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教育澳洲公校被逼冲“业绩”!校长左右为难:或诱导学生学简单科目

澳洲公校被逼冲“业绩”!校长左右为难:或诱导学生学简单科目

2021-05-04 来源:澳洲中学 阅读数 1281 分享

为了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新州的每一所公立学校都被要求设定雄心勃勃的目标。

但这一举措令校长们感到不安,他们认为这些目标挫败了学生的积极性,也没有反应出学生群体的复杂性。

校长们警告说,新的学校目标将导致“不正常”的结果,比如学生被迫学习比较容易的HSC课程;学校拒绝存有学习困难或者有残疾的孩子入学;以及拒绝父母带孩子离开学校。

但新州教育部表示,学校反对新的学校成功模式(SSM)下引入的绩效目标的唯一原因是,他们想要一个“不那么透明和负责的教育系统“。

01、新州公校被要求设定绩效目标

为了提高学生的成绩,新州教育官员已经与2200所公立中小学校合作,从提高HSC和NAPLAN成绩再到出勤率和福利等领域设定改善目标。

这是对备受争议的” Local Schools, Local Decisions policy“政策的修改。

在新州公共教育系统上个学期结束后,该部门给学校提供了基准数据,外加一个最低目标和最高目标,校长们需要在这个范围内商定一个学校目标。

即使是该州成绩最好的学校也需要改进:比如连续25年稳坐新州HSC高考第一名宝座的精英中学James Ruse Agricultural High也有被要求实现的目标,即到明年年底,98.7%的学生在HSC中成绩达到前2个级别。

100%的学生在NAPLAN的计算能力方面达到前2个级别。

Sydney Boys’ High目标是,到2024年,HSC成绩达到前2个级别的学生比例从2021年的90%提高到97.2%;

North Sydney Girls目标是从到2022年底,HSC达到前2个级别的学生比例提高到95.8%。

新州成绩最好的公立小学之一的Carlingford West Public School目标是,从2019年到2022年,在NAPLAN计算能力达到前2个级别的学生人数将增加12%。

02、未能达到目标将受到额外干预

新州教育部发言人说,”学校成功模式“提供了全系统的问责制和更有针对性的支持,以确保学校充分利用资金,并作出基于证据的决定,使学生受益。

学校可以展示他们在多个领域的成就,而不是专注于一个单一目标。她说:”学校会继续支持所有合格入学的学生的学习和成绩。“

“对于那些达到目标的学校来说,一切都不会改变。如果学校超额完成目标,我们就不插手,但我们想看看他们的教学实践能否在类似的学校中推广。”

如果学校没有达成目标,教育部将进行干预!

中学校长委员会主席Craig Petersen表示:“目前尚不清楚额外干预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以及会是什么样子。”

03、校长们的担忧

几位校长告诉媒体,他们担心迫于实现目标的压力会导致一些学生被导向选择更容易但不太适合自己的HSC课程。

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更有可能拿到band6。

长期以来,这也是私立学校一直以来被诟病的一点,他们经常被指控迫使学生选择简单的科目,使得他们尽可能获得band6,从而让学校看起来到处都充满了优秀的学生。

但一门学科的band6并不等于另一门学科的band6。

校长们还警告说,HSC的目标将很难实现,因为它们是给予多年来达到某种标准的学生比例来创建的。

一位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十分了解HSC体系的专业人士透露:“这意味着,让学生获得顶级水平的成绩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Petersen先生表示,设定目标可能带来“反常的结果”。其中之一可能是校长不愿意接受来自其他学校有行为问题的学生,即使这些学生可能在一个新的学校中受益。

“他们可能会说,’我有一个出勤目标,而你却告诉我这个孩子有出勤问题'。“

”问题是,‘我不想招收有残疾的学生、难民学生、有行为问题的学生,因为地区主管提出的学校出勤目标已经够让我为难的了。’“

校长们已经不愿意让家长带着学生外出度假,而且这种情况可能会越来越严重。Petersen先生表示:”我们将不得不采取强硬措施。“

”这并非是个微不足道的问题,因为这样校长就会与父母产生冲突,而且阻止了孩子在度假时获得的一些有价值的经历。“

不少家长们也心存担忧,在没有给学校提供所需专业资源的情况下,贸然设立高目标,让老师和校长成为了系统失灵的背锅侠,而且学生可能会成为最终的受害者。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中学,YOYO丫米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Linda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