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娱乐担头看花|安迪:以赛亚·伯林的初恋

担头看花|安迪:以赛亚·伯林的初恋

2021-04-16 来源:澎湃-思想 阅读数 487 分享

伯林画像(安迪绘)

伯林英译《初恋》初版书影伯林英译的《初恋》(

初版《初恋》上译者献辞“谨将此译本献给P. de B.”,看似不动声色的一句话,却不仅包含着“爱的标志”,“也带着悲伤和苦涩”。

留童花头的帕特里西娅1938年,帕特里西娅二十岁,嫁给了大她十岁的约翰·德·本德恩伯爵(Count John de Bendern),一位业余高尔夫冠军。虽然婚后生活幸福,但两年后本德恩伯爵在北非战场上被俘,帕特里西娅带着女儿来到美国。在哈佛大学拉德克利夫学院(Radcliff College)听F. O. 马蒂森教授有关亨利·詹姆斯的讲座,上大提琴课,在自己的公寓里招待哈佛的教授

帕特里西娅与她的丈夫德·本德恩伯爵二战爆发后,以赛亚·柏林“为英国情报处进行的多次新闻调查极为成功”,1942年春,“英国外交部要他到英国驻华盛顿使馆去为他们做同样的工作”

伯林(1943年)但在以赛亚1943年12月16日写给美国剧作家伯尔曼(S. N. Behrman)的信里,是这样表述的:“我温顺地排着队,轮到我的时候,两张票匆忙地塞进我的手心,表明我的伙伴也没有来。之后,一连串更加复杂的不幸降临到我头上,包括大量长途电话、解释、眼泪,等等。”以赛亚在这里加了一句说明:“(这部分的叙述虽然不是真实,但也可以称其为非艺术的夸张。我对真相兴趣不大,打算略去不提。)”伯林书信整理者加了一条脚注说:“几乎可以肯定是帕特里西娅·德·本德恩。这也许是看完了《俄克拉荷马!》的演出之后的事情,伯林在他的酒店一夜无眠,饱受隔壁帕特里西娅·德·本德恩与她的法国和古巴混血情人雅克·阿布勒所发出声音的折磨。”在这封信的最后,以赛亚说:“我的天,不过这真的是最痛苦而又最享受的一天,出于许多理由,我将永远都不会忘记。”

热恋时期的伯林次年二战结束,以赛亚回到英国。这时帕特里西娅正和丈夫分居,7月下旬的一个周末,以赛亚到她的乡间别墅共度周末,在草地上跳了一曲快步舞后,“她以迷人的坦率提出要和以赛亚结婚,这一次他发现自己终于可以说‘不’了。从跟她的感情纠葛中解放出来以后,他登上了一架飞往柏林的飞机”。《伯林传》在此处加了一个脚注说是“根据对伯林的访谈”,但从以后两人的关系看,以赛亚似乎并没有解放出来。

艾耶尔自传《部分人生》1947年10月,帕特里西娅寄来一张明信片,劝他说话要三思之类,最后说:“我真的很想念你,希望有一日你能来和我们一起,我们开车过来,沿途悠然穿过几个很是美丽的小城。我爱意大利——无比热爱。”以赛亚在这张明信片上回了一封长信,写不下了又在一张碎纸上继续写,仍未写完。信中说道:“因为我对你无尽思念,成天长吁短叹,扰得鲍拉博士心烦。啊,我对你的思念比起你对我的,要深切多少?可你就是置之不理,有意与我作对……我的确生气,感觉受到背叛和抛弃。然而,我的不幸却是因为没能见到你,我的挚爱。”还说自己生活在白日梦里——“日日念叨自己很快就会幸福无比,只需稍费苦心,因为好事总是多磨。把同伴们都稿疯了——可至今尚未如愿,我的挚爱。”

《初恋》韦格纳插图:“我的心跳出来!”但是,那句献辞却不见了。

*以上内容转载自澎湃-思想,娱你有个约会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Quan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