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什么是成都之美?艺术家罗发辉和许燎源给了答案

什么是成都之美?艺术家罗发辉和许燎源给了答案

2021-03-01 来源:谈资 阅读数 672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三千年来市井烟火气的缭绕,和唐宋明清诗文音律的繁盛,共同造就成都成为一座天然的艺术秀场。

诗意的栖居,艺术的生活,对成都人来说,不是难事。每个成都人,似乎天生都是一个艺术家。

街头买面的哥,随时口吐莲花,讲出一堆生活哲理;退休带娃的嬢,在无心插柳中,生出一片装置艺术。

定居扎根成都,大师级的艺术家,他们感受的成都之美是什么,他们又将在当下创作出怎样的成都之美?

深受疫情影响的年初二月,罗发辉在蓝顶二号坡地的艺术工作室靠绘画打发时间。那段时间的他,仿佛回到了在重庆的小时候。“没有其他耍事,画画就是一种耍事”。

那是一种带有游戏性质的绘画,拿起邻居烧柴火的黑炭,在墙上肆意涂鸦。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罗发辉没有奢求过通过绘画会成为什么。

童年的经历和记忆,不断的自我反思,构成了罗发辉作品相当浓烈的当代艺术美学风格。“我想找一条道路,在自己的风格体系里耍。”

尤其在罗发辉1999年开始的玫瑰花系列创作。硕大的花瓣,浓烈的色彩,阴影的纵深,模糊的人影……在一幅幅畸形、极具刺激的画作中,真实、幻想和罪恶模糊了边界。“很多看似美好的东西,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们是当代艺术,我们喜欢学习西方的一些技术,但是最后传承的,还是中国古人的那些东西。”罗发辉说,中国文化里,“我比较喜欢的是欲说还休。不像西方那种,那么直接。”

叼一支雪茄,自由而松弛地创作,用最简单的东西,表达复杂的内容。罗发辉的创作独立于城市,更多来源于自身。成都对他的影响,仍然相当重要。

包括何多苓、周春芽等在内的艺术家,根基都在成都,“他们都没有离开过成都。这也说明,成都这个城市适合艺术家生活和创作。”

罗发辉在1985年毕业后来到成都。

那时的成都,艺术文化圈子已经相当活跃。艺术家,诗人,做文学的,做影视戏剧的,罗发辉很快就认识了包括何小竹、翟永明等众多文化人士。喝酒喝茶摆龙门阵,和诗人欧阳江河一起打麻将。

“那个年代好耍,我那个房子(人民公园背后7平米的房间)可能有五六把钥匙都在外面,都是拿给朋友。我不在的时候,他们自己就进来。”

“以前也在深圳北京呆过,最后选择成都,成都这个城市,东西南北都有交流,有聚集,有融合。艺术的圈子是很和谐的一个圈子。无论级别的大小,我们都能一起交流。

在罗发辉眼中,成都城市的人文关怀也远比别的城市更为出色。“成都的展览,关注度很大,范围很宽。”像蓝顶这样的艺术家聚集地工作室,在别的地方也很多。“为什么成都能够长久,就有我所说的人文关怀。”

“成都的居住的环境越来越好,关注度,和对你的尊重,要高一些。给你一种好的稳定环境,让你创作。”从开始画画,有条件做自己的工作室,这一直是罗发辉的愿望。“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花园。”

从最开始住在人民公园背后的小房子,在3平米左右的阳台上创作;后来搬到教育学院,能在更为宽敞的教室画画;再到后来,罗发辉又搬到簇桥的仓库中施展。

2009年,和何多苓等人搬进如今的地方,罗发辉的工作室稳稳当当走过11年。以玩耍的心态创作,工作室中的小景随想法更替,结晶腐蚀版保时捷911开进艺术空间,和庞茂琨等同学朋友聚会畅谈……

这无疑是一个美好的居住创作空间。“一个艺术家,有个好的工作室,参加点展览,作品进入美术馆,被人收藏。一生做的事情,就这些。”

这和成都现在越来越国际化,是相辅相成的。

“国际化的核心是什么?并不是修了很多房子,核心在文化。如果没有文化,是脱节的。建一个很好的美术馆,没有艺术家,只是一个名字,也没有意思。有一帮美术家,艺术家在这里,是这个城市和这个地方的核心内容。”

正如成都创造性地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张钞票,有新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只股票。许燎源现代设计艺术博物馆在全国范围内,也开创了先河,这是全国首家设计艺术类私人博物馆。

这座简约、神秘和特立独行的建筑扎根成都十多年。其中,遍布许燎源先生在雕塑、产品设计、绘画等不同维度美的艺术思考。

尽管1987年从景德镇陶瓷学院艺术系毕业来到成都,许燎源很短时间内便已完成了将艺术与商业结合的梦想,功成名就。他是鼎鼎大名赋予白酒包装以灵魂的“白酒圣手”。

2000年,许燎源设计的“舍得”酒包装在西安一炮而红。水井坊、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金六福等白酒背后,也都有许燎源的名字。

不满足于此,他总是打破陈规,真正自由创作,发现多样美的那个人,一如成都的海纳百川的性格。木头,青铜,泥土……皆可创作。艺术门类的边界在他面前消失。艺术变得只剩下创造力和媒介的问题。

