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我希望有更好的华宵一回来,带着人生的经历”

“我希望有更好的华宵一回来,带着人生的经历”

2020-10-28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阅读数 593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对于古典舞爱好者来说,华宵一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她是艺考生们的“教科书”,是舞台上的标杆舞者,这些年还新添了一个身份——母亲。这次参加《舞蹈风暴》第二季,对华宵一来说有特殊的意义,“这件事情让我看到了我的极限、我的多种可能”,她笑称自己并不是大家口中的“标杆舞者”,也调侃成为母亲后,battle放狠话这样的事情似乎离自己很远,但同时她有自信自己离生孩子前的舞台状态越来越近。成为母亲带给她的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以及舞蹈在她人生中的意义,带着这些话题,我们与华宵一进行了对话。

采写_本刊记者 何海珠 实习生 任颖姗

感谢李响的认可

“其实我们前面还有很多杆子”

在《舞蹈风暴》第二季的第二期节目中,华宵一作为新出场的选手,展现了一曲以大唐文化为背景的舞蹈作品《长相思》,其中轻盈跃起的“风暴时刻”为观众和评委所赞叹。其实早在第一季的时候,华宵一就已经收到过节目组的邀约,但当时她因顾虑而选择退却,“我还没有准备好这样的一份心理”。在华宵一看来,节目的舞台与舞剧演出完全不一样,舞剧演出她可以用一个半小时带领观众走入层层递进的感受中,但在节目舞台上她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来进行故事的表达和情感的承载,“所以在这个时间里面,你所要表达的、你所要承载的(很多)。所以我立刻觉得很孤独,就像我自己在练功房。对,那份孤独也是舞蹈,我觉得舞蹈就是孤独的艺术。你内心那份笃定的东西,其实是靠你不断地孤独的成绩,或者说是自我的一种坚守才得来的。”但华宵一也知道,世界上的事情永远无法等你彻底准备好了之后再去做,在内心上她也想有一些不同的人生体验人生滋味,所以第二季的时候,她来了,因为她觉得“可能是时候了”。

节目中可以看出,华宵一虽为新登场的选手,但她的名字早已为大家所熟知。第一季的亚军李响曾这样说道,“我被称为标杆,是因为华宵一老师当时没有到场。”对于李响的这番话,华宵一既感谢被认可,又坦言自己有些“担待不起”。一方面,她知道有许多学妹出于对自己作品(华宵一的经典作品《点绛唇》和《罗敷行》)的喜欢而去学习它,也理解大家这种追随前路明灯的感觉,因为她有一本签名册子,上面写满了自己喜欢的舞者的签名,这是一种学习榜样的牵引;另一方面,她也明白在赞誉背后需要保持冷静清醒,“其实我们前面还有很多杆子,需要我们跨过去的杆子和需要我们去牢牢抓住的东西”,“越是别人觉得你是标杆,都在学习你、欣赏你的时候,越重要的是你自己看到什么、听到什么,要不然就可能会忘了自己。”

对一位舞者来说,TA在职业生涯当中会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一方面这是对舞者本身实力的检验,另一方面这也是对舞者去追求更高水平的鼓励和压力。曾荣获两届“桃李杯”舞蹈比赛金奖的华宵一很熟悉这种状态,她将舞者参赛时的紧绷状态喻为拍皮球,“你压得多低,你才知道可以反弹得多高”。无论是这次参加节目还是平时的比赛演出,华宵一对输赢都没有那么看重,对她来说,所谓PK更像是一个吸引她往前追逐的东西,她更愿意跟自己去比、跟时间去比,“这个比的过程不是把自己越比越窄,而是要把自己越比越宽,如果这样想舞蹈的话,可能我们会更加开阔。”

是母亲亦是舞者

“我就像一个旋转的人一样,

转一面我会变一面”

对于舞蹈,华宵一有着独特的深刻理解,她强调由于古典的东西和现代生活有着一定距离,古典舞不仅是那一招一式,而是要思考牵引观众把古今的距离拉近,最后表达出来的是受古典文化洗礼后跳脱出来的关于文化精神层面的东西,“美在意象,大美不言。”至于如何表达这种美的意象,那是因人而异的事情,“你可以根据你自己的经历,想象它可能是在月下,它可能是在河边,是靠你自己的这种东西产生了一种和观众之间的共鸣。”

