更是一个流传甚广的谬论。武田胜赖的侧近跡部胜资、长坂光坚都是武田信玄时代的侧近老臣,胜赖只是延续父亲的路线继续重用他们而已,真正属于胜赖嫡系家臣出身的,应该是高远城时代的安倍宗贞、小原继忠、保科正俊等人。

归根结底,只能说武田胜赖具有一定的能力,但是还不足以应对局势瞬息万变的战国时代,因而才被历史给淘汰。

本文作者:北条早苗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感谢大家关注头条号“指尖看日本”,本号会分享更多关于日本历史与文化的内容,如果您有什么建议,也欢迎留言评论。

更多文章:

本能寺之变:解读日本战国时代最大的谜团

当将军还是当关白?窃取织田家的天下的羽柴秀吉

江户开幕:为结束日本战国时代而生的德川家康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指尖看日本,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