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历史叙诡笔记|“读书人”袁枚的为官之道:清官专断家务事

叙诡笔记|“读书人”袁枚的为官之道:清官专断家务事

2021-04-17 来源:澎湃-思想 阅读数 555 分享

《子不语》

《冷庐杂识》当时有一块乡间土地,因为没有地契,所属不明,导致附近两家人聚讼多年,争执不休。袁枚见他们打官司的状纸前前后后堆起来有山高,就笑着说:“讼久则破家,吾当为若了之。”于是把所有案牍都作废,重新测量土地,发给地契,使他们各自耕种,一起积案就此告终。

《碑传集》

《蕉轩随录 续录》李调元著《淡墨录》中亦记载一事。袁枚任沐阳县令时,有个女人出嫁五个月就生下一个儿子,在今天看来这不过是早产,但古人却以为那女人必定是婚前就与人有奸,“先孕后嫁”。丈夫忍受不了乡里乡间的嘲笑讥讽,一纸状子告到县衙,不仅要休妻,还索要娶亲时的彩礼。第二天公审时,“观者如堵”,袁枚“盛服而出”,向原告祝贺,那人“色愧俯伏座下”,以为县令是在嘲讽自己,但袁枚却说:“你实在愚昧,可谓得福而不自知也!”然后问原告被告两家是否有人读书识字,两家面面相觑,都摇头曰否。袁枚说:“今天的官司,就是因为你们两家不读书所致。自古生育之事,有速有迟,皆属正常,在史书上有很多记载,过了产期才降生的‘感气之厚生而主寿’,早于产期而降生的‘感气之清生而主贵’。前者比如尧和舜,后者比如本知县,也是母亲怀孕五月即生下,虽然才疏学浅,却也入选词垣,出司民牧,为一县之宰,不信,问问我的母亲即知。”言罢,让那女子抱着孩子进入县衙后堂,片刻,“儿系铃悬锁,花红绣葆而出”。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之时,妇人跪在地上哭泣道:“蒙太夫人优赏,已经认了我儿做孙子。”袁枚一听,立刻严肃地对原告说:“这么说,这个孩子就是我的义子了,我会好好教导他,让他将来的功名一定在我之上。”堂下的人们齐声欢呼,“于是两家之羞尽释”。

《淡墨录》从袁枚断此类案件的方式来看,确有独到之处,第一是他能精确地揣摩当事人的心理,发现此类家庭问题的产生,往往不是根本利益受到损害,只是被风俗习惯缠绕的心结,只要能够证明那个心结不但无祸反而有福,那么当事人往往可以顿开茅塞;第二是作为当时中国首屈一指的大才子,他可以随意调动丰富的知识为己所用,利用国人对学问的膜拜——甚至是盲从——来给自己的论点找到论据;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袁枚虽然贵为一县之长,却从不以势压人,而是循循善诱,甚至不惜拿自己当例子,极大地增强了说服力,令诉讼双方口服心服。

《折狱奇闻》有一个裁缝,妻子早逝,家里只有一个女儿,颇具姿色,父亲每天出门做工前,都关闭门窗,让女儿在家做针线活儿,“里中恶少,争艳美之,而无隙可乘”。

*以上内容转载自澎湃-思想,地史馆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Quan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