出于这样的理解,华宵一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大胆选择了一首连编导都有些担心的曲目,以电影《一代宗师》的角色宫二为灵感来源,在舞蹈中运用了功夫、戏曲、古典舞等中国传统元素,“我这次做这个,其实编导有点担心,因为他想象不到华宵一做这种功夫型的或者这种硬朗型、飒型的感觉是什么样子。因为其实这个形象,包括舞蹈语汇的东西或者表演的方式,是我所有古典舞的作品当中没有出现过的,甚至所有的舞台上都没有出现过。”但华宵一却不担心,相反她十分期待通过这个舞蹈在舞台上呈现出自己不一样的一面,“我就像一个旋转的人一样,转一面我会变一面。”

而生活中,华宵一也转到了新的一面,她成为了一位母亲。对许多女性而言,成为妈妈虽然是一件幸福的事,但同时也可能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因为生育对女性而言可能要牺牲很多东西,更别说需要保持身材和肢体灵活度的舞者了。面对记者,华宵一和盘托出自己的恐惧,“我也是恐惧的,特别恐惧。我真的不知道回来的路要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回来的路到底要付出多少,要承受多少。我刚开始恢复的时候,我真的哭了很多次,因为刚开始就真的很疼。”但把舞蹈视作信仰的华宵一忍住了这种痛,为了重新回到以前的状态,她“生生把自己掰掉”,其他老师也帮她一点点掰,她自己也每天掰,“我就不信钢板掰不回去。”最终,华宵一的状态,大家在节目上看到了,四位风暴鉴证官的推杆也给了她最直接的认可,华宵一,时隔两年零九个月,终于回来了。

南都娱乐×华宵一

“舞蹈是我的信仰”

“我是可甜可盐可飒的”

南都娱乐:你为什么会答应来《舞蹈风暴》这个节目?接到邀请的时候有没有犹豫过?

华宵一:有犹豫,第一季的时候,其实他们有很多编导给我发信息,有跟我说。但是当时我退却了。

南都娱乐:为什么退却?

华宵一:一个是我觉得我好像还没有准备好这样的一份心理。因为你说成绩也好或者什么,可能我们并不是说一定在舞台上,或者说是在当下,我一定需要一个成绩来证明我是OK的或者怎么样。因为无论是我们自己身上的奖项也好,精力也好,自己做的一些个人项目也好,有很多舞台可以自己去展现、去证明也好,这个舞台我觉得它有它自己的一种表达。

南都娱乐:那为什么第二季选择来了?

华宵一:可能是我内心有所准备,但是我觉得真的没有说准备好了再去做一个事情,就像两个人谈恋爱一样,没有说我们两个磨合好了,我们再去结婚,永远都不会磨合得特别完美,在这个舞台上也是。我希望就像我第一个作品、第二个作品,我希望我像一个万花筒一样,不同的角度看我有不同的光彩。所以我也想看看,我特别想感受这个滋味,因为我觉得我要是人生当中或者舞蹈生涯当中没有经历过这些的话,可能我会缺少一种人生滋味的体验。尤其是我现在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对于那种他们说你要battle放狠话,其实我真的当了妈妈之后,我觉得离狠的东西其实是有距离的。

南都娱乐:录制到现在,你习惯这样的节目状态了吗?

华宵一:我知道这个节目很辛苦,但是我不知道它这么辛苦。我第一天来,就知道了什么叫可以不睡觉,反正早上睡觉、早上起床、早上化妆、早上开始录节目。不断比的过程,真的就像是把你逼到墙角,再让你反弹。(还有)一个是赛制的一种逼迫和压迫,促使你在短短的几天里要出作品,其实我这个节目也就编了三天,就是短短的几天里面或者几十个小时里面就要拿出一个像样的作品、一个有态度的作品来。所以我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像一块海绵,一点点不断地强大。这件事情让我看到了我的极限、我的多种可能。

南都娱乐:第一次亮相的时候为何选择《长相思》这支舞蹈?

