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哪吒是天选之子 姜子牙拿的是凡人剧本"

"哪吒是天选之子 姜子牙拿的是凡人剧本"

2020-09-29 来源:Mtime时光网 阅读数 376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时光网讯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好几部春节档大片直到国庆档才能和观众见面。而在电影行业逐步复苏的阶段,这些大片们还承载着重振市场的厚望。比如动画电影《姜子牙》,去年《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成功让它“爆款相”陡增。

在即将到来的国庆档,《姜子牙》能顺利爆发吗?

不久前,《姜子牙》的导演程腾接受了时光网的专访,分享这部国漫新作的幕后故事。

《封神演义》的故事家喻户晓,1990版电视剧《封神榜》堪称80后、70后观众的宝贵集体记忆。近年“封神”题材或相关题材的影视作品也层出不穷,拿下50亿+票房《哪吒》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作为《封神演义》中的灵魂人物,姜子牙被“单独立传”顺理成章。不过,《姜子牙》并非简单将《封神演义》中姜子牙的故事再讲一遍。

导演程腾介绍,这次他们开了一个不小的脑洞:“有没有可能封神大战只是整个计划的第一步?后面还有一个长线计划?”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姜子牙》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封神大战之后的故事。

“电影开场的时候,姜子牙跟原著里很像——高高在上的、理想主义的神,他以为他从封神大战中拯救了世界。 然后因为一念初心或者一次小小的过错,他被贬下凡间,开始接受凡间的烟火气,开始站在人类的视角重新看这件事情。”

终极预告

“坠入凡间的神”,“叛逆的神”……这样的设定是不是让你想到了《西游记之大圣归来》里的孙大圣?《哪吒之魔童降世》里的哪吒?

但在导演程腾看来,姜子牙的故事和孙悟空、哪吒很不一样。

“像哪咤和大圣,他们是天选之子,天生就有神力,出身就跟别人不一样,包括他们遭受到的那些波折,也都不是常人会经历的——哪吒杀身还父,大圣被压在五行山下,或者去跟十万天兵天将打……他们都是天选之子的剧本。我其实反而想让姜子牙拿我们凡人的剧本。”

用现代观念来解读《姜子牙》中的姜子牙,导演程腾把他比喻为一个遭遇“认知失调”和“中年危机” 的社畜。在被公司一脚踢出门外后,姜子牙要重塑自己的信仰。

电影的slogan是“做自己的神” ,程腾把它翻译成“相信自己”。

一千个观众心中可能有一千个姜子牙。这样的《姜子牙》,你认可吗?

Mtime:《姜子牙》最初计划在春节档上映,当你得知影片不得不撤档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程腾:实话实说,当时我觉得这是应该的。因为确实当时疫情比较严重,把大家搭进医院去不合适。

Mtime:《姜子牙》最初的创作灵感来自哪里?

程腾:一开始就很想做一个姜子牙的故事,这个是很快就决定了的。紧跟着就决定,不是很想真的做《封神演义》,它本身是一个有一定历史厚重感的东西,魔改未必好。

姜子牙这个角色,跟哪吒、杨戬不太一样,那些角色都很有自己的个性和所谓的主题了。但是姜子牙在《封神演义》里,个性刻画很少,他有点像封神小队的一个工具人。好处就是给这个角色留了大量的空白。

《封神演义》里边整个封神大战很多根本问题没有解决。我们在想,有没有可能封神大战只是这个计划的第一步,后面还有一个长线计划。相当于讲述封神大战之后发生的故事。

电影开场的时候,姜子牙跟原著里很像——高高在上的、理想主义的神,他以为他从封神大战中拯救了世界。 然后因为一念初心或者一次小小的过错,他被贬下凡间,开始接受凡间的烟火气,开始站在人类视角重新看这件事情。

Mtime:神话传说中姜子牙的形象是一位老人,《姜子牙》中的造型比较年轻,至少应该算中年人,这种设计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太公归来版预告

程腾:从我的角度来讲,如果是年龄特别大的角色,会感觉故事不好讲,或者说自己共情的能力会稍微弱一点点。毕竟动画是给年轻观众看的,我也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兼容到观众里面,所以会适当对姜子牙做这方面的改变。

我们的主题有点像学术上讲的“认知失调”。就是姜子牙原本有一个信仰,作为一个社畜,对公司的企业文化建立了极强的认同感,结果突然被企业一脚踢出门外。

这么一个有点像中年危机感觉的东西。所以就把他设计成了一个可以中年危机的年龄。

Mtime:除了“认知失调”、“中年危机”,还有其他现代观念被加入到《姜子牙》中吗?

程腾:挺多的。除了“认知失调”,还有像我们那句slogan说的:“做自己的神”。

咱们现在的年轻观众其实有点信仰缺失,大家的信仰并不是那么持续且稳定的。尤其是中国发展速度比较快,很多年轻人的价值观可能逐年都有发生变化。反正我自己以前会有一点点所谓的迷失感,或者是觉得没有主心骨。

我们这里边说“做自己的神”,神是一个概念,更多的是相信自己,让自己成为自己的信仰。

Mtime:《封神演义》中的角色很多,目前预告片中看到的主要是姜子牙、妲己、申公豹这几位,正片里会出现更多《封神演义》中的角色吗?

