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科技每年有70亿只小公鸡被绞碎,做成了猫粮

每年有70亿只小公鸡被绞碎,做成了猫粮

2020-09-22 来源:加拿大中文网 阅读数 646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一堆天真烂漫的小鸡簇拥在一起,沿着传送带往前移动,憧憬着各自的大好前程。

紧接着,它们跌落到旋转的刀片上,瞬间被切得粉碎。

这不是邪典电影中的恶趣味蒙太奇,而是鸡蛋工业背后的残忍现实。

世界各地每天都有数以百万计的小鸡孵化降生。

而由于公鸡不能生蛋,因此在出生的第一天,它们就会被孵化场尽数销毁。

素食主义者不吃鸡蛋的众多原因之一

活的雄性小鸡被投入浸渍机

因为它们对行业没有用

所有的商业蛋场都从工业孵化场购买蛋鸡。

只有小母鸡卖得掉,因此小公鸡对密集养殖工业来讲毫无用处。

它们只能以可怕的方式被淘汰,例如被切碎。

没有比投胎当只公鸡的命运更惨的了。

在全球范围内,每年鸡蛋工业中大约有70亿只雄性小鸡被淘汰。

即使是育种程序中用来让卵受精的种鸡,也被认为对产蛋是多余的,通常在交配后不久就被杀死。

没有任何催眠或麻醉,这些意识清醒又懵懂无知的幼小生灵被送进粉碎机中碾压,撕扯,捣碎,成为模糊的血肉。

在机器无情的刀片之间飞溅着血液,每毫米的推进都带来难以形容的痛苦,直到它们最终死去。

有的小公鸡免于成为废物清除系统中无法辨认的组织。

它们被送到动物园,成为喂食爬行动物和猛禽的活体。

许多人都坚信,自己购买的宠物食品完全来自牛羊的尸体残骸。

然而事实是,用于制造猫粮狗粮的动物成分主要来自鸡蛋工业。

粉碎机中的血液、羽毛、骨头、内脏、腺体……这些孵化场废物被运到提炼设施,变成了农场动物饲料和宠物食品。

这是一个浸渍机。这是一种高速粉碎机,用于销毁未孵化的鸡蛋-以及不合格的活鸡。

鸡,是一种好奇、有趣的动物。

但它们也是地球上普遍受虐待最严重的动物。

当我们购买动物源性的猫粮狗粮时,我们也在支付用以杀死小公鸡的费用。

在英国,窒息是销毁小鸡唯一合法的方法。

而在美国,主要使用的方法是粉碎。

美国兽医协会的政策规定:“无用的小鸡、家禽和受精的鸡蛋应通过一种可接受的人道方法予以杀死。例如使用商业设计的粉碎机,导致瞬时死亡。”

动物福利倡导者坚持认为,目前围绕屠宰鸡肉的许多做法都是不道德的。

同时,不必要地利用和杀死其他有情生物以进行粮食生产,包括雏鸡是错误的。

“这种仅仅为了生产鸡蛋或肉而饲养物种的趋势,把动物当成了简单的无机物。这导致了荒谬的做法,例如切碎活生生的雄性小鸡。”

有人进一步评论说。

“这是一个沉默就是背叛的时刻。”

——马丁·路德·金

2019年9月,瑞士议会投票决定禁止碎鸡。

但是,使用二氧化碳窒息小鸡的做法仍然合法。

每年,在瑞士杀死大约300万只雄性小鸡。

同年10月下旬,法国农业部长迪迪埃·纪尧姆告诉《世界报》:“我们将停止把小鸡切碎,今天已经不再需要了。我是说,到2021年底。”

他进一步指出,这种做法需要逐步淘汰,而不是立即停止:“如果我们立即采取行动,将会发生什么?不再有鸡蛋了。”

目前,科学家必须刺穿每个鸡蛋来取样,才能测试未孵化雏鸡的性别。

而这在工业级别规模的养殖中显然不具可行性。

根据欧盟法律,切碎小鸡是合法的,只要是瞬时死亡,并且鸡龄小于72小时即可。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动物解放组织的艾玛·赫斯特说:“他们一直以来都在向消费者隐藏这个真相。”

她认为,在孵化场中进行粉碎小鸡,意味着你在超市购买的每只鸡蛋都带有血淋淋的残酷性。

而澳大利亚蛋农协会的约翰·科沃德认为,粉碎不仅是该行业的普遍做法,而且被认为是处置雄性雏鸡最人道的方法。

“预计死亡的瞬间如此之快,因此痛苦也将极其短暂。”

但是他也承认,这个行业无法确定小鸡可能会痛苦多久。

根据《家禽世界》杂志的说法,活禽粉碎的优势在于:“该装置简单易行,价格适中,而且雏鸡不受影响,还可以将之出售给宠物食品行业,尤其是猫食。”

每个鸡舍系统每打鸡蛋的平均运营和资本成本(美元)

而在自然界中,孵化小鸡是一件光荣的成就。

溺爱孩子的母鸡会在翅膀下保护后代,提供温暖和安全。

小鸡会叽叽地叫着和母亲保持亲密,就和你在大型孵化场中听到的那种叫声一样。

这是大自然打算让小鸡进入这个世界的方式……

不同的是,在机器的噪音下,宝宝的哭声永远不会被它们的妈妈听到。

很少有人见过这些工业托儿所。

因为显而易见,这并不是鸡蛋行业倾向于展示的广告。

这是小鸡在地球上度过第一天的方式。

对我们来说,幸运的是,这只是一张照片,或一段视频。

但对于那些注定要成为宠物食品的小公鸡来说,这是不可避免的宿命。

一只受惊的一日雏鸡在传送带上恐惧地颤抖着,这使看到的人清楚地意识到一个事实,它是一个有活着的,呼吸着空气,跳动着心脏的生命。

这是他在地球上的第一天,也是他的最后一天。他的母亲不在这里安慰他。她在自己的地狱中受苦,在与其他成千上万只母鸡在一起的黑暗棚子里。

他短暂而孤独的生命将在一条输送带的边缘结束。当他掉落时,他将拼命拍打翅膀飞走。取而代之的是,他的身体将被下面等待的刀片割开。

现在,在发达国家,每人每月吃掉超过2公斤鸡肉,平均每年25公斤。

工业规模养鸡意味着鸡肉便宜。

如果我们在外卖平台上只花十几二十块就能点一整只烤鸡,很显然,这就说明了,这些鸡的生活质量没有得到太多投资。

95%的美国鸡蛋来自笼养鸡。

在美国孵化场中有2亿公鸡存活下来。

宰杀的母鸡中有1/3的腿断了。

一个谷仓中的20,000只母鸡仍然算作“自由放养”。

在这个世界,动物和人都要遵守残酷的行业标准。

这是身为食物的它们必须面对的现实,也是作为食肉动物的我们与生俱来的原罪。

“对我们的同伴最严重的罪过不是恨他们,而是对他们漠不关心。那是不人道的本质。”——萧伯纳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加拿大中文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