华宵一:我上次的作品是《长相思》,它所表现的是大唐文化。我对于它的一个理解是大唐盛世可能也是我们现代人最向往的一个朝代,它的文明、它的开拓,甚至男女可以在大街上牵手走,它的妆面可以有很多种,还有诗词的绚烂,我觉得那个时期的美好其实是最吸引我的,所以我才做那个作品,而不是说我一定要找一个美的形象去做的,我是被他们那个时期的文化和潮流,还有那种精神所吸引的。

南都娱乐:那这次选择《一代宗师》里宫二这样一个角色来跳又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华宵一:其实我是从电影的感觉来的,但并不是在跳宫二这个角色,而是我觉得是“有功夫的人”的角度。因为我有时候生活在广东,他们喝茶……其实中国人喜欢喝功夫茶,就像我说的一柱香、一套拳、一盏茶可能就是像人的一生一样,功夫是千毫之间的差距。其实功夫也好,这一类人他不是在讲我要打败谁,他是想战胜自己、战胜时间,他去博弈的是千毫之间的东西。所以这个东西是吸引我的,我也想在这个舞台上呈现出不一样的一面,我是可甜可盐可飒的。

“刚开始恢复的时候,我真的哭了很多次”

南都娱乐:前面你也提到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作为普通女性来说,生孩子可能是一件会令人有点恐惧和担忧的事,你觉得呢?

华宵一:我也是恐惧的,特别恐惧。

南都娱乐:对于舞者来说,可能这种恐惧会放大,担心说生个孩子会不会影响事业。想问一下你有了孩子之后,对于舞者的这份事业的感受、理解有没有发生一些什么变化?

华宵一:刚开始恢复的时候,我真的哭了很多次,因为刚开始就真的很疼。古典舞演员也好,或者说是你需要跳舞剧也好,它需要有一些身体极限性的表演,在那一刻的时候画龙点睛,因为它是舞种的需求,是这个大家的视觉刺激和心理需求,所以这对于我来讲,其实心里挺受打击的,像我爸爸他也陪我看到我成长的经历,他觉得你永远回不到过去那个样子了,他很心酸。

南都娱乐:会感觉到身体上不如以前的那种柔韧度吗?

华宵一:其实我个人来讲的话,我觉得我在缩短距离,并且我觉得我做到了,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差不太多。当然你有很多可能以前做得会更好的动作,你现在没有办法做得那么好,我看到的时候我挺心酸的,让我知道有些东西生理也好,时间也好,岁月也好,有些东西是不可逆的。

南都娱乐:能具体说一下在产后的恢复过程中,你的训练是怎样的吗?

华宵一:可以说因为我自己有一个自己的练功房,自己的普拉提的一些器械,我从怀孕的时候就一直练,我其实是一直练到了生产的前四天。因为我有一种压力感,就像我是生完宝宝之后再去看舞剧,我特别怕别人看出来,(听到)这种声音,我就会有莫名的一种感伤。

南都娱乐:这种声音是别人已经说过给你听,还是你自己认为有人会这样说?

华宵一:是真的有人说过给我听。我从2017年11月底的演出在上海之后,我是2018年的时候就生宝宝了,基本上是无缝连接的一个状态。他们觉得我是做了一个挂靴晚会,或者说个人专场来作为自己的一个礼物什么的,就金盆洗手了。但是他们错了,我希望有更好的华宵一回来,我带着我人生的这种经历。我以前觉得,生命就是生命,生命这个主题大家都知道它是什么,但是发生在你自己身上的时候,你才知道生命的含量是什么样子的,它不是说像文字说得那么的轻松,一定是要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的。

南都娱乐:别人的声音会对你造成很大的影响吗?赞美或质疑。

华宵一:当然我是希望能够以更好的我回来。其实如果我害怕的话,我不会来到这个舞台。因为我真的是所谓的失去过它,我才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我的事业,是我的职业,还是我的追求,我的信念。现在我觉得是我的信仰,因为我没有说像有什么宗教信仰,我觉得舞蹈就是我的信仰。

南都娱乐:产后恢复一般会很痛,你是怎么熬过这个阶段的?

华宵一:忍痛,真的就是忍着,生生把自己掰掉,其他老师帮我一点点掰,然后我也自己每天,我就不信钢板掰不回去。有点像自己回到了一个不太会跳舞的,刚开始学跳的这种状态,但是也没那么夸张,毕竟童子功还在。因为我怀的时候还也是在一直锻炼,因为我知道我不能够放弃它,我没有天天在家什么也不干,我不快乐。所以当它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这么需要它。

南都娱乐:会想要生个女儿来继承你的衣钵吗?

华宵一:如果有个女儿的话,我希望舞蹈对我的这种改变我的东西,我希望她能够有所经历,但是能不能够走上专业,或者她愿不愿意走上专业的道路,就是她自己的一个选择。对,但是舞蹈真的是带给我,不仅仅是舞蹈。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南都娱乐周刊,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