程腾:因为是《封神演义》的后传,像哪吒、杨戬这样的角色可能是没有的。更多地是围绕着姜子牙、申公豹,然后小九、四不像这几个角色。更多的是关注姜子牙个人的成长。

Mtime:你最早接触到“封神”的故事是在人生的哪个阶段?

程腾:初中,当时就看过原著了,然后又看了日本的漫画,电视剧,各种各样,相关东西很多。

Mtime:当时“封神”的故事吸引你的点是什么?

程腾:我感觉男生一般对力量体系这种东西都比较感兴趣。当时我的第一感觉也是。

比如像《西游记》,我虽然也很喜欢,但《西游记》更多的是围绕大圣做描写。《封神演义》讲的是极其复杂的一个庞大体系。当时我就觉得特带感。

但改编成电影的话,围绕着一个角色会更合适,因为电影媒介是这么一个特性。

Mtime:《封神演义》是中国文化遗产的一部分,作为动画人,你认为怎样才能做好经典故事的再创造?

程腾:首先在我看来,神话、玄幻,它就是一个形式、一个皮,更重要的是它里边的价值观是什么样的。

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是一个现代人能共情的价值观,只不过是把这个价值观比较不别扭地嵌套在某一个历史人物或者某一个历史概念上。

然后在类型上给那个历史概念增加一些奇观奇景,或者新鲜感。大家看电影的时候毕竟期待的是我们平时生活中看不到的一些东西。

Mtime:有一个很巧的地方,《大圣归来》《哪吒》《姜子牙》的主角都是极具叛逆精神的神仙,为什么大家都想到一块去了?

程腾:电影里往往都有一个比较强大的反派,我们努力去反抗这个反派。甚至像哪吒,他觉得反派都不够,要反抗的是比反派更强大的宿命。

像哪咤和大圣,他们是天选之子,天生就有神力,出身就跟别人不一样,包括他们遭受到的那些波折,也都不是常人会经历的——哪吒杀身还父,大圣被压在五行山下,或者去跟十万天兵天将打……他们都是天选之子的剧本。我其实反而想让姜子牙拿我们凡人的剧本。

他是正儿八经修炼七八十年,吭哧吭哧一步一个脚印地从普通人修炼成神,建立起了自己的信仰体系。所以在跌落凡间以后,他想去反抗自己搭建起来的价值观,会特别困难。就像我们每个人的信仰被颠覆的时候都非常困难一样。我会觉得他的反抗感跟哪吒、大圣挺不一样的。

Mtime:在制作《姜子牙》的过程中,主创团队面对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程腾:主要就是累,没时间睡觉。

Mtime:《姜子牙》是从2016年开始制作的,如果算到去年年底,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这三年多都处于一个特别忙的状态吗?

二维制作特辑

程腾:越来越忙。我觉得早期的忙是内心很纠结。甭管是故事开发,还是美术开发,都有自己的难点。

美术方面其实是不存在的一种现成的风格的。故事背景相当于周朝,周朝不像唐朝、宋朝、元朝、明朝,都有那会的美术符号,周朝是没有任何参考的。可能有三星堆,三星堆确实也参考了一点点,除了三星堆就没有东西了。

相当于我们完全是开发式地创造。我们不能让它像唐朝、宋朝、元朝、明朝、清朝,同时我们又得让它像中国。相当于我们在创造一个观众从来没见过的东西,但观众看完就觉得很中国。美术设计真的难到要死。

然后故事也要尽量在不魔改原著的情况下,让观众觉得很对,同时也有新的东西。这些平衡挺难找的。

当开始进入到中期,尤其是最后一年的时候,那就非常非常累,基本上没什么时间睡觉,偶尔睡觉,插空睡觉。

Mtime:有些观众对中国动画电影有一个评价:制作水准是越来越高了,但是讲故事的能力可能还是一个短板。你怎么看这种评价?

程腾:我同意,讲故事肯定是有优化空间的。当然技术上也有优化空间。相对来说,提高讲故事能力,不像提高技术实力那么简单。

实事求是地说,咱们中国现在从技术上是有点在追赶好莱坞,基本上都是按好莱坞已经做过的体制去做,跟他们越来越接近。当然好莱坞做到现在,技术上到瓶颈了,近5年甚至近10年,技术上没有太大的突破。现在它可能把所有的重心都转到了艺术或者故事这种纯内容层面上。

中国动画领域,现在确实咱们人才也回来了,资金也有了,技术高速发展,快速地向好莱坞借鉴,所以给观众感觉技术的进步很快。

但是讲故事能力的提升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

我其实是觉得讲故事的能力在越来越好,说实话《哪吒》的故事讲得就挺好的,但不会像技术进步那么明显。

Mtime:《姜子牙》在剧本上下了哪些功夫?

程腾:下了挺大功夫的,花得时间也挺长的。我们开发的方式可能跟很多传统的电影挺不一样。比如中国的影视行业比较喜欢的一个开发流程叫瀑布式迭代,简单来说就是完成第一环节,锁死,再去做第二环节。而我们采用的是螺旋式迭代,简单来说就是第一环节做到50%,直接进第二环节去测试前50%的成果,拿到一个比较准确和可信的结果,再回到第一个环节去往后推,60%、 70%,然后再回到第二环节。是这么螺旋式走的。

所以我们的剧本差不多进展到百分之五六十的时候,就直接进分镜了,然后紧跟着剧本加分镜,加起来有将近两年的一个开发时间。整个分镜阶段,其实剧本一直在改,同步地去修改。通过这种剧本加分镜,甚至加剪辑,迭代式的方法,最后把整个故事开发出来。

Mtime:《哪吒》导演饺子讲过一个故事,《哪吒》的一位动画师因为不堪重负选择离职,入职到新的公司,发现被分配到的工作还是给《哪吒》做后期,《姜子牙》的制作过程中有类似的故事吗?

程腾:说实话,我觉得做《姜子牙》的过程中他们都在虐我。有一个段子,当时我们有一个外包公司,导演需要驻场去审核。然后制片就跟我说,他想把动画师分成两拨人,白天一拨,晚上一拨,轮班倒。我说你这是啥用意?你是电脑不够用吗?大家工作时间其实是一致的啊。他说,这样你就可以不用睡觉了啊……

Mtime:你觉得在国内做动画,技术、人才、资金等方面,目前最薄弱的是哪个方面?

程腾:我觉得是流程。资金我觉得是相对来说是比较小的问题,尤其是现在,相对来说环境好了,资金没那么缺了。核心人才其实也还好,因为首先中国本土的核心人才、天才挺多的,而且现在当资金到位了以后,甚至都可以直接去海外聘用他们那边的核心人才了。

最大的问题我觉得是整体的贯穿式的流程,就是环节跟环节之间的衔接。

Mtime:你刚刚有提到我们也正在学习好莱坞的流程,暂时还学不到家是吗?

程腾:太难了,人家流程已经搭建了50年,然后又跑了50年。

打个比方,好莱坞是一个重视方法,不重视人才的系统。因为他们的方法太完善了,任何一个核心人才,包括导演在内,随便换,对电影的档期和质量不会产生致命的影响。中国怎么可能?中国很多时候导演一换,基本上项目就判了死刑了。

Mtime:《哪吒》等国产动画电影在市场上的成功对《姜子牙》这个项目产生了哪些影响?

《快乐似神仙》MV

程腾:首先肯定是感谢《哪吒》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关注度,我甚至觉得整个中国动画产业都应该感谢《哪吒》,因为它让很多原本不看动画的人开始看动画了。

当然也导致现在大家的价值预期很高,对《姜子牙》的期待非常高。我觉得《姜子牙》我们做得很用心,做得也不错,可能这些片上映以后,大家对中国动画的审美标杆会稍微拉高一点点。对创作者来讲,自我要求肯定也得更高。

我听到有人跟我说过,其实在中国,只要大家诚心诚意地、认真地把片子做出来,就挺好。因为很多动画连这点都没做到。但是接下来我估计中国动画基本所有项目都会做到。这个时候如何能再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我估计可能就是一个困难点了。真的是到了拼能力、拼天赋、拼机遇的时代了。

Mtime:姜子牙和哪吒处在同一个神话体系里,《姜子牙》在制作过程中有和《哪吒》的团队交流吗?两部电影有多少联系?

程腾:一直有交流,因为毕竟都是彩条屋投资的,然后跟饺子也一直有交流。

两部电影的“联系”应该没有。一来没有想从项目内容上去蹭《哪吒》,二来《哪吒》上映的时候,去年8月吧,那会《姜子牙》都做完了,也来不及有联系了。

Mtime:有计划通过《姜子牙》,以及未来的作品,搭建电影银幕上的“封神宇宙”吗?

程腾:我总觉得像大宇宙IP这种东西,往往是投资方或者是那种大的businessmen会比较嗨的东西。包括我在内的好多创作者,我们更关注的反而还是单部内容。

打个比方,像田导(《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他做完《大圣》之后,可能想尝试的是跟《大圣》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反而不是在《大圣》的宇宙里继续往下探索。当然那个可能也会做,但是田导可能暂时想做一些特别不一样的尝试。

Mtime:国产动画承载着很多观众的“情怀”,你怎么看这种国漫情怀?

片尾曲

程腾:假如说把动画看作一个类型的话,它是一个超强的电影类型,这个类型其实本身就有它的爱好者,包括我自己也是动画爱好者。所以我觉得这个指的可能是动画最稳固的那一圈粉丝。

当然,现在包括我和很多创作者都在想,在满足这类粉丝的同时,怎么让动画稍微再走出这个圈子一些,就是出圈。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Mtime时光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