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中国又一中国公司被纽交所摘牌 曾让数万人一夜无家可归

又一中国公司被纽交所摘牌 曾让数万人一夜无家可归

2021-04-08 来源:约克论坛 阅读数 1054 分享

1、

又一家中国公司被纽交所摘牌

2021年4月6日的晚上,纽约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已决定启动程序,将“蛋壳公寓”摘牌退市。

这是近年来的又一起中国公司被纽交所摘牌的事件。

从资本追逐热捧的明星到中美两国都摒弃的弃儿,“蛋壳公寓”从创始到凉透的这6年时间里,上演了一出“大跃进”式的失败闹剧。

时间倒回到六年前的元旦节,33岁的北京“高级打工人”高靖,收到了一份人生最昂贵的新年礼物——150万元的天使投资。

给他投这笔钱的人,正是他之前在“糯米网”的老领导,时任领英中国区总裁的沈博阳。

高靖拿着这150万,和多年打工攒下的100万,20天之后,就在北京注册了一家公司,要做长租公寓业务,取名为“蛋壳公寓”。

之所以选这个业务,和高靖之前的工作经历有很大关系。

他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2005年,他找到第一份工作,是分类信息网“百姓网”的基层员工,当时还叫做“客齐集”。在百姓网干了四年,高靖从基层员工做到了北京分公司的负责人。之后他跳槽到了百度,成为了搜索引擎营销部经理,后面陆陆续续又去了“好乐买”、“糯米网”工作。

常年在互联网企业里打拼,高靖对中国互联网的玩法轻车熟路。说得高大上一点,就是满脑子的“互联网思维”。

中国的“互联网思维”,早期的时候流行一句话:“羊毛出在狗身上,让猪买单”。

后来还有“站对了风口,猪都能吹上天”。高靖早些年待的那些互联网企业,基本上也都是这种套路。

比如说“百姓网”,是一个分类信息网站,这样的网站还有58同城和赶集网,他们的盈利模式,就是让商家来打广告,这样信息可以置顶或者加粗,如果你不想给广告费又想在这些平台发信息,那么他们的业务员就会每天一个电话向你推销,或者你的信息永远沉到最后。

而百度的搜索引擎营销,就更不用说了,这个百度最大的盈利产品,也是百度被骂的最多的原因。

可是不管这些互联网的玩法多么野蛮粗暴,他们最接中国的地气,在国外互联网巨头无法触达的市场上狂飙突进,人海战术还能够创造大批的工作岗位,而随着中国人口素质的提高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可以开发的空间也越来越大。这些因素加在一起,都能够讲出一个“好故事”,吸引风投资金的目光,一旦“站对了风口,猪都能吹上天”。

2、

长租公寓的“大跃进”

在互联网圈打拼了10个年头,高靖却一直没能站对风口。眼看着身边那些做p2p,做共享单车,做电商的朋友们都已经财务自由,高靖却还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人,多年攒下的100万,甚至付不起北京一套红本商品房的首付。

但这些不得志的日子,在高靖拿到天使投资,推出了“蛋壳公寓”之后,都成为了过去。

从最初的只有4个人的团队,到拥有5000名员工,蛋壳公寓只花了5年时间。这样的“中国速度”令人咂舌。

而蛋壳公寓受到资本市场追捧的速度同样令人惊讶。

成立6个月之后,就获得了A轮数千万元的投资,2017年获得数亿元的A+轮投资,2018年获得数亿元的B轮投资,这回是美元。之后又陆续获得了总共7亿8千万美元的投资,2020年1月,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成为又一支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概念股”。

在创业的初期,高靖和另外三个合伙人亲自去跑市场,签房子,装修房子,好不容易拿下了一套100平的公寓,在租出去之后高兴了半天。到后面拿到的房源越来越多,招聘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在最顶峰的时候,蛋壳公寓在全国13个城市开展业务,管理超过43万间公寓。

当初给高靖投天使轮的老领导沈博阳,也早早辞去了领英中国区总裁的职位,成为蛋壳公寓的合伙人。而蛋壳公寓后期的融资如此迅速,一来确实是“站对了风口”,二来就是沈博阳在利用自己在风投圈的人脉,进行资本操盘。

沈博阳多次牵线搭桥,将蛋壳公寓推荐给资本圈大佬,而且随着蛋壳公寓“大跃进”式般的在全国各地攻城掠地,故事也越来越好讲。

而被推到前台的高靖,也将这个故事越讲越高端,越讲越有情怀。

“能真的改变当前的租赁现状,让居住有尊严,让‘住’这个民生问题不再是头疼的问题,为实现国家更宏远的战略目标添砖加瓦。”

一下子就把故事的格局上升到了民族国家,上升到了民众的尊严。

但在这么高大上的情怀背后,不过是一群资本大佬在相互推荐能够迅速获利的好项目。

为了能够吸引更多的融资,为了能够早日上市分钱,蛋壳公寓的做法越来越激进,或者说是越来越对竞争对手的“互联网降维打击”。

最为激进和“创新”的两个手段,一个是推出了“房租贷”。租户们签下的长租协议,变成了贷款协议。就是让一些一下子交不起房租,但是有固定收入的人通过贷款来支付一年的房租。这样租客们可以住上好一点的房子,而蛋壳也能够有资金入账,房东也能够按时收到房租,一举三得。

据统计,2017年至2019年前9个月,蛋壳公寓使用租金贷的租客占比分别高达91.3%、75.8%、67.9%。

一个是亏本拿房。

为了抢占房源,蛋壳公寓会将市场上租金为5000的房子,以7000元拿下长期合同,然后再以6000元的价格租出去。

对于这样亏本的买卖,蛋壳公寓竟然也有自己的一套互联网逻辑:“囤房源”,将无序的房源打包,当最终市场上的自有房源减少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抬高房租,获得高额租金差,从而形成利润。

这种混账的互联网黑话,换成人话就是:先亏本把房子都抢到,等形成垄断之后再抬高价格,赚韭菜们的钱。

在这样的“互联网思维”指导下,传统的公寓企业哪里是对手呢?果然还是“互联网大法好”,先做好人后割韭菜,拿别人的钱来抬高自己的身价,然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剩下的钱三七分帐”,最后还要讲情怀,讲民族国家的利益,要“站着把钱给赚了”。

资本大佬们在股市里大快朵颐的时候,可曾想过爆雷之后,上万名无家可归的韭菜呢?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租房市场遭遇到了寒冬,蛋壳公寓之前激进的做法,让本就不堪重负的现金流最终断裂,无法按时支付给房东房租,而由于房东和租客都是和蛋壳签约,并无直接往来,导致租客交了一年的租金,而房东却没有收到租金,最后要将租客轰出门去。

房东们撬锁换锁,停水停电,逼着租客腾房,而租客则抱团取暖,组建维权群对抗收房。曾经的“创业明星项目”,收场总是一场场的闹剧。

3、

毫无技术含量的“创新”,

逃不掉草草收场的结局

什么“互联网思维”,什么“让居住有尊严”,说得那么高大上,但其实,蛋壳公寓所做的事情,不就是“二房东”吗?

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创新”,一开始就注定了草草收场的结局。一个做“二房东”的企业,本来就是靠着信息差来赚租金,那你就好好务正业,专注在租金收益上。

可当加上“互联网思维”之后,就偏偏不赚正业的钱,而要和资本勾搭在一起赚更多更快的钱,这不是什么“为实现国家更宏远的战略目标添砖加瓦”,而是在“祸国殃民”。

这样的事情这些年也不少吧?那家卖咖啡的,不好好赚咖啡的钱,也要和资本勾搭在一起,不务正业,大家都想着快速赚一笔就走,是在对这个社会的榨取和荼毒。

一个国家的经济想要长期稳定的增长,靠的是真正的技术创新,和稳扎稳打的建设。无序和狂热的资本,只会形成经济泡沫。那些一哄而上的人,将仅有的水分吸光之后,泡沫破灭,最终一哄而散,买单的还是普罗大众。

2020年6月,高靖被警方带走调查,之后被列为“老赖”。而给他天使投资并在后面操盘资本市场的沈博阳,也将自己的微博关闭,不再现身与公众视野之中。

蛋壳公寓也被纽交所强制退市,但那些早早套现离场的大佬,毫无影响,依然拿着赚到的钱,寻找着下一个风口。

*以上内容转载自约克论坛,央广大厦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Quan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