在许燎源看来,“我们不仅要创造先锋的艺术,同时又把他还原到生活现场。这是我们的一个理念,这也是成都审美的基础。他既可以存在于街边麻辣烫,也可以在享受顶级生活方式的秀场里。”

和其他同质化的城市相比,成都作为一个本身懂得生活的城市,艺术发展的方式就变了。“既接地气,还有一种审美追求。这个与我们文化的底蕴和历史沉淀有关系。”

“天府文化最大的特点在于他的包容性和消化力。任何外来的文化,他不会照搬照抄,而是内化到我们生命的基因中,重新反馈出来。这是这儿的民众和生活所浸养出来的。”

许燎源曾表达过,成都生活美学和成都的生活本身,直接影响了这座城市的创意,甚至说就是这创意的原点。而他自身也在坚持这样一种生活理念中和城市形成互动,“不停地创造美,把美带到生活中去。”

“如果艺术远离生活,我们要艺术干什么?”许燎源不止一次的反思过这样一个问题。

正如哲学家普罗泰戈拉所说,“人是万物的尺度”。许燎源也相信,“我们的空间、城市和生活方式,一定是以人为尺度的。最重要的是,他不仅仅有文化,并且更应该是文明的方式,应该从文化回到文明的方式。”

“我们拥有的生活实际上是变化的,和宇宙一样,是一个能量场。人在这么一个苦短的人生里面,一定要找到故乡。特别是经济高速发达的城市,人都在失落。人在生存压力下,变成工具的过程中,与世界疏离了。”

和世界没有关系,人就孤独化。“科技让我们的身体轻盈如羽,但不能改变我们灵魂的萎靡和孤独。这个时候,我们要和艺术拥抱,我们的灵魂才能找到故乡。”

对于许燎源现代设计艺术博物馆这样一座建筑,许燎源希望它能打破艺术的边界,呈现一个为生活服务的艺术美学思想的一个博物馆,它的价值就是通过原创艺术来带动生活方式走向品味化、品质化的路径。

面向以居住为主的建筑,许燎源说,未来的居住,应该是向更高级的文明迈进。“诗意的栖居,肯定是一种审美的生活,而不仅仅是表达一种生存的状态。”

2020年,在前往兴隆湖方向、麓山大道的左侧,紧邻麓湖版块,一向选址严苛的奥园将全城第二座鼎壕“ONE”系——奥园·麓语ONE温柔安放于麓湖公园区,决心打造一座“美到惊艳麓湖的墅”。

七里溪麓语公园效果图

这是一次致敬,更是一次雄心勃勃的计划。从拿地那一刻起,奥园就已然吸引全城目光。要知道,在炙手可热的城南麓湖版块,奥园·麓语ONE即将成为麓湖生态区不可多得的在售鼎壕新别墅。

一面是麓湖生态区绝伦的公园住宅环境,奥园·麓语ONE和天府公园、麓湖、天府森林带、鹿溪河生态带、七里溪生态带……上万亩绿色生态植置身同一片时空;另一面,奥园·麓语ONE拥有的还有世界级的中央商务区资源。

天生实力派的天府新区中央商务区,从诞生之初就以其世界级高标准的定位,成为带动区域乃至城市发展的强劲引擎之一。

按照规划,在规划面积达28.6平方公里的天府新区中央商务区,将打造成为中西部地区能级高、功能优、环境美的总部经济集聚区,汇集城市优质资源和精英人群。

两者兼得,在与之配套,相伴相生的“中央豪宅区”中,奥园·麓语ONE就是那个自带光环和标杆意义的C位。她生而不凡,汇聚城市自然和经济的万般美好,是成都这座雪山下的公园城市里开出的又一片花。

奥园·麓语ONE效果图

拥抱自然,让艺术全面地介入现实生活。在现在社会飞速发展的高压之下,居住不应只是居住,建筑更多回到情感,回归最为朴素的美。

奥园·麓语ONE期盼带给成都人的,因此远不止一处窗明几净,有花香有鸟语,还有一种可以让人发光灿烂、面向未来的生活方式。

即将呈现的奥园·麓语ONE示范区,大量玻璃和浅色水晶应用的效果,如同奥园·麓语ONE的名字,富有抽象甚至未来的美感。

其中,巨幅玻璃的使用更开创奥园先例。一片玻璃都有一吨多重。极致的美感,让人不禁想起Apple官方商店同样巨大的玻璃。

奥园·麓语ONE效果图

汇集多方精华,奥园·麓语ONE从规划之初就秉持打造纯粹艺墅生活的理念,邀请到了多位大师与国际级设计团队。以“流光艺墅”的理念,打造成都极具创新颜值叠墅。

本次,奥园·麓语ONE主打200㎡以上的改善型墅居生活,采用立体双园林布局,单梯独户。进到室内,最大可达270平的私家花园,是生活的立体之美。

推门,则是一座或许可以媲美交子公园——由奥园打造的市政公园——七里溪麓语公园。这也是成都首个将示范区打造成公园的房地产项目。

七里溪麓语公园效果图

如果说罗发辉在蓝顶二号坡地的工作室,将美艳的红色玫瑰扦插为成都当代艺术极具意味的一朵;

许燎源当代艺术博物馆,回归青铜等众多材料和媒介本身,思考城市未来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

那么,奥园·麓语ONE,不偏不倚,以对美、对艺术独特的理解,在总部商务区公园旁,筑居所建筑为诗意的家。

*以上内容转载自谈资,文化纵横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Quan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