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是谁,在垄断澳洲?

是谁,在垄断澳洲?

2021-04-13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阅读数 1061 分享

前言

阿里巴巴182.28亿的“天价罚单”,上了热搜。

看着数字挺吓人,但是,实际上只是“罚酒三杯,未伤筋动骨”,远低于美国那边的预期。

巨额罚单,“垄断”有关。

垄断——这个话题,看着挺火,但还真写不好。

如果支持反垄断,那么会有人会跳出来说:“你破坏自由竞争。”

如果反对反垄断,那么也会有人跳出来说:“你是资本主义的走狗。”

事实上,哪个国家都存在垄断行业,垄断企业,澳洲在这方面,也不落后。

1、澳洲垄断有多严重?

最近,澳洲国立大学的两位经济学家,对澳洲481个行业的占有率情况进行了分析。

结果,可能让很多人大吃一惊。

在绝大多数行业,都是少数几家公司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到底有多严重?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超过半数以上的行业,四个最大的公司控制了至少1/3的市场。在银行、超市、互联网、以及医疗保险这些行业,四大公司的市场占有率更是高达80%。

以超市为例,光Coles和Woolworths两家本土超市的占有率就高达73%。

以银行为例,联邦银行、国民银行、西太银行以及澳新银行——传统四大占据份额高达93.5%。

以医疗保险为例,四家最大的企业占据了72.4%的份额。

从全球范围来看,澳洲企业的垄断问题、市场集中度也是处于一个相对靠前的位置。

在一些行业,我们四大公司的占有率,甚至超过了美国。

2、谁大谁有罪?谁弱谁有理?

谈到垄断,很多人第一反应,是不好的,觉得是资本主义在操作市场、牟取暴利等等。

但是,实际上,企业如果是通过正当、合法手段、做大规模、获得市场垄断地位,本身并没有错。

这是一种消费者选择的结果。

如果对这类企业进行“反垄断”打击,那么无疑就会形成“谁大谁有罪、谁弱谁有理”的后果,不利于鼓励创新、驱动经济增长。

这里面最有名的莫过于罗纳德·科斯的话了。

他说:“我被反垄断法烦透了。”

“当价格上升的时候,法官就说这是垄断;当价格下降的时候,法官就说这是掠夺性定价或者说是倾销。”

”当价格不变的时候,法官又说这是一种价格勾结。法官到底想怎么样呢?”

并且,很多行业有其特殊性,自身的模式就决定了顶流的只有那么一两家,

以互联网社交媒体为例,如果大家都用Facebook,都用微信,那么你不用,明显就会“失联”。

谈到垄断,很多人除了想到规模,还会想到暴利。

很多政府认定垄断时,有一个重要的判定标准,即企业是否依赖垄断获得了超额的利润。

但是,超额的利润没有,也不可能有统一的判定的标准。

以之前很火的一部电影——药神为例,没有之后的暴利诱惑,哪家企业会愿意前期投入巨资、人力去研发?

因此,从上述方面来看,企业追求垄断、享有市场垄断地位,本身并没有问题。这也是很多推崇市场自由主义人士的论据。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企业有意为之,还是过程产物,垄断也造成了一些社会问题。

3、不良的副作用

谈到不良副作用,第一个想到的是“唯利是图”,第二想到的是“贫富不均”。

这也是引发大家对垄断“深恶痛绝”的主要原因。

纵观澳洲历史,这也是天价罚单的缘由。

上个世纪90年代,一位名叫Ed Zac的包装商人创立了纸箱生产企业Zacpac。

在悉尼设厂时,Zacpac是一个家庭小作坊,只有一台剪纸机和折纸机。

和很多小企业一样,Zac也认为,只要能够守法经营,足够勤奋,就能够做大做强,雇佣更多的工人。

这个梦想也并非空想。因为,纸板箱生产行业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行业,几乎所有的消费品都需要用到。

就在Zacpac创立之初,澳洲纸板箱市场的规模大约在20亿澳元左右。因此,不需要垄断,哪怕只要占据一小份额,收入和利润无疑也是很大的。当时,这家公司的管理层也是这样想的。

可能,很多像Zacpac这样的纸板箱生产商也都是这么想的,但是,有两家例外,即Visy和Amcor。

在2000-2005年期间,两家公司相互串通,占据了整个市场超过90%的份额,严重挤压了其他纸板箱生产商的空间。

2005年,澳洲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采取行动,以操纵价格罪对Visy采取了3600万澳币的罚款,创当时澳洲史上最大企业罚款。

与此相关,财富分配不均,不断向富人集中,也是垄断一个“不良副作用”。

例如,每年看一下富豪榜,那些在各自行业占据垄断地位的公司所有者,都是赫然在列,并且财富逐年递增,贫富差距开始日益拉大。

这关系到一个社会公平的问题。因为,在很多行业,垄断并非自身的核心竞争力,而是缺乏竞争,这种缺乏可以人为。

既然说不能一杆子打死,那么,全球反垄断高潮之下,哪些企业会被推翻掉呢?

4、哪类企业容易受制裁?

举个例子,阿斯麦(ASML)的EUV光刻机占据高端光刻机100%的市场,当地政府会主动对它进行反垄断调查吗?

答案是,肯定不会。

对于这个国家而言,如果公司能够去世界各地挣钱,肯定不会制裁。

在看看美国当年波音的并购案,波音公司几乎占据了美国100%的份额和全球65%以上的民用机市场。

美国反垄断局不但顺利通过了并购,政府每年还对其进行大量补贴,保证其能够建立足够的领先优势。2000-2014年总共获得了130亿美元的补贴。

所以,如果一家企业能够去国际市场,大肆发挥,收割别国,快速搞钱,政府才不会管你是否垄断。

尤其是,那种和老百姓生活并不十分相关的行业。

反过来,如果企业只会窝里横,只会在内部大肆捞钱,并且与老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那么很可能就要小心了。

另外一点,美国最初实施反垄断,在很大程度上是担心,大企业利用经济力量来控制政治。

不管是购物,还是打车,亦或是买菜,所有的大数据都在你手上了,万一今后你利用体量的优势与政府谈判,政府可能会陷入被动的状态。

对于澳洲政府而言,他们肯定也是不容许这种情况发生的。

结 语

反垄断——说说是很容易的。

但是,实际上,这些垄断企业同时有多重身份,他们是最大的雇主,与经济、社会密切相关。

如果反得不好,不妥,无疑只会反作用。

但是,如果放任、野蛮生长,同样也会怨声载道、经济停滞……

对于这届政府而言,反垄断也无疑是极度考验决策者“智慧”的一个命题。

WechatIMG3.jpg?x-oss-process=image/format,png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财经见闻,指点山河